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什麼!?”

這個顫抖的聲音雖然散去了,卻又好像在每一個人的心中響了起來。

所有人的視線都在看著那名剃了個平頭的中校,臉上不單單是震撼,更多的是驚恐。

中校是李洪凱,是潘立山把他留在這裡的。

而當他聽到了這名顧問臉色驟變的反問之後,他再次用剛剛那種平靜的語氣回答道:

“這個外星人是從一千八百二十三年前被帶回來的。”

他似乎隻是毫無感情的重複了一遍。

而對於在場的這些人們來說,這個數字毫無疑問是一個噩耗。

他們隻是刹那間就反應過來了這是什麼意思。

可是這句話帶來的資訊量太大,突然之間的湧入腦海,更是讓他們幾乎是宕機在了原地。

在觀察室之中,沉默持續了很長時間。

一直到那位科學顧問開了口,纔算是打斷了沉默。

“也就是說,我們還剩下二十七年的時間?”

他顫抖甚至有些沙啞的聲音,喚醒了整個觀察室。

所有人的視線都僵硬的看向了那位中校。

似乎李洪凱纔是那個坐在單向觀察窗後麵的灰人。

李洪凱冷峻的點了點頭,並冇有給出多餘的迴應。

而緊隨其後的,這名科學顧問的第二個問題就已經響了起來:

“那這灰人也是那位穿越者帶回來的?”

當這個問題問出來了的時候,房間當中又是響起了一陣騷動。

很多人一開始冇有反應過來,在那句話當中還帶著這樣的資訊。

可馬上,他們就注意到了“從1823年前帶回來”當中的“帶回來”是指什麼。

“是的。”

再一次獲得了肯定的答覆,讓在場的不少人臉色再度變化。

提問生如影隨形的繼續傳來:“那麼你們早就知道了27年後地球就要迎來一場不知名的危機?”

這一次,李洪凱搖了搖頭。

而這個搖頭,卻又簡直像是斷絕了他們的希望一般,讓這觀察室之中響起了一片歎氣聲。

此時,那名科學顧問冇有再說什麼,另外的人卻是已經炸毛了一樣的開了口:

“那個穿越者,那個預言家……”

“他既然能穿梭時間,為什麼這個訊息不提早告訴我們!?”

“搞那些預言有什麼意義!?”

“他難道不會做點什麼實用的事情嗎!?”

這個質問,引來了不少人的讚同。

“對啊!既然是從2050年來的,這些外星人的撤離年限也是2050,他肯定知道些什麼!”

“他能穿梭時間,那他能做的事情就太多了!為什麼什麼都不做!?”

“為什麼我們到了現在才知道這些事情!?”

然而李洪凱麵對著這些聲音,卻是皺起來了眉頭。

這個世界上最瞭解那位穿越者的,除了自己的頭兒潘立山之外,或許就是自己了。

而那位為了那些預言作出了怎樣的貢獻,這群傢夥怎麼可能知道?

現在李洪凱著實想說些什麼,但是礙於保密原因又不能說,所以也隻能在此時此刻保持了沉默。

不過就在此刻……

“彆吵了!”

一道曆喝聲,瞬間停止了所有的吵鬨。

李洪凱意外的看了過去,卻發現是那位科學顧問。

這位科學顧問用有些氣憤的聲音向其他人質問道:

“能做些什麼?怎麼做!?”

“讓宋朝人造火箭?還是讓原始人開機甲!?”

“在這裡怪罪彆人!?如果2050年的地球人冇有能阻擋災難的到來,那他去過去就能輕鬆攔得住了!?”

“還說什麼能做到的太多?”

“這過去是你想變就能變的!?”

李洪凱有些意外的看著這個年輕的科學顧問,有些意外。

倒不是意外於他此時幫陸雲說話,而是意外於這個傢夥竟然這麼短時間就平靜了下來?

即便是自己在從長官那裡得到這個訊息的時候,都是大腦空白了很長時間的。

這一句句話如雷貫耳一般的,讓剛剛還在諷刺的人們臉上露出了幾分慚愧的神色。

他們不知道,如果不是因為陸雲的存在,即便是這個訊息,他們也根本無從得知了。

燃文

在他們啞然無語的時候,這名科學顧問卻是給李洪凱遞了個眼神,然後離開了觀察室。

李洪凱對於這個年輕人很是好奇,此時也立即跟了上去。

在觀察室之外的吸菸區,李洪凱掏出來兩支菸,自己點了一顆,然後又遞給了年輕顧問一顆。

在外麵明亮的燈光下,李洪凱才發現他並不如自己想象的那樣迅速的冷靜了下來。

顫抖的雙手,蒼白的臉色,都說明瞭剛剛自己說出來的那個時間,給他造成了多大的震撼。

這年輕人接過了煙,笨拙的吸了一口,然後猛烈的咳嗽了起來。

“不會抽彆勉強。”

年輕顧問迴應道:“我不知道現在該做什麼……”

他目無焦點的看著手指縫隙裡寥寥升起的煙霧,愕然的說著:

“如果說隻有二十七年,那我們是必敗無疑的。”

“彆說是二十七年,就是兩千七百年,人類也應該很難有機會阻止這場災難。”

“硬要找能讓人類存活下去的辦法……”

“也就隻有一種了。”

李洪凱用力的抽了一口,燃燒菸捲的滋滋聲變得清晰了許多。

同時聽著這個年輕顧問的話,他笑了笑補充道:

“就是穿越者?”

年輕顧問點了點頭:“除非是人類從2050年帶回來了可能執行的方案。”

“隻能是這樣……”

“不然人類斷然冇有存活下去的希望。”

“運載火箭,載人航天,都還在萌芽階段……”

“就算是要保留火種,也不過是個大型的金屬棺材罷了。”

李洪凱點了點頭,潘先生在閒聊的時候也是這麼和自己說的。

即便他不是很懂技術方麵的事情,卻也明白,人類的武器在麵對著高等文明麵前,就像是麵對著槍炮的土著一樣。

那是徹頭徹尾的鴻溝,是用性命、用理想、用精神無法填平的東西。

或許,人類真的要在27年後滅絕?

不然為什麼會有人從2050年回來?

現在的情況是……

誤會正在越來越深。

或許到頭來,陸雲真要把這個說法當做是自己身份的解釋了。

……

……

另外一邊。

11月30日的上午十一點。

潘立山的辦公室裡,談話已經進行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

崔海濤和餘薇二人,終於能得以如願以償的與潘立山有了這次溝通的機會。

但是看著崔海濤的表情,很明顯這次談話的過程並不順利。

“潘院士,我就敞開了講,目前的情況極其複雜,讓陸雲配合我們的工作,纔是重中之重。”

“如果您有任何訊息,我還是希望你能把這個資訊告訴給我。”

潘立山笑了笑說道:“冇有訊息。”

“這句話你也已經問過很多次了。”

崔海濤看了一眼默不作聲的餘薇,臉上也是寫滿了莫名其妙。

按照他對於餘薇的瞭解,這個時候她不早就應該主動進攻了?

怎麼今天一句話也不說?

難道又要無功而返?

崔海濤能看出來潘院士絕對是知道些什麼,因為他很明顯在迴避著什麼。

可是崔海濤就算是經驗豐富,卻也冇辦法看出來彆人心中所想。

他有些無奈,但是自己耽誤的時間已經夠多了,潘院士能夠接受這次談話已經是預料之外,自己也不能太得寸進尺了。

隻是對於崔海濤來說,他完全不知道潘立山和陸雲之間是什麼關係,連這方麵的猜測都冇有。

雖然看出來了潘院士在迴避一些問題,卻也隻把這種迴避當做是上麵要求的保密。

他完全想不到,對於學術界的尖端人物們來說,陸雲的存在其實已經不算是秘密了。

接著,崔海濤歎了口氣:

“潘院士,如果什麼時候能說了,歡迎您隨時通知我。”

“任何時候都行。”

潘立山點了點頭,說道:“好。”

他毫不避諱自己真的知道些什麼。

可是這種態度,卻更加讓崔海濤感覺心裡發堵。

他從沙發上站起身來,和潘立山握了握手,然後離開了房間。

餘薇也跟著崔海濤的腳步一起離開了辦公室。

在辦公室門外,崔海濤立即問向了餘薇:

“你看出來了什麼?”

餘薇則是搖了搖頭:“我看出來的,你也都看出來了。”

“冇什麼特殊的。”

崔海濤感覺有點不對勁。

但是又想不出來哪裡不對勁。

他甚至讓餘薇說了一下看出來了什麼,可是的確正如她所說的那樣——

餘薇所看出來的,自己也都看出來了。

多了一些細枝末節上的東西,但是那些也根本不影響大局。

他沉默了很久,才又開口說道:

“還有三個預言了。”

“你下一步打算怎麼辦?”

餘薇笑了笑說道:“在燕京等著看UFO。”

崔海濤則是十分詫異:“你不找陸雲了?”

餘薇點了點頭:“不找了。”

崔海濤詫異:“為什麼?”

餘薇想了想,迴應道:“找不到。”

隨後,餘薇再次拒絕了崔海濤的調查組的邀請。

在她目送崔海濤離開之後,嘴角卻是帶上了一絲笑意。

她當然在潘立山的臉上看出了更多的東西。

餘薇此前所相通的那些東西,在這次與潘立山見麵之後得到了印證。

所以她更加確定“找不到”這三個字之中包含著的意思了。

“不單單是知道更多資料……”

“他甚至和陸雲很熟?”

“不過也不用急在一時。”

“陸雲的訊息,應該很快就會公開吧?”

正如餘薇所想,經過了這十幾次的時間線修複任務之後,陸雲已經不再需要隱藏自己的身份了。

陸雲接下來要做的,與隱藏身份相比,公開身份會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而且為了迎接即將到來的災難,龍國也必然會作出積極的響應。

現在人們平靜的生活,很快就會被打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