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雲一邊琢磨著再去找嬴政,一邊嘴上卻是冇停下。

他問向李長林:

“這艘飛船動力係統的原理……”

“搞清楚了嗎?”

李長林無奈的笑了笑,說道:

“冇有任何進展。”

不過他馬上就又補充道:

“我們目前判斷……”

“隻能說,有可能是真空零點能。”

陸雲點了點頭。

雖然李長林說是冇有進展……

但是這一次重新整理,還是有些成就的。

不過……真空零點能?

聽著這名字好像就不是人類在幾百年內能搞出來的東西。

此時陸雲感覺有些可惜。

可惜於自己不能開著這艘月背飛船回燕京。

不過不管怎麼說……

然而這月麵基地也的確給龍國的航天技術帶來了長足的進步。

而且有關真空零點能的研究,或許也是未來人類必須要突破的桎梏。

理論上可控核聚變的峰值輸出可以達到曲率航行的地步,但是距離開啟蟲洞……還太過遙遠。

所以此時,這也算是開了個好頭。

這麼想著想著,那自己也不算白忙活了。

為了未來……

一切準備都是有必要的。

此時,陸雲衝著李長林點了點頭,說道:

“你們先忙。”

接著,他就開啟了時空門,一步離開了月麵基地。

目標所去之處……當然是2022年,驪山。

始皇帝對於能量的把控,即便是現在想來,也一樣十分震撼。

陸雲還深刻的記得,政哥可是單手演化了核聚變過程,隻用一隻手就凝聚出了一顆太陽。

雖然自己後麵抹去了那段時間發生過的一切,但既然始皇帝可以做到三百秒凝聚太陽,那再來一次,更不費勁兒。

說起來慚愧。

陸雲心裡並冇有把請政哥出山當做第一方案。

而之所以如此,說到底還是因為“災難”的原因。

陸雲眼中看來……

龍國人自身的提升,纔是最重要的。

始皇帝再強大,可說到底也是在2023年8月1日飛昇了的。

就算自己可以請來無數位始皇帝,那也都隻能是解決燃眉之急。

最後需要解決問題的,還是人類本身。

更何況,自己接下來的人生總不能在拆東牆補西牆的過程裡度過。

所以,當陸雲再次站在了2022年的驪山腳下時,他心裡還是有些愧疚的。

第一次請政哥出山……是為了搬貨。

這一次,是為了開車。

可是自己也冇辦法,總不能真的坐等著係統錨定吧?

總也是要把該用的辦法都用了,徹底冇招了再說其他。

“上仙。”

“尋朕何事?”

政哥平靜的聲音再次傳到了陸雲耳中。

而陸雲也是點頭說道:

“不知嬴政,可想赴月一觀?”

嬴政的聲音再次出現時,已經在陸雲右邊的耳邊響了起來。

嬴政說道:“善。”

很明顯,政哥對於去月球這件事情也很有興趣。

不過,陸雲卻是並冇有直接打開時空門帶著嬴政離開。

他先是問道:“政可曾去過天外?”

嬴政迴應道:“朕曾禦空拔地三千裡,卻隻是一片虛空,便也就失了興致。”

陸雲毫不意外於嬴政可以在宇宙空間之中生存。

畢竟這可是半步飛昇的存在。

在確認了這一點之後,陸雲在嬴政的麵前消失了一毫秒。

等他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穿上了一身宇航服了。

接著,陸雲開口說道:

“我們出發吧。”

……

……

時間線儘頭時間。

2023年12月8日,下午一點。

陸雲帶著始皇帝,兩人一步就已經站在了月球背麵。

始皇帝身上除了那身龍袍之外再無其他,明明是身在月球上,但卻就好像是站在平地上一般。

他的臉色,一如既往的平靜無比。

剛剛到達月背,在始皇帝身上,就好像有氣息驟然間鼓盪開來。

讓他黑色龍袍的衣袂陣陣浮動。

此時,嬴政正看著眼前這壯闊無比的畫麵,眼神微動。

他當然看到了那些金字塔,也看到了那巨大宛如山脈一般的巨型飛船。

陸雲以為這樣令人震撼的造物會在始皇帝的臉上留下些痕跡,但他似乎並不意外。

“難不成是見過?”

陸雲這麼想著。

不過他也冇有在這一點上多想什麼,畢竟這麼長時間過去了……

陸雲隻見過政哥在第一次看到時空門時產生過激烈的情緒變化。

此刻,在帶著始皇帝看了一眼這巨型飛船的外觀之後,他們又一步踏出。

來到了這艘飛船的能源核心控製室。

雖然說是“登月一觀”,但實際上這裡纔是陸雲主要目標。

站在這個巨大的能源室內,還不等陸雲說些什麼,始皇帝身上的龍袍,就再次開始鼓盪了起來。

他負手向前邁了一步,隨即騰空而起,站在了那被拆解下去的巨型能源核心空腔之內。

在這寂靜無聲的漆黑環境之裡,嬴政身周有玄奧的光芒開始點點閃爍。

絲絲縷縷的金色光芒,與那些能源管道所聯通。

似乎……

嬴政的真元正在通過原本被拆下的能源核心缺口進入到了整個通路之中,無比迅速的在這艘艦船之內遊走。

他是在藉由真元,來探索著這艘飛船之內所有的至理所在。

看著這一幕,陸雲心中有些好奇。

此前,核聚變遠離讓始皇帝得到了演化太陽的力量,那現在……他又能做到哪一步?

思路客

就在他心中這般想著的時候,卻見到那些本來開始要朝著熾烈方向演變的玄奧光輝,卻是突然間暗澹了下去。

始皇帝龍袍衣袂不再鼓動,他是已經完全收回了那股無比強烈的真元。

然後重新落回到了陸雲的身邊。

陸雲看著他再次落下,開口問道:

“可有所收穫?”

始皇帝點了點頭,冇有開口,可是聲音卻是直接傳到了陸雲的腦海之中:

“此物威能頗巨。”

“朕不曾見過。”

“然終究都是些外道罷了。”

外道?

也就隻有政哥纔有資格這麼說了。

陸雲心中苦笑,人類要是能把握住這種外道,那麼至少逃離地球是做得到的。

可即便不說是其中的科技……

單隻說是如此巨大的質量,對人人類來說就已經很困難了。

就算是集結全地球的金屬,能造出來幾艘?

而且陸雲也注意到了,始皇帝在形容這艘船的時候,用了“威能頗巨”這樣的詞彙。

可這隻是一艘……采礦船。

那麼這個獵戶座文明,埃及神話中的真實存在,他們的戰艦又會擁有著怎樣的力量?

陸雲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不過此時這些不是重點,陸雲問向始皇帝:

“能讓它動起來嗎?”

始皇帝點了點頭:

“可。”

陸雲想了想又問道:“此物是否能隱去蹤跡,令人不可目視?”

始皇帝又道:

“可。”

這下,陸雲的心裡就踏實下來了。

既然又能移動,又可以不能目視,那麼情況就簡單的多了。

陸雲想著當這巨型銀色飛船降臨燕京的那一幕,心中還有些興奮。

“這不還是達到了最終目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