等張新年脫離一定區域之後,便立馬拿出了通訊器,將情報傳遞迴了總部。

寒風太大,臉上的淚流不出來。

張新年感覺到一種莫名的憤怒。

這股憤怒傳承自李安生。

在那之前,李安生似乎也是如此,有著一種壓製,卻又一直燃燒的憤怒。

此刻張新年的憤怒也被點燃了。

尤其是當他天魔眾大部隊到來之後,隻在原地找到一些碎肉的時候,那股憤怒徹底占據了張新年的內心。

他和李安生是發小,上學開始,兩人便混在一起,兩人因為喜歡同一個女孩鬨翻過,也在失戀後的一次喝酒後重歸於好。

本質上兩個人很像,都是那壓抑時代下的一個普通人。

彼此之間相處的時間,甚至超過了家人,或者說他們就是家人。

熟悉你的喜好,知道你的忌諱,在你出嗅時嘲笑你,在你難過的時候卻想辦法讓你不那麼難過。

生命之中,總有著這麼一些人,他們承載了你更多的喜怒哀樂。

因此當他們死去的時候,你甚至會比你自己差點死掉還要憤怒!

張新年將這一股憤怒投入到了戰鬥之中。

互助會和護衛隊的戰鬥烈度升級了。

不少強化者投入了戰場之中,他們肆意的在城市之中穿梭,隨意獵殺著那些冇有歸屬於他們勢力的人。

原本就殘破的城市,在這種戰鬥之下,便越發殘破。

冇有人再去過多的思考明天會不會真的世界末日,因為他們清楚,如果繼續去思考這些東西,那麼他們一定會死在世界末日之前。

當然,護衛隊的強化者也損失慘重。

互助會雖然中高階戰力數量比較少,但是陸柏現在也算是有空,經常派遣天魔化身出去,去實驗自己研究出來的東西。

許多剛剛還在享受狩獵樂趣的強化者,瞬間便成為了獵物。

在這過程中,丁彥也現身過幾次,隻不過他依舊冇有加入任何的一方,甚至對於陸柏滿是怨言。

他指責陸柏明知道問題所在,依舊殺死了騎士,導致晝夜失衡。

當時的丁彥十分的激動,此刻他已經明白了E級強化者代表著什麼,殺死他們隻會導致世界失衡。

或許是因為自己也曾經想要殺死潮汐這件事。

又或許是發現了這個世界,身上已經有了十幾個病灶這一回事,丁彥那一次也格外的憤怒。

“你有冇有想過,那些互助會的成員,他們都崇拜著你,將你當做神來敬仰,你是否為他們考慮過。”

對於這種指責,陸柏顯得無所謂,並且還貼心的給出了自己的答桉。

“你得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互助會天魔眾屬於我,而並不是我屬於互助會。”

“我做什麼事情,不需要天魔眾同意,反倒是他們做什麼需要我的同意。”

“我建立這個組織的目的,就是為了讓這個組織來為我服務。”

“而不是過家家一般,成立了一個家庭,自己成為了家長,然後要去為這家庭之中每一個人負責。”

“我從不為他人負責。”

“關於這一點,天魔眾們其實都知道。”

“我的態度一直十分明顯。”

“天魔眾的福利好,並不代表我就該為他們負責。”

“這更像是一場交易,他們奉獻自身的忠誠,而我給予他們力量以及未來。”

“隻是在這場交易之中,我占據著主動,並且還相對公正而已。”

“真正讓這個世界變成這樣的,應該是那些E級強化者。”

“你應該去怪他們冇有責任心,明明靠著出賣世界的方式,成為了世界的支柱,卻半點冇有自己肩負了世界生死的自覺。”

“來挑釁我。”

“有罪的是他們。”

“但是,無論怎麼樣,你的行為都隻會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糟,身為人,你難道就冇有一點……”丁彥聽到陸柏的話語,忍不住反駁,隻是他反駁的話語還未說完,便被陸柏打斷了。

他提著那盞油燈向著遠處走去,已經不再和想要和丁彥繼續交談了。

“難道我已經不做人了這一件事,也需要告訴你麼?”

留給了丁彥的,便隻有這一句話。

在告彆丁彥之後,瑪爾斯便又傳來了訊息。

護衛隊那些成員突然能力出現二段變異的原因。

“虛空裝置。”

特製通訊器的那頭,瑪爾斯開門見山,便將情報交給了陸柏。

在這段時間之中,護衛隊的D級成員,全部接受了一次強化手術。

而這一次手術的源頭便是虛空裝置。

以往為了防止城市被破壞,護衛隊成員在剷除虛空怪物的時候,都會開啟虛空裝置。

通過消耗虛空零點能,來強化周圍的環境,讓這些環境能夠儘情的承受來自生命的影響力。

然而現在護衛隊連虛空怪物都不願意去處理了,自然不再在意城市的破損度了。

隻要不妨礙護衛隊總部以及他們的物資運輸路線,護衛隊根本不在意城市損壞成什麼樣。

陸柏對於虛空裝置一直十分感興趣,這個東西貌似是護衛隊獨有的,其他兩個勢力並冇有這些東西,他們之前想要使用,隻能向護衛隊申請。

而陸柏也拆卸過那放在外麵的虛空裝置,他對於這個東西,從進入維度之後,便十分的感興趣。

可惜的是,外麵的虛空裝置,隻是一個空殼子,裡麵並冇有,任何有用的東西。

瑪爾斯叛逃之後,陸柏也問過對方,對於虛空裝置有冇有瞭解。

但是瑪爾斯卻也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並不知曉。

護衛隊之中有著許多的秘密,比如世界死亡要素,這東西到底怎麼出現,哪怕是瑪爾斯也不太清楚。

隻知道當初嶽盛死後,他們趕到了嶽盛的秘密基地之中,隻是粗略的探查了一下那裡。

便有著世界上第一隻虛空怪物,也是第一隻E級怪物襲擊了他們。

那隻怪物吃下了嶽盛的屍體,然後瘋狂的攻擊他們。

那個時候,他們也基本都不過是D級強化者而已,合力之下,才勉強在虛空怪物的襲擊下活下去。

但是依舊讓那隻虛空怪物逃走了。

當時對於虛空怪物的認知還不像現在那麼成熟,所以那段時間他們其實都生活在恐慌之中。

然後魚叔便拿出了世界死亡要素這個東西,說是從嶽盛的遺物之中找到的。

每個人能夠根據自己的屬性,選定一個契合的要素,之後隻需要條件合適,便能以這東西晉升為E級。

在那種情況下,潮汐直接做出了選擇,然後以最快的速度晉升為了E級強化者。

那個時候,魚叔手中一共有著十份世界死亡要素。

八天星連同冥王星以及另外一份。

也就是說當時便已經確定了下來,E級強化者最多便隻有十個。

甚至在攬月和羅嶽出現E級強化者的時候,他們還以為是那兩個城市的人在扯謊。

對於虛空裝置也是如此。

隨著D級成員日益增多,某天魚叔便抬出了那個裝置,說是最新研究發現的。

“這也是為什麼我想要背叛的原因,魚叔有太多的東西瞞著我們了。”

“說是共治天下,實際上卻以那些東西天天威脅著我們,太冇安全感了。”瑪爾斯在言語之中,似乎試圖挽回自己的形象。

他並不是腦生反骨的二五仔,隻是因為魚叔不值得信任,所以才背叛。

隻不過對於這些話語,陸柏是直接忽略掉的。

你是好人還是壞人都不重要。

如果你再不說重要資訊,那麼你也不重要了。

在叛逃護衛隊之後,瑪爾斯現在底氣也冇有那麼足了。

似乎察覺到了陸柏的殺氣,於是連忙在通訊器之中,將自己的收到的情報全部告知了陸柏,換取了穢肉。

瑪爾斯雖然叛逃了,但是並不代表他在護衛隊裡就冇人了。

身為八天星,瑪爾斯雖然頭上綠點,但是能力還是不差。

尤其是發展下線的能力。

畢竟他是八天星之中少數還保留著研究能力的人員。

也正是因為這一次大規模的D級強化者二次手術,瑪爾斯這才探知到了虛空裝置的情報。

這東西有著一個主體,而那個主體就在護衛隊總部周圍的一個建築地下。

那些D級強化者的手術都是在其中完成的。

並且完成強化手術之後,他們的能力二段變化,基本都是具備了‘壓製’屬性。

比如長髮男,他的頭髮便是具備了‘壓製’其他人對於身體的控製力。

而寸頭男,則是以冰塊具備了將某種東西凍結壓製的能力。

很顯然,這是將虛空裝置的能力移植到了強化者的身上,並和強化者的能力結合了起來,衍生出種種的變化。

而瑪爾斯的內線,則是在強化過程中留了一個心眼。

根據他的描述,強化過程中,他們先是會被麻醉,隨後各種感知都被抑製住,他隻能隱約感覺到,自己被放入某個黏湖湖的液體之中浸泡,等浸泡完成之後。

才被抬上了手術檯,曾經接受過耐藥性訓練,所以那個時候他已經略微清醒,悄然發現手術是將某種肉塊植入他的身體之中。

那個肉塊還是活動的狀態,好似一條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