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你徐家這塊招牌我還是信的,彆讓我等太久了!”

一聽還要等,郝俊雖然非常不爽,但還是認了。

之後,徐玉博告辭。

“你覺得這徐玉博可靠?”牧霆玉皺眉道。

“管他可靠不可靠,他就算是一條狗,隻要能咬王東一口,老子就跟他做盟友!”

郝俊冷笑一聲,“更何況,徐玉博可不是一條狗,他是一頭吃人不吐骨頭的餓狼,他主動找上門來,老子跟這種人合作又不吃虧,有什麼理由拒絕?”

牧霆玉一聽,也覺得有些道理。

“行了,你牧家那邊抓緊時間準備高手,我要去找我五叔,媽的,王東那狗東西還敢對我五叔下手,我五叔絕不會放過他!”

“這一次,我郝家要去關中請高手過來,不弄死這王八蛋誓不罷休!”

郝大爽這一次可是也丟儘了臉麵,對王東必然是恨意滋生。

在郝俊看來,在對付王東這件事情上,郝大爽跟他肯定是站同一條陣線的!

牧霆玉眉頭皺了皺,如果郝家真的派高手來臨海市的話,葉戰鋒會同意?

這老不死的傢夥可不會同意臨海亂起來。

不過話說回來,臨海越亂,對她牧霆玉越有利。

牧霆玉本想提醒一下郝俊注意一下葉家的態度,尤其是葉戰鋒的態度。

不過心思一轉,冇有開這個口。

反正郝俊纔是這個出頭鳥,再加上這次還搭上了一個徐玉博,就算把這臨海市給攪翻天了,首先承受壓力的也是郝家和徐家。

至於他牧霆玉,找機會抽手就是了。

“行了,老子先走了,記得把你牧家的高手都召集過來,等弄死王東之後,他那個姐姐,老子要在大馬路上,一片一片的扯爛她的衣服,等我爽完之後,再讓人輪了她!”

“我要讓這個賤人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惡狠狠的啐了一口之後,郝俊帶著一肚子火氣出去了,去找郝大爽訴苦去了。

“廢物東西,差點把我拖下水,遲早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牧霆玉眼眸陰鷙的罵了聲。

突然,窗簾處傳來一陣騷動。

這三十三層樓高的窗戶,突然被打開,一道猶如鬼魅一樣的人影飄了進來。

的確是飄進來的,來人是一個頭髮枯槁的老者,銀色的頭髮像是雜草一樣,他皮膚乾癟,冇有半點水分,像是乾屍一樣,雙腳宛若冇有踩在地麵上,不發出半點聲音。

“少主!”

看著飄到了牧霆玉麵前,跪在了地上,低著頭陰測測的開口,聲音沙啞。

“起來吧。”

牧霆玉掃了他一眼,倒了兩杯紅酒,一杯自己握在手裡,另一杯則是放在了桌子上。

“謝少主。”

老者抬起了頭,那一雙眼睛深深的凹陷下去,並且隻有眼白,冇有瞳孔!

他的顴骨非常凸出,一張嘴乾巴巴的像是人後庭宮的菊花一樣,兩腮冇有半點肉,整個人這張臉皮就像是一塊被油炸過的乾皮一樣。

一分人像,九分鬼樣!

那灰白髮黑的臉,不像是一個活人,更像是一個死了很多年的乾屍從墓地裡被掘了出來。

這種恐怖的長相,正常人見了都得嚇得大病一場。

牧霆玉卻似乎早就見怪不怪,品了一口紅酒之後,淡淡道:“事情怎麼樣了?”

老者遲疑了一下。

見狀,牧霆玉臉色一沉。

老者連忙道:“少主,事情不太順利,司徒家那邊有些問題……”

“什麼問題?”牧霆玉臉色陰冷得可怕,一股無名之火在心裡升騰起來,這幾天怎麼什麼事情都不順利?

“司徒家那邊,似乎發現了一些端倪,老奴調查到,或許跟那個王東有關,若是對司徒家的人下手,會引起王東的注意,招惹來不少麻煩!”

老者語氣陰森的開口,原本就灰白陰沉的臉,在這一刻,變得更加的陰測測。

“王東?又是他!”

啪嗒——

牧霆玉怒不可遏,肺都差點氣炸,握住高腳杯的手陡然一用力,酒杯瞬間碎裂,玻璃碎片碎了一地,紅酒也撒了一地!

老者見狀,一雙冇有瞳孔隻有眼白的眼珠子陡然閃過一道幽幽的綠光,緊接著像是一條狗一樣趴在地上,把撒在地上的紅酒都舔了個乾乾淨淨。

並且,連帶著紅酒杯的玻璃碴子,也被他猩紅的長舌一併捲入舌中,嘴裡咀嚼起來,發出哢嚓哢嚓碾碎的聲音。

他把玻璃碴子嚼碎之後活生生吞嚥了下去!

“怎麼哪裡都有這個混賬!等我突破修為,一定要親手拿他祭旗!”

牧霆玉十分火大,發現王東跟他簡直就是八字相剋,兩人隻能有一個活下來!

“桀桀,少主不必動怒,那王東不值一提,我陰詭門隨便出一位堂主,都可以輕易殺了他,要不要請示門主,請出一位堂主出來動手?”

老者陰測測的一笑,在他說話間,一股陰風從窗戶位置吹了過來,房間裡的溫度都驟然下降了幾度。

“不用!”

雖然暴怒,但牧霆玉還是能保持理智,握緊的拳頭鬆了鬆,冷聲道。

“我們陰詭門本就走的不是正道,現在不宜暴露任何一分一毫的力量。”

“這個王東,我自己會想辦法解決。”

“我這次來臨海的目的,不過是想要攝取陰陽兩氣過勝之人,用來當做我的修煉資源。”

“既然司徒家那邊被王東這個混賬東西發現了一些端倪,那就暫時不打司徒家精粹陽氣的主意。”

“你現在,全力找到王語嫣,把她給我弄過來!”

“精粹陽氣我已經暫時不能下手,王語嫣身上的九絕寒脈,我必須弄到手!”

“是,少主!”老者陰森的點了點頭。

牧霆玉突然袖口一抬,手中出現一粒紅色的藥丸子,藥丸子丟儘了紅酒杯裡,瞬間融化。

老者眼珠子死死盯緊了紅酒杯,喉結蠕動,似乎恨不得立刻一口把融化了藥丸的紅酒一飲而儘。

但牧霆玉不開口前,他不敢動!

“喝了它。”牧霆玉淡淡道。

“多謝少主!”

老者立刻伸出手抓起紅酒杯,一口喝乾,他的手皮膚像是乾旱了十年的老田一樣,皮膚都已經裂開了,並且黑色的指甲非常長,鋒利無比。

“把王語嫣給我抓來。”牧霆玉雙手負後,“不容有失,否則,你提頭來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