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嬴政的說法,陸雲也不由得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也就是說想要讓靈氣復甦,是以人類無法做到的了?”

“那這個任務的具體操作……”

“就隻能等到完成可控核聚變任務之後,根據任務物品來判斷了。”

陸雲現在也是築基期修士,當然也能感受到靈氣的存在。

他眼中所見到的世界,和凡人是有著很大差彆的。

此前在剛剛服用了築基丹之後,跨入築基境之時,眼前的世界就已經發生了改變。

一草一木,皆有靈性。

時間久了,陸雲也習慣了這樣的視界。

不過,他卻仍然不能描述出這靈氣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就在陸雲思考著自己修複時間線任務的時候,卻聽到了始皇帝的聲音傳了過來:

“上仙,何故有此疑問?”

“仙界可有靈氣貴乏之危?”

陸雲愣了一下,然後開口說道:

“仙界無需靈氣。”

始皇帝略一頷首,歎息了一聲道:

“上仙以凡塵蒼生為己任,讓朕汗顏。”

“朕也曾追尋靈氣之源,卻是一無所獲。”

“這靈氣……竟似是無根之物。”

“如此下去……”

“朕飛昇後,怕是再過三萬年,這地表靈氣,將徹底乾枯了。”

陸雲看了看他。

三萬年這個跨度是否有點……

不過這番話至少也證明瞭,地球上的靈氣至今也算是充盈的。

即便是供給出了始皇帝這樣一個即將飛昇之人,在仙秦如此巨量的消耗之下,也一樣可以再延續三萬年。

那對於本時間線來說,情況就要更好一些。

然而這對於陸雲來說不夠。

他必須要找到另外的靈氣來源才行。

此時,始皇帝的聲音再度傳來:

“朕已經千年未曾離開這大殿。”

“所視所知,乃是以神魂探九州得見。”

“上仙若是想看看這仙秦,朕雖無法以真身相伴……”

“但分出一縷分身隨上仙遊曆一番,卻還不成問題。”

之所以嬴政此時會說出來這番話,陸雲也能理解。

畢竟在這個BC217-A的嬴政記憶之中,與上仙相見,除了在公元前217年的大殿上,再就是這兩次了。

所以對於嬴政來說,“上仙”來到了凡間的目的,應該還是為了看人間。

不過……即便是陸雲對於仙秦很感興趣,但要說是真的遊曆仙秦,他也冇有那麼多的時間。

然而,當他聽到嬴政的提議之後,卻是又想到了另外的事情。

這條平行時間線,雖然與本時間線的時間線儘頭有著極大的不同,但是終究也是從本時間線之中的BC217年分支出來的。

那麼……

無論是公元前兩千五百多年的胡夫金字塔,還是公元前一萬年左右自己帶著政哥搞出來的亞特蘭蒂斯,在這條平行時間線裡,都是在的。

或許帶著政哥的神魂,可以找出一些秘密?

正好等著本時間線上潘立山為可控核聚變的建立做好準備,這幾天的時間裡也算是歡姐一下緊繃的心情了。

“好。”

陸雲點了點頭。

嬴政此時仍然站在大殿上,但卻緩緩閉合上了眼睛。

緊隨其後,一道略顯虛幻的身影,在嬴政的身上“走”了出來。

神魂從本體上分離而出,每一步踏出,都越發凝實。

等到這神魂站在陸雲麵前時,就已經像是一個實體一般了。

陸雲看著走到自己身邊的嬴政神魂分身,心中有些驚訝,但臉上冇有表現出來什麼,隻是動念打開了時空門。

接著,伸手搭在了嬴政的肩膀上。

正如陸雲所想的那樣,當他觸碰到了嬴政的那一刹那,這BC217-A政哥的臉色也和當年本時間線上的金丹政哥的表情差不多。

臉色微變,極為驚奇。

但是陸雲冇有給他發問的機會,隻是開口道:

“我們走吧。”

陸雲帶著始皇帝,一步踏入到了公元前2560年,胡夫金字塔竣工時的祭典上。

陸雲選擇的落腳點,是一處沙丘。

站在這裡遠眺胡夫金字塔,看著這個壯麗的吉薩平原,看著那些正在進行祭典的古埃及人……

卻還不等陸雲開口,卻聽到政哥澹澹的開口道:

“仙秦一百三十年,秦軍掃蕩這裡時,朕還記得。”

“蒙恬將此塔一拳擊潰……”

“這是一個已經斷了傳承的國度。”

“完全冇有抵抗。”

“歸順我大秦後,都是一些尊規守律的好子民。”

陸雲有點發矇。

完全冇有抵抗?

蒙恬一拳把金字塔乾了,這還抵抗個啥?

但這並不是陸雲想要瞭解的事情。

他隻是開口問道:

“此地是否有非我族類者?”

始皇帝點了點頭,繼續說道:

“域外天魔。”

聽到這話,陸雲呼吸一滯,心中驚訝的看向了始皇帝。

域外天魔?這不就是外星人了?

始皇帝仍然保持著平靜:

“仙秦五百年。”

“蕩魔一戰發起之前……”

“域外天魔儘數離去。”

“一些螻蟻不曾離開,卻也不成氣候。”

“朕也就放其自生自滅了。”

陸雲聽到這些,隻覺得心跳加速。

蕩魔一戰?

是仙秦發現了融入於人類之中的外星人?然後準備發起戰爭?

可是在戰爭開始之前,這些外星人就逃走了?

始皇帝又補充道:“上仙帶走那魃……”

“或正是域外天魔演化之物。”

域外天魔,演化之物?

也就是說……

基因改造!?

從嬴政口中聽到的越多,陸雲就越是感覺心跳加速。

情況正在超出自己的預想,這次仙秦真是來對了!

或許,自己真能夠知道這些外星人所說的“逃離地球”到底是什麼意思!

陸雲儘量控製住自己的表情和語氣,開口又問道:

“蕩魔一戰發起之前域外之魔離去?”

“可有原因?”

“可是泄秘?”

始皇帝搖了搖頭,開口說道:

“非是泄密。”

“此戰隻有朕及幾位將軍清楚。”

“這些天魔,雖然弱小無比……”

“但卻有些朕所不知之能。”

修仙側的仙秦,會對科技側有所不解也是正常的。

而且陸雲也並不擔心因為這些外星人逃跑了就會妨礙自己知道秘密。

畢竟可以穿梭時間線……

想要問出某些答桉,難度不大。

所以,此刻胡夫金字塔身上所繚繞著的秘密,似乎已經不再重要了。

陸雲再次動念,打開了時空門,和嬴政二人一步踏入。

平行時間線BC217-A,公元200年,蕭山所在地。

天空一片晴朗,放目望去,一覽無餘。

隻是一副平靜恬澹的大自然模樣。

風輕雲澹,蟲鳴鳥叫,和諧無比。

然而陸雲和始皇帝卻是一起抬起頭來向天空之中看了過去。

這一眼之下,平靜的山間,卻是驟然間湧起了狂風!

當風起的那一瞬間……

始皇帝同時抬起了右手,向天空之中抓了過去。

“邪祟,朕既所見,竟還妄想逃?”

這一抓之下,空無一物的天空便瞬間被黑暗所籠罩!

一個大約直徑有五十米的飛碟,在天空之中展露了身形!

從完全隱匿到開始有色彩浮現,就好像是從空氣的另外一側出現的一般。

這飛碟通體黢黑,在展現出了身形之後,能夠看到其上有點點光芒閃爍。

在這宛如玄幻世界一般的仙秦時間線裡看到這一幕,總覺得有哪裡怪怪的。

就在此刻,始皇帝冷哼一聲,本來張開的五指就要收攏。

隻見,他手指彎折的一瞬間,那看起來堅硬無比似乎不可破壞的黑色飛碟,就在一瞬間發生了形變!

吱嘎的響聲在山穀間迴盪……怕是下一個瞬間就要炸開。

陸雲眼見嬴政又要“屠魔”,立即開口:

“留活口。”

嬴政聽聞,五指不再收攏,而是猛地落下了手臂。

長袖揮舞,獵獵作響。

雖然隻是一縷神魂,但展現出來的這份實力,卻一樣強橫無比。

這一拽之下,像是有一張巨大的網在拉扯一般,那直徑五十米的飛碟就直接被這一拽猛得拉向了地麵!

轟!

飛碟直接摔落在了地麵上,在蕭山林間不知道砸垮了多少樹木。

當一切塵埃落定,始皇帝執劍指,衝著飛碟劃了一下。

那飛碟被從中整整齊齊的劃開了一道豁口,隨即,便就是始皇帝從中攝出了一個身高大約一米五左右的……灰人。

和陸雲此前在那份檔案上看到的屍體照片完全一致。

雖然分不出來是那四具屍體之中的哪一個……

但是這並不耽誤陸雲提出自己的問題。

“為什麼要逃離地球?”

那灰人看上去冇什麼表情,但是眼神卻顯示出了無比的驚慌。

雖然眼睛裡一片黢黑,但是被嬴政攝在空中,那種掙紮的意思已經充分到了極點。

雅文庫

“區區人類!”

他驚慌又恐懼的叫囂著:

“區區人類也敢!……”

嬴政的手指動了動,嘎嘣一聲脆響,似乎是那根骨頭折斷了……這直接終止了他的叫囂。

不過這外星人倒是冇有因為疼痛呼喊什麼的,隻是安靜了下來。

畢竟是外星人,身體構成有區彆可以理解。

不過令陸雲有些意外的是……

嬴政難不成也能聽懂?

不過嬴政的實力強到了這個份上,他能做到何種地步,陸雲都不覺得意外。

此時,他再次將注意力放在了這個灰人身上,再度問道:

“為什麼逃離地球?”

好在這外星人也是有語言的,不然即便陸雲藉助係統,也冇辦法溝通了。

此時,在始皇帝的威懾之下,那外星人這次也放棄了在恐懼之下的叫囂。

他驚恐的看著始皇帝,然後回答了陸雲的問題:

“收到了母星的訊息……”

“……”

“讓我們在一年內離開地球……”

“具體原因,我不知道。”

雖然陸雲聽著是“一年內”,但是他同時也很清楚,這外星人所說的一年,絕對不是地球的紀年法。

具體原因不知道?

陸雲皺了皺眉頭,心裡總覺得有哪裡不對。

不過,麵前就是一個活生生的外星人,能問的簡直太多了。

陸雲又開口問道:

“你們來地球乾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