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孫無忌氣得腦門兒青筋亂跳,恨不得上去給這混賬一個沖天炮!

什麼叫怕我訛上你?

你娘咧!

這小王八蛋嘴巴太損,房玄齡一世君子,怎地生出這麼一個混賬玩意兒……

可是氣歸氣,對付房俊隻能暗地裡下手,若是這時候他站出來跟房俊置氣,這棒槌性子發作不管不顧,丟人的還是自己。

長孫無忌咬了咬牙,我忍……

大臣們儘皆無語,哭笑不得,這個棒槌難道不知道此地乃是兩儀殿?大當著皇帝的麵說出這等市井無賴之言,實在過分。

楊篡有些懵……

雖然我的確是拿你舉例,可是今兒既不是我第一個說的,也不是說得最多的,何以偏偏跟我較真兒?

當著滿殿文武大臣的麵兒,他有些拉不下來臉,頓時羞惱叫道:“此乃朝堂之上,你還能咬我是怎地?”

房俊淡然瞥了他一眼:“咬你?虎毒不食子。”

……

朝堂上一片寂靜,各個都瞪大眼睛瞅著房俊。

娘咧!

這廝還真是人才啊,罵架的人才……

長孫無忌站在殿中,忍住了冇去擦額頭滲出的虛汗,心裡長長的籲了口氣,慶幸的暗忖:幸好老子把持住了,冇有被這廝激怒跟他鬥嘴,否則若是此刻自己被懟了這麼一句,還不得氣死了?

虎毒不食子……娘咧真有才。

楊篡氣得麵紅耳赤,手指顫抖的指著房俊,惱羞成怒道:“無禮,無禮之至!爾身為朝廷命官,居然口出惡言,還有冇有教養?”

房俊不屑道:“跟你這種人,還談什麼教養?我倒真想替你爹教訓教訓你這個不成器的東西,你就這麼跟長輩說話的?”

楊篡頓時一滯。

大臣們一愣,繼而反應過來,這楊篡乃是弘農楊氏子弟,房俊那小妾武娘子的母親便是出身弘農楊氏,而且兩家據說血脈相近,論起輩分來,楊篡還真就得管房俊叫一聲姑父……

隻是世家門閥眼中素來唯有利益二字,除非是自家的滴血血親,否則那些漸漸疏遠的親戚平常見了麵說說笑笑還成,每當利益衝突,翻臉不認人的比比皆是,不足為奇。

可再怎麼說,長輩就是長輩,你心裡不認可以,但嘴上不能不能不認,否則傳揚出去,豈不成了六親不認之輩?

這對名聲是個極大的汙點……

可這個時候認慫更不行!

楊篡暗暗後悔不該站出來,更不該拿房俊做筏子說事兒,原本想在長孫無忌麵前好好表現一番,現在卻有可能事與願違,隻能硬著頭皮道:“此乃兩儀殿,議論朝政之地,何等神聖莊嚴?即便是父子同殿,亦應當隻論公事不敘私宜,房駙馬居然拿出長輩之身份以勢壓人,簡直可笑。”

房俊哼了一聲,黑著臉道:“這會兒說我以勢壓人了?剛剛趙國公拿我說事兒的時候,你怎麼不站出來指責他以勢壓人?”

楊篡忿然道:“怎麼就以勢壓人了?不過是舉個例子而已。”

房俊道:“可為何不拿旁人舉例,偏偏拿我來舉例?還不是看著我好欺負,認定我不敢在這大殿上揪他的鬍子?出了這個殿門,你問問他敢不敢當這麵兒將剛剛的話語再說一遍?既然隻能在這大殿上出言不遜,那就是以勢壓人。”

旁邊的長孫無忌腮幫子上的肉抖了幾抖,連連給楊篡使眼色,你娘咧是不是吃錯了藥,這可是能說的令狐德棻撞柱子裝暈才找到台階的人,你跟他鬥嘴,是不是傻?

可楊篡現在是騎虎難下,若是乖乖退往一邊,今兒這麪皮算是丟儘了,隻得狡辯道:“吾等隻不過是打個比方而已,房駙馬未免太過心虛,更說明你不過是徒有其表。”

“嗬!”

房俊冷笑一聲,點頭道:“很好,你說我徒有其表是吧?行,你現在就將那個什麼韋琮叫來,就在這大殿之上,陛下和諸位做個見證,我跟他比試比試,琴棋書畫詩詞歌賦,醫卜星象天文算數,甚至騎馬射箭拳腳刀槍,你們隨便選一項,他韋琮有一樣比我強,我給你們鞠躬認錯,如若不然,你就給我老老實實的閉嘴,磕頭認錯!”

楊篡氣得渾身發顫,張張嘴,說不出話來。

放眼大唐,誰不知道房二郎驚才絕豔、學究天人?這人也不知怎麼回事兒,不僅詩詞歌賦當世第一,便是那等雜學照樣冠絕古今,簡直妖孽!

韋琮固然是京兆韋氏的子弟,自幼熟讀經書天資聰穎,未必就不能在房俊言及的那些項目之中找出一個能夠與之不相上下甚至略微勝出的,可這前提是一旦輸了就得磕頭認錯,他楊篡如何敢去賭這百不足一的機率?

閉嘴認栽,顏麵掃地。

可若是較真兒輸了給房俊磕頭,那他馬上可以致仕告老了,往後再朝堂冇法混,可他現在才三十出頭……

怎麼選?

很簡單。

垂頭喪氣老老實實站到一邊……

大家本以為這件事到此為止,畢竟楊篡已經服軟,總歸不能將人家往死裡懟吧?

卻不料房俊卻又將矛頭對準了長孫無忌……

“趙國公,要不這個賭,換您來?”

長孫無忌怒目而視:“你讓老子給你下跪磕頭?”

房俊笑道:“不敢不敢,您敢跪,我也不敢受啊,楊篡他家老子冇教好,我可以替他老子教一教,您德高望重,怎麼能跟他比?”

楊篡眼觀鼻鼻觀心,死死咬著嘴唇一言不發。

娘咧!

老子服你了行不行?今日不管你說什麼,就算現在跳過來指著我的鼻子破口大罵,老子也把嘴閉得嚴嚴實實,一句話都不說,免得又被你抓住話柄……

長孫無忌哼了一聲,道:“不賭!”

他豈會上了房俊的當?

房俊有些失望,道:“不賭就不賭,不過想必您心裡也認為我比那個韋琮強的多,我倆之間根本冇有什麼可比性,所以待會兒您跟陛下啟奏之時,就彆拿我說事兒了,行不?”

長孫無忌一口氣悶在胸口,很難受,不說話。

禦座上的李二陛下麵無表情的看著殿上這麼一出鬨劇,心裡卻是說不出的舒坦。

這房俊平素恣意妄為,但是這嘴皮子上的戰鬥力果然了得,就連長孫無忌這等心思靈透之輩都不是對手。韋琮的官職的確是排在張行成的前頭,長孫無忌等人拿這個說事兒,一時半會兒的還當真不好反駁。

可房俊一陣胡攪蠻纏,居然將韋琮給否了……

李二陛下心中快意,不過麵上不顯,畢竟是九五至尊,得時常保持威儀喜怒不形於色,便乾咳一聲,拍板定論:“尚書左仆射一職,便由張行成暫代吧,反正也不過是一年半載的事情,待到英國公得勝還朝,便會各歸其職,毋須再作爭論。”

“喏!”

長孫無忌等人縱使再是不甘,此刻也不能做多說什麼,說得多了惹得陛下發作,說不定直接將韋琮給擼了……

隻是恰好蕭瑀返鄉祭祖,李績出征北疆,多好的一個掌控尚書省的機會就這麼平白錯過了,實在是讓人心頭髮堵,鬱悶的要死。

大殿上繼續商議。

這些年大唐戰事一直未歇,現在遇到緊急軍情,卻也並不手忙腳亂,自有一套平素慣用的章程放在那裡,商議起來甚是快速。

“命幽州都督張儉、營州都督周道務統所部兵馬壓製薛延陀東境,同時震懾高句麗;兵部尚書李勣為朔方行軍總管,武陵縣公李大亮為靈州道行軍總管,涼州都督李襲譽為涼州道行軍總管,調撥大軍三十萬,分道以禦之。”

很快,朝堂上便做出決斷,稍後門下省便會頒發聖諭兵符,兵部負責調派軍隊、運輸糧秣,戰爭的陰雲已然籠罩了朔州之北的廣大土地,一場大戰迫在眉睫……

然而房俊現在關心的並不是這些。

他隻想速速返回家中,看看高陽公主是否又有身孕……

https:///book_61352/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