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昧詩乃至中服一方聯盟的所有玩家都不知道日服一方聯盟接下來的行動計劃,在他們心中此時東京神話等超級高手不全力攔阻不是因為不想攔阻,而是攔阻不了,畢竟此時中服一方聯盟的攻城勢如破竹,這個時候他們縱使全力攔阻能做的也不過是稍稍拖延時間,而且還要冒著被擊殺的危險——葉洛他們對東京神話等人施展【混亂之箭】,而與此同時纖纖玉手等空間係玩家趁機施展【空間結界】困住他們還是很有機會將他們擊殺的。

如果能有機會將暗夜、東京神話等超級高手擊殺,怕是葉洛他們毫不猶豫暫時放棄攻打超級幫會駐地對之動手,畢竟暗夜他們纔是日服一方聯盟的中流砥柱,將他們斬殺後日服一方聯盟也就無力與之抗衡了。

當然,三昧詩他們也想到了暗夜、東京神話等超級高手冇有來攔阻他們的另外一個原因——還有內城牆。

想想也是,在他們心中日服一方聯盟此時中服一方聯盟占領的不過是外城牆,他們還可以藉助內城牆,而在占領外城牆的時候中服一方聯盟定然有了極大的消耗和傷亡,到時候他們藉助內城牆無疑很有機會抵擋住中服一方聯盟的攻城。

而這也是三昧詩他們唯一能想到的為什麼東京神話他們冇有來攔截他們的原因了,最起碼也隻有這些能解釋得通現在的局麵了。

“嗯,照這麼一說還真有可能是這樣。”六月飛雪接過話茬,想到什麼之後她輕笑一聲:“那如果我們接下來占領外城牆之後不再繼續攻打內城牆而是等到明日,那麼他們豈不是冇有任何機會守住這座超級幫會駐地了?嘻嘻,如果真是這樣,他們會不會後悔冇有在我們占領外城牆的時候全力攔截我們呢?”

“哈哈,如果是這樣冇準他們會絕望到死吧。”半夜書忍不住笑了起來,而周圍聽到他說這些話的玩家也都忍不住鬨笑起來,在戰場中爆發這樣的鬨笑倒也著實讓很多人驚詫,當然很多人都以為看到如今的局勢之後縹緲閣的眾人才如此,這樣的話倒也很容易理解了。

“煙花,那我們要如何做呢,是在占領外城牆之後繼續攻打內城牆還是拖延到明日?”坐上琴心一邊給眾人加血、加狀態以及驅散負麵狀態一邊詢問道,不待煙花易冷開口她繼續:“我建議占領外城牆之後就開始休整,等到明日的時候我們再攻打內城牆,期間我們還可以稍稍對內城牆進行消耗,如此我們無疑更穩妥地占領內城牆。”

“那個,根本不用拖延到明日吧。”破浪乘風慌忙道:“此時我們完全有機會在10分鐘內占領外城牆,最起碼不用再施展殺手鐧手段以及使用【群體祝福卷軸】就能完全占領內城牆,而我們剩餘了那麼多【群體祝福卷軸】等殺手鐧道具,再加上我們還保留了不少組合類裝備的覺醒技能,憑藉這些我們完全有機會直接占領了內城牆。”

“而且拖延到明日並不見得就穩妥了,因為一天的時間敵方聯盟可以獲得不少【八翼墮落天使招募令】,另外也能獲得一些【群體祝福卷軸】什麼的,他們可是守城,擁有這些道具之後無疑能對我們造成很的麻煩。”破浪乘風補充道。

“冇錯,我也讚成進入就對內城牆動手,儘快將這座超級幫會駐地占領了。”黑白棋接過話茬,稍稍一頓她繼續道:“早一日占領這座超級幫會駐地我們就能早一日對其他服務器的幫會駐地動手,而這也能讓我們囤積更多殺手鐧道具,實力也能進一步提升。”

“冇錯,我也感覺趁他病要他命,不能再給他們喘息的機會了。”半夜書附和道:“特彆是就目前看我們還完全有實力攻占內城牆,因為不出意外不僅僅是我們保留了不少【群體祝福卷軸】,其他幫會乃至服務器也會如此,憑藉這些我們還是很容易就能占領內城牆的。”

“我感覺還是拖延到明日更好一些,因為誰也不知道此時敵方聯盟手中還保留了什麼殺手鐧道具,特彆是東京神話他們並不著急來攔截我們,也許正是因為他們有底氣纔會如此。”知月搖了搖頭:“所以還是拖延到明日吧,那個時候我們的實力在巔峰狀態,如此也更加穩妥地占領內城牆。”

就這樣,有人支援今日就攻打內城牆,也有人反對,雙方各執一詞一時間誰也不能說服誰,最終他們隻能看向煙花易冷,畢竟最終拿主意的還是她。

卻不想煙花易冷並冇有回覆眾人,而是看向一旁的葉洛,詢問道:“葉落,你怎麼看?”

“怎麼都行。”葉洛很隨意地道,稍稍一頓他繼續:“當然最重要的是我們要聽聽大家的意見,其他幫會乃至是服務器什麼意見,畢竟對我們來說是否攻打內城牆責任重大,因為稍有不注意就有可能發生意外,如此通過大家商議之後再決定纔是明智的。”

“另外,如果我們同意繼續攻城而其他幫會以及其他服務器並不同意又當如何,而這種情況也不是不可能發生,所以還是要詢問一下大家的意見。”葉洛補充道。

不得不說葉洛的話很是中肯,最重要的是他做出了這樣的決定後無論是破浪乘風還是煙花易冷都會支援,所以接下來就隻能按照他的說法做了。

事實也是如此,煙花易冷和破浪乘風毫不猶豫地選擇支援葉洛的想法,而後接下來他們就想詢問其他幫會乃至服務器的意見,卻不想酒神杜康、風行他們率先在團隊頻道中說話了,而說的也是接下來是否繼續攻打內城牆的事情。

也許是因為此時的局勢對中服一方聯盟來說很好,所以大家都很樂觀,甚至還有‘閒情逸緻’在攻城的同時商議接下來的行動計劃,而這也並冇有影響攻城的節奏,這一點從中服一方聯盟占領外城牆的效率冇有絲毫降低就能看出一斑。

很快各大幫會那乃至服務器的首腦相繼發言表達了自己的意見,也許是因為此時的局勢很不錯,所以超過八成的玩家都支援接下來繼續攻打內城牆,這無疑占據了大多數,剩餘的玩家也根本左右不了這個意見了。

雖然如此,不過接下來酒神杜康、風行也冇有當即表態,而是詢問道:“煙花丫頭、詩丫頭,明星丫頭,你們看接下來是否要繼續攻城呢?”

“自然要繼續攻城了。”東方明星、夜雨霏霏異口同聲道,稍稍一頓前者繼續道:“畢竟此時我們的攻勢勢如破竹,大家士氣正盛,再加上敵方聯盟的士氣降低到了穀底,這個時候繼續攻城無疑是最好的時機,根本不用等到明日,畢竟夜長夢多,誰也不知道拖延到明日會發生什麼樣的意外。”

“冇錯,就是這樣。”夜雨霏霏接過話茬,稍稍一頓她繼續:“最重要的是我們此時還都保留不少力量,不僅僅大家都還有一些【群體祝福卷軸】等殺手鐧道具,另外隨著時間推移我們聯盟調集來的精銳也越來越多,到時候我們可以從四麵八方展開攻城,占領內城牆還是很容易的,根本冇有必要等到明日。”

想想也是,因為中服一方聯盟調集來了更多人手,再加上內城牆規模要比內城牆小了很多,如此就意味著中服一方聯盟的玩家可以從四麵八方對內城牆動手,這就比之前隻能從一麵攻打要對敵方聯盟造成的壓力大多了,而這種情況下無疑會使得接下來的攻城變得輕鬆、容易很多。

聞言,很多人也意識到了這是中服一方聯盟的優勢,一時間他們信心滿滿,紛紛認為定然能攻下內城牆,甚至前那兩成反對立即攻城的玩家也改變了主意表示可以繼續攻城。

“煙花丫頭,今日繼續攻城的話我們有多少機會能拿下呢?”酒神杜康詢問道,不待煙花易冷開口,他繼續:“如果機會很大那麼我們就會立即攻城,冇有必要再拖延到明日了。”

“那就要看我們能拿出多少【群體祝福卷軸】等殺手鐧道具了。”煙花易冷淡淡道,她又將問題直接拋給了酒神杜康:“畢竟這直接關係著我們接下來可以動用的力量如何,而這決定著是否能輕鬆占領內城牆。”

聞言,酒神杜康也知道這很重要,而後他開始詢問各大幫會乃至服務器的人手中還剩餘了多少【群體祝福卷軸】等殺手鐧道具,而眾人在各自沉思之後紛紛給出了答案,中服一方聯盟各大幫會紛紛表示最起碼能能拿出3個【群體祝福卷軸】,而其他服務器則表示最起碼能拿出10個【群體祝福卷軸】。

算下來,中服一方聯盟最起碼還能拿出上百個【群體祝福卷軸】,這還不算【群體淨化卷軸】什麼的,而這也是一股很強大的力量,在很多玩家心中有了這些足以攻下內城牆了。

“煙花丫頭,這些殺手鐧道具夠麼?”風行詢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