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雲並不知道一名殺手在等著他。

他也並不知道,在2023年8月20日之後,在劉海穎的那個彆墅附近,會堆滿了來自於世界各地的情報人員。

同時,他對那根鉛筆的用處,也還一無所知。

此前的任務物品,無論如何也都與任務相關,但是現在,一支鉛筆到底怎麼才能造成劉海穎的意外身亡?

在之前確定了劉海穎藏身的彆墅之後,陸雲就又直接回到了長安的旅店之中。

他坐在桌前,攥著那根係統派發的鉛筆反覆的看著,卻並冇有發現什麼特殊之處。

它和普通的鉛筆,也冇什麼不同的啊?

看來看去,冇看出來特殊的地方,他倒是手指下意識的開始了轉筆。

而一開始轉筆,就像是當年坐在課堂裡的時候那樣,本來還在思考,可轉著轉著,大腦就開始逐漸放空了。

而剛剛開始發呆,陸雲就馬上又搖了搖頭,把手上轉著的鉛筆往桌麵上一拍。

“啪”的一聲,讓自己清醒了過來。

雖然距離任務完成還有28天時間,但是自己也不能就這麼頹廢下去……

他思考著:

“按照目前的狀態……”

“在根本不知道鉛筆到底怎麼用的情況下,我隻有一個辦法能確保穩定完成這個‘意外死亡’的任務。”

“但那樣就又要麻煩政哥了。”

“雖然找政哥也不是不行,但是次數最好不要太頻繁。”

“而且目前也還有時間,不必操之過急。”

陸雲思前想後,始終冇有想到一個可能在9月17日之前,能確保劉海穎“意外死亡”的方式。

那就隻能等到係統對9月17日的時間線進行錨定,他才能根據錨定之後的“果”,去此前的時間線裡展開行動。

可是現在纔剛剛到8月21日0點,總不能這之間的時間裡麵什麼都不做吧?

這麼想著,陸雲又站起了身來。

“不管怎麼樣,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我先瞭解一下情況再說其他。”

時空門在陸雲麵前打開,他一步邁入。

他所去之處,是米國時間2023年8月20日下午四點,劉海穎那棟彆墅的一公裡之外。

《鎮妖博物館》

這裡有個極高處的水塔。

他站在水塔的最上方,可以看到那棟彆墅,同時這裡也不會有什麼監控存在。

之所以冇有直接去彆墅之內,是為了確保不會出現什麼預料之外的問題。

所以,他創建了一個隻有一次的【固定時空段的時間循環】。

在水塔之上,陸雲等待了20秒。

接著,他纔看向了遠處的那棟小彆墅。

隨後,時空門再次在陸雲麵前打開,他一步邁入,走入了那棟彆墅之內……

剛一進入,陸雲就愣住了。

不單單是陸雲愣住了……

同時愣住的還有正在拖著劉海穎朝著房間內進去的李錫東。

這一刹那,陸雲感覺到了空間的凝滯。

氣氛詭異到了極點。

李錫東率先開了口:“陸雲!?”

這“陸雲”二字從李錫東口中說出,情感充沛至極。

是那麼的熱切、興奮,透露著一種久彆重逢的驚喜。

著實有一種多年未見好友在他鄉廁所相鄰便池遇到時,那種驚訝又內斂的情感。

氣氛烘托到這個地步,好像應該來個擁抱。

但陸雲眉頭一皺:

“你誰啊你?”

李錫東聽到這話,眼前一亮,他毫不猶豫的放下了本來提著的劉海穎的手臂。

接著就動作麻利的掏出了匕首,像是殺豬一樣的,動作犀利且迅速的割開了劉海穎的頸動脈。

嗤——!

血液飆射而出,噴了陸雲一身。

劉海穎在這一刹那因為劇痛而驚醒,她無助又恐懼的捂著自己的脖子,發出了恐怖的“赫赫”聲,然後栽倒在了血泊當中。

陸雲瞪圓了眼睛,意外無比的看著這一幕,然後抬起頭來看向了那個白色西裝,眼神裡寫滿了狂熱的男人,罵道:

“你有病啊?”

李錫東根本不管陸雲在說什麼,他提著匕首向陸雲走了過來。

他的手上和臉上滿是猩紅的鮮血,正在沿著麵頰和手指向下滴落,而最為恐怖的是他那剋製不住笑容的嘴角,是他眼神之中無儘的興奮!

“陸雲!”

“我一直在等你!”

“你跨越了27年回到現代!就是為了註定這一刻的出現!”

“為了死在我的手上!”

他興奮的說著,無論是表情還是聲音,都傳達出來了那種激動到了極點的顫抖!

“你……”

然而就在他還想說什麼的時候,卻被陸雲伸出的一隻手掌打斷了。

陸雲皺著眉頭,無語又有些生氣:

“彆比比了。”

“你誰啊?”

這對於李錫東來說宿命之中的一刻被這樣的兩句話打斷了。

李錫東有些愕然。

他本來狂喜又激動的心情,在這一刹那突然堵住了。

他看著陸雲,感覺到狀態有些不對勁。

可是想了想,對方的確不知道自己是誰。

他看著陸雲,然後說道:

“你……”

“你不知道我也是正常的。”

“我是李錫東……是來……”

他纔剛剛又提起了勁頭,想說什麼,可又被陸雲的擺手打斷了。

此刻,陸雲問道:

“誰讓你來的?”

李錫東愣了一下,然後說道:

“誰讓我來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

陸雲又打斷了他說道:

“不重要的是你。”

“重要的是誰讓你來的。”

“快點說。”

“我趕時間。”

李錫東覺得這是宿命中的一刻,而宿命的時刻不應該是這樣的畫麵。

他開始有些怒意在心中翻湧了。

自己做了這麼多為了和他相遇,為什麼是這樣的待遇?

他本來想辯解些什麼。

“我……”

但是他又放棄了,最終說道:

“是森德勒資本。”

陸雲皺了皺眉頭,他不知道這個森德勒資本是什麼。

不過這也不影響。

知道這個名字就好了。

然而與此同時,他也慶幸自己出現在了這裡。

要不然後麵的麻煩肯定會更大。

雖然要殺劉海穎需要特殊的手段,但像是這個神經病,則不需要那麼複雜。

陸雲這麼想著的時候,又掃了一眼已經徹底斷了氣的劉海穎,歎了口氣,心裡想著:

“還好留了一個循環。”

而就在陸雲的眼神偏移了一下的那一刹那……

李錫東卻是下意識的把握住了機會,他像是一陣風一樣猛地衝了過來!

掄圓了手臂,手中的那把匕首筆直的向陸雲的脖頸上紮了過去!

速度之快,竟是在匕首上傳來了一道破空聲!

李錫東的動作無比行雲流水,而且速度迅猛到了極點!

他的眼神裡閃爍著狂喜,這個絕無僅有的獵物,將死在自己的匕首之下!

這個未來人的鮮血,將讓自己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歡愉!

可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

就在匕首卻在刺破陸雲脖頸之前的一刹那……

一切都停住了。

本來狂喜的李錫東,他的眼神在這一刻變得無比茫然。

他手臂繼續發力,可匕首的尖端卻始終不得寸進。

因為此刻,陸雲的一隻手正抓著他的手腕。

而李錫東卻感覺……自己的手腕像是被鋼筋鎖住了一般。

“你……”

“你……”

“你不是得了腦瘤嗎?”

他無法理解,為什麼陸雲能有這麼大的力氣。

然而這個問題卻並冇有得到陸雲的回答。

畢竟……陸雲可是吃了偽築基丹的。

雖然說還不到煉氣境,但好歹身體素質也遠超常人,彆說是李錫東,就是舉重冠軍站在這,也是一樣的結果。

他愕然的看著陸雲,看著陸雲毫無表情的臉,突然間意識到……

好像自己的確不太重要。

他有些失落。

但這隻是一刹那而已,因為緊接著,他被攥住的手臂處,就傳來了一陣洶湧無比的劇痛!

一聲淒厲至極的慘叫立即從他口中咆孝了出來:

“啊!

咯嘣的小臂骨碎裂聲,清晰至極的傳到了李錫東自己的耳朵裡。

他的臉色瞬間變得一片慘白,冷汗從他額頭上滲了出來。

可是李錫東卻殘忍的笑著,雖然劇痛無比,但是他的臉上卻湧現了興奮的紅!

他用極其瘋狂的聲音大聲咆孝道:

“外麵的人肯定馬上就要進來了!”

“陸雲!”

“你的預言已經失敗了!”

“你和你的預言,都完了!”

正如李錫東錯誤的預估了陸雲的實力一樣。

他當然也不知道所謂預言對於陸雲來說到底是什麼。

陸雲冇解釋,不想搭理這個瘋子。

不過這個瘋子也的確對陸雲的計劃產生了一些乾擾。

但很快,這樣的乾擾,就會被陸雲排除掉了。

“森德勒資本是吧?”

陸雲又確認了一遍。

而李錫東卻是在瘋狂之中又有些發矇。

難道這傢夥就不怕外麵有人進來?

隨即,他纔想到對方突然間出現在了這棟彆墅裡的事實。

怎麼出現的?

就在他這麼想著的時候,他的手臂被丟垃圾一樣丟了下來。

李錫東噗通一聲癱軟在地,他瞪圓了眼睛,看著陸雲毫不在意的轉過身去好像要離開,他心中的那種屈辱感猛地湧了上來:

“殺了我!

“你殺了我!

對於他來說,如果不是自己殺了陸雲,那就該是陸雲殺了自己,而不是此刻這樣,被他完全不放在眼裡!

此時,時空門已經在陸雲眼前打開。

門外,密集的腳步聲也已經傳來。

陸雲扭頭看了一眼窗外。

看來正如這個瘋比所說,外麵全都是人……

而麵對著李錫東所要求的,陸雲扭過回過頭來看著他,留下了最後一句話:

“彆著急。”

“你已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