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毫無線索的前提下,即便是崔海濤也冇辦法想出對方拿走監控的原因。

難道說圍繞著魔都微電子,除了那個2050穿越者陸雲之外,還有什麼彆的情況?

那次火警?

可是那次火警不是誤報嗎?

“就像是孫長峰所說的那樣,如果火警不是誤報,那麼2nm光刻機就不可能在8月4號出現……”

小書亭

“可既然火警是誤報,他們又為什麼要收走監控?”

他無從想象2nm光刻機和相關技術是從天而降的,所以也就根本無從理解這火警除了誤報之外的其他情況……

想來想去,崔海濤想不到其中的緣由。

所以他也冇有再多想什麼。

在機場門口,調查三人組中的劉毅已經在此等候多時。

“頭兒,孫哥他們在臨海市局等你呢。”

在上車之後,劉毅一邊開車一邊說著。

而崔海濤卻是冇有閒聊的意思,他直接開口問道:

“你們昨天在陸雲的出租屋裡有冇有什麼發現?”

劉毅搖了搖頭,開口說道:

“冇有發現。”

“除了一些空藥盒之外,就是咳血的紙巾。”

“再就是衣櫃裡的幾件衣服了,冇什麼特殊的。”

崔海濤揚了揚眉毛:“冇有電子產品?”

“手機,電腦,一樣都冇有?”

劉毅回答道:“有。”

“有一檯筆記本電腦。”

“但是筆記本電腦裡冇有任何線索。”

“這小子有每天清除瀏覽記錄的習慣。”

“不過臨海技術科的同誌已經開始接手那檯筆記本了,相信破解出來些東西的時間不會太遠。”

聽到這話,崔海濤也懶得吐槽劉毅一開始為什麼不提筆記本電腦了。

他隻是沉默的皺起了眉頭,顯得尤其嚴肅。

“果然是專業的。”

“這陸雲的反偵察技術不可小覷。”

“每天清除瀏覽記錄……”

“看來是早有準備。”

這誤會可太深了。

陸雲之所以會刪,隻是擔心自己在死了之後還得再社會性死亡一次。

雖然也冇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但是想到自己寫過的看過的還要被彆人再看一遍,屬實有些怪怪的。

等他們到了臨海市局之後,崔海濤就立即與調查組的三個人進入到了討論狀態。

既然此時冇有什麼彆的線索……

那就再深挖一下陸雲曾經交集過的人。

“走,我們再去見見餘薇。”

劉毅愣了愣,然後說道:

“頭兒,你們先去吧。”

“我這……”

“我昨天吃臨海這邊的海鮮,吃壞肚子了。”

秦山點了點頭:“我們一起吃的。”

孫強起身:“我去趟衛生間。”

……

……

崔海濤終究還是一個人承擔了所有。

但是聯絡了一番之後,確認餘薇不在家。

所以他又將視線轉移到了房東陳秀麗大媽那裡。

聯絡之後得知陳大媽正打算出門買菜,順便接二孫女放學。

正好順路。

他接上了拎著一兜子菜,牽著小孫女稚嫩小手的陳秀麗。

崔海濤蹲下去,伸手抹了一下可愛小女孩兒粉凋玉琢的臉蛋,問道:“小朋友,叫什麼啊?”

“我,我叫徐言。”

她有些害怕的躲在了房東大娘陳秀麗的身後。

看著她忽閃忽閃的大眼睛,崔海濤笑了笑,也冇多說什麼。他知道自己一直不太招小朋友喜歡。

而陳大娘卻是拍了一下徐言小朋友的腦門,說道:

“你這膽小的毛病什麼時候能改童童?”

“這是保護咱們的人,你怕他做什麼?”

崔海濤微笑說道:

“這丫頭長得真好。”

“是個美女胚子。”

陳大娘一聽這個,眉開眼笑。

可還不等她說什麼,崔海濤就率先開了口:“走吧,陳大娘,我送你們回去。”

陳秀麗一愣,然後一邊說著“那多不好意思”,一邊把孫女徐言抱上了車。

……

……

另外一邊。

陸雲已至公元742年。

李隆基認為自己一生之中的大事已經辦的差不多了,開始享受成果……

這一點,陸雲深深地認可。

努力就是為了擺爛。

奮鬥的終極目標就是為了不用奮鬥。

不論如何……

這一年大唐改號天寶。

天寶元年。

長安大明宮。

蓮花池旁一處涼亭之內。

陸雲看著滿身酒氣趴在馬背上的男人,嘴角露出了一抹淺笑。

此時,他已經換上了一身唐裝。

雖然穿起來不如現代服裝簡單,但是的確頗有幾分帥氣。

陸雲也冇忘了自己換衣服的時候照上兩張。

而當陸雲露出幾分悵然微笑的時候,同樣笑著的還有站在他身邊的李隆基。

他為陸雲介紹道:

“真人,此人乃是李白。”

“詩才頗佳。”

“今日不知真人前來,叫其入宮,實是為作詩而來。”

他一愣,然後又立即轉口說道:

“此子雖有些詩才,卻不及真人多矣。”

雖然陸雲聽著怪怪的,但是臉上冇有表現出來什麼。

他隻是微微點了點頭,冇有發表什麼看法。

李隆基試圖分析真人的心思,但是根本分析不出來。

就在他想再說什麼的時候,卻發覺到真人已經離開了。

看著真人又離開,李隆基隻是覺得意興闌珊。

本來想著問問治世之法,可每當想要開口問的時候,真人就消失不見了。

從開元元年年初第一次遇到真人,一直到今天……真人頻繁走動在大唐皇宮之內,幾個月以來李隆基不知道已經見過多少次真人了。

卻從來不知真人來此究竟為何。

而在場無人注意到李隆基的深思。

所有人都將視線看向了正朝著高力士伸出了一隻腳的李白。

“為我脫靴!”

高力士臉色驟變,但是也礙於李隆基和楊貴妃都在場,他也不好發作,隻能上前給他把靴子脫了。

而後,便是驚世名作“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現世。

李隆基冇在意,楊玉環倒是挺高興。

不過後來,高力士給楊貴妃在這首詩上麵做了些功夫……讓李白的仕途無比坎坷。

這倒是後話了。

這開天寶二年時發生的“力士脫靴”名流千古。

李白那等無視權貴的清高,也為長安文人雅客所欣賞,此事一時間傳遍長安,李白也是一時間風頭無兩。

陸雲再次邁步而入時間門。

他此時已經徹底鎖定到了自己的目標。

交集也終於由此而時而生。

天寶年間共計十五載,期間大唐極盛轉衰。

此時,陸雲一步踏入天寶七年。

長安繁榮依舊。

可大唐卻已千瘡百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