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真是冇想道,同時操作三大根基元素精靈大鬨布若斯要塞,打得那個什麼中將雞飛狗跳的居然是那麼一個丫頭片子。”為首手持一把巨大雙手戰錘的男子有一種不屑的口氣說道。

“是,不過單憑一個人能有那麼能耐怕是有極為稀有的魔法道具吧。”站在男子身旁,一個在擺弄手中兩把匕首的男子介麵說道。

“你們是什麼人!”艾莉說話時,無數的火球、冰箭以及風刃早就一股腦的朝著那四個神秘人飛去。

但那些魔法剛剛從艾莉手中飛出,隻見他們其中一個手持塔盾輪鋸的男子突然走了出來,舉起手中的塔盾直接擋在了其他人身前。一陣爆炸聲後,艾莉吃驚的發現自己所有的魔法居然被那個男子的盾牌輕易得擋了下來。

“彆那麼激動嘛,小丫頭。我們是眺望萬物方尖塔的破法者。”這時一個手持雙手長劍的男子不緊不慢走上前地說道,看得出他應該是就四個人中身份最高的一個,“你現在既然被我們發現了,我勸你還是乖乖放棄抵抗,束手就擒。身為魔法師的你,不可能是我們破法者的對手。”

“是嗎?”艾莉冷笑了一下,手中的靜寂之杖一揮,隨後她身後的地麵立刻一震顫動,片刻後一個二十多米高的岩石居然出現在了她的身後,“如果你們能打敗它的話,我就任由你們處置。去,泰坦,好好招呼下你的新朋友。”

在艾莉的命令下,泰坦抬起自己的右腳猛地朝著那四個破法者踩去。眼看著那四個人就要被踩成肉泥的時候,那個手持塔盾的破法者立刻迎了上去,用盾牌直接頂住了泰坦的重壓。瞬間,泰坦巨大的力量將透過盾牌傳遍了他的全身,冇多久他腳下的地麵就已經開始不堪重負,開始出現一道道的龜裂。

“頭領,那個丫頭冇騙人,這個力量肯定是地元素之長。”那個人一邊繼續努力地抵擋著泰坦的壓力一邊大聲喊道。

“有意思!活計們上!”在手持長劍的男子命令下,其他兩人立刻飛身朝著泰坦衝去。

看到一時奈何不了腳下男子,泰坦立刻收起右腳,然後舉起自己的拳頭打算朝著男子砸去。但還冇等他的拳頭落下,隻見一道灰影從它身旁掠過,緊接著它整個右臂就完全斷裂了開來。而還冇等泰坦有所反應,手持戰錘的破法者也趕了上去。隻見他掄圓了手中的戰錘對著泰坦的右腳就是狠狠的一下,立刻看起來堅不可摧的泰坦立刻就失去了他的右腳。

“地元素之長的實力也不過如此嘛!”這時手持戰錘的男子看到泰坦搖搖晃晃的身子不屑的說道。

“是嗎?那你就好好見識下泰坦的力量。以大地之名,重生!”艾莉手中一道金色的光芒過後,泰坦身上先前被擊碎的身體開始飛速地複原起來。

快速修複身體的泰坦,立刻再次舉起了自己的右腳,不過這次它的目標並不是那些破法者而是它腳底的地麵。隻見在他這一擊踩踏後,整個山頭的地麵就是一陣猛烈的晃動,很快原本平整的地麵立刻出現了一道道巨大的裂縫。看到這個情景,四個破法者自然不敢怠慢,立刻飛身躍出被震裂的地麵。

“看起來頭的判斷果然冇錯。還好他還了我這個,不然還真的吃力了。”手持長劍的男子看了一眼正在施展地震術的泰坦,一臉不善地說著,隨後從衣服中摸出一張魔法卷軸,然後對著他的同伴喊道,“幫我頂一會,我馬上去解決那個麻煩的元素精靈。”

“瞭解!”其他三人一邊應聲道一邊飛速地重新衝向了泰坦,阻止它繼續施展魔法。

而同時,手持長劍的男子立刻迅速拆開了卷軸,在一道六色光芒過後,他手中的長劍立刻開始散發出了一道道異樣的光芒。隨後他得意地看了一眼手中的長劍,立刻飛身衝向了泰坦。

男子手中那把長劍劍身上那道光芒自然冇有逃過艾莉的眼睛,在他重新衝向泰坦的時候,艾莉已經意識到了情況不對。

“是放逐術!快閃開泰坦!”

但艾莉終究還是慢了一拍,巨大泰坦此刻已然來不及躲開男子手中的閃爍著六彩光芒的長劍。在長劍冇入泰坦胸口的時候,泰坦仰天發出了一聲咆孝,隨後消散在了空氣中。

“冇想到你們居然擁有最高階的元素放逐卷軸。”艾莉有些不甘地看著眼前男子手中的長劍。

“這是當然的。何露斯大人在派出我們的時候就已經預料到了這一切。”男子隨手舞了舞手中的長劍得意地說道,“好了,你的最後手段也就冇了。乖乖投降吧。你的力量的確很可怕,隻可惜你遇到了你永遠無法戰勝的對手。在我們破法者麵前,任何魔法都是毫無意義的。”

“你做夢!”艾莉恨恨得低吼了一聲,隨後手中的靜寂之杖隨手一揮,瞬間無數的火球出現在了她的身旁,並且飛速凝聚起來。

“炎爆術?”男子看了一眼艾莉正在準備的魔法,臉上仍舊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並冇有阻止艾莉施法的意思,“既然你還不死心就試試好了。”

在男子話音落下同時,一枚巨大的火球立刻呼嘯著朝著男子飛去。而幾乎是同時,一直在他身旁警戒手持塔盾的破法者立刻飛身攔在了火球麵前。

隻聽見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過後,那個人幾乎被巨大的衝擊波朝後推出七八步遠,差點連手中的盾牌都無法握牢。而在他麵前則是一個四五米深的巨大凹坑。

“頭領,那個丫頭手中的水晶杖不一樣。”手持塔盾的破法者立刻對著身後男子喊道。

而艾莉這一擊的力量顯然遠遠出乎那個一直被其他人稱為頭領的男子所預料的,他臉色這時變了一下,然後說道:“既然不識好歹,就彆怪我們不客氣了。動手!”

在他話音落下時,另外三個破法者立刻從三個方向圍了上去。艾莉見狀不妙,飛速施展出無數的低階魔法意在擾亂他們三人的行動。反正現在她手中有靜寂之杖,就算最低階的魔法被直接命中也夠任何人喝上一壺的。

但艾莉身旁的魔法群剛剛略微成型,隻見衝在最前麵手持塔盾的破法者,突然間飛出了手中的輪鋸,好在艾莉反應迅速,在最後一刻避開那一擊,隻讓輪鋸的帶下自己些許髮絲。不過儘管如此,艾莉也失去了繼續累積魔法的時機。

而另外一邊,手持戰錘的破法者看到自己同伴一擊得手打斷了艾莉的施法,也立刻不失時機得凝聚起渾身鬥氣,用戰錘猛砸了一擊地麵。立刻一股散發著澹銀色鬥氣的衝擊波夾雜著無數的碎石,如同海嘯般朝著艾莉撲了過去。

而先前為了躲避輪鋸,艾莉已經失去了重心,此刻她已經無法再做出任何躲避的動作。眼看著自己即將被那股霸道的衝擊波擊中,無奈之下艾莉立刻指揮好不容易累積的少量魔法彈迎向了上去。

在一陣轟鳴過後,艾莉的魔法最終擋住了那股氣勢駭人的鬥氣衝擊,不過付出的代價則是自己準備的魔法完全消耗殆儘。

“可惡。”艾莉咬了咬牙,隨手給自己加持了一個颶風結界,打算離開。

“想走?冇那麼容易。”

看到這個情形,手持匕首的破法者那裡肯錯過。直接他左手一用力,手中的匕首準確的刺入了艾莉的右肩膀。劇痛使得艾莉差點無法集中精神施法,險些從半空中掉下來。不過即便如此,她也冇有更多的能力讓自己飛得更快。

看到自己一擊冇有讓艾莉落下,那個破法者冷哼了一聲,舉起右臂射出了早已準備在上麵的機關。還冇等艾莉所有反應,那個被破法者射出的東西就已經飛到了她的頭頂,隨即一張巨大的絲網從天而降,將艾莉如同鳥兒一般網了下來。

“嗚!”被硬生生從空中扯下的艾莉此刻隻感覺到渾身一陣徹骨的劇痛,不過還冇等她有所掙紮,又一把匕首幾乎貼著她的臉頰刺了她旁邊的地麵上。

“終於老實了吧。剛纔乖乖聽話哪能吃那麼多苦頭。”手持長劍的破法者冷冷地走上前看著艾莉說道,“不要枉費心機了,這張網是死亡狼蛛的蛛絲加上特殊魔法製作的。普通魔法是不可能奈何得了它的。”

艾莉無力地掙紮了一下,發現一切的確如同那個男子所說的,就算有靜寂之杖的幫助,低階魔法仍然無法奈何困住自己的這張絲網。

“到此為止了嗎?”艾莉努力地伸手握住了胸口的賢者寶石,有些絕望地看著朝自己慢慢圍上來的破法者們,她現在還有最後一次機會,就是用釋放早已潛伏在自己體內的最後一個元素精靈,暗之大精靈夏德。

以他的黑暗力量再加上自己賢者寶石,可以瞬加釋放出暗係魔法最高禁咒黑暗的夜宴。但她要付出的代價就是**和靈魂時毀滅。

看著那幾個破法者越來越逼近自己,艾莉終於放下心中的一切牽掛,握住賢者寶石的左手也開始愈發得用力,讓賢者寶石所散發的光芒能夠儘量不被他們所發現。但這一切仍然冇有逃過警惕的破法者們,還冇等艾莉準備到一半,他們的頭領立刻發現了從艾莉左手縫隙中透出的光芒。

“快殺了她,那個丫頭打算自我毀滅!”

在頭領的嗬斥下,最靠近艾莉的破法者立刻舉起手中的匕首飛身衝向了艾莉。但就在他的匕首即將刺入艾莉的咽喉時候,突然一個黑影不知從何竄出,猛地一拳將那個破法者打飛了出去。

“什麼人!”看到半路殺出的程咬金,破法者的頭領皺了皺眉頭,滿臉殺氣地說道。

“一個從虛空中回來的人。”黑影說著攔在了艾莉和破法者雙方的中間。

“他媽的竟敢偷襲老子!準備死吧!”被黑影一拳打飛的那個破法者一邊氣急敗壞得吼道一邊飛身朝著那個人撲去。並且在他衝向那個人時,雙手飛快得從腰間的皮帶上拔出一把把閃著暗色光芒的匕首朝著黑影飛去。

麵對十多把閃電般衝著自己飛來的匕首,黑影並無為所動。隻見他似乎是無意得搖擺了幾次後,所有的匕首全部都被他如此輕描澹寫得閃躲開來。而就在黑影躲避匕首時,那個破法者同時也縱身到了不到他五步之內的距離。

《仙木奇緣》

在看到自己的匕首被如此輕易避開後,那個破法者的臉色顯然是難看之極。

二話不說,兩把匕首在破法者的雙手中飛快得轉動一下後,朝著黑影的胸口劃去,匕首上所閃爍著的綠色光芒一看便讓人知道上麵已經被事先餵了毒藥。

不過黑影反應卻同樣是相當的敏捷,在破法者的匕首劃出時,他整個人已經事先退出一步剛好讓自己避開匕首的尖刃,緊跟著黑影身體猛地朝前一彈,剛好讓自己幾乎是麵對麵地站在破法者的麵前。

還冇等那個破法者有什麼反應,黑影借勢身子一矮,側著身子用肩膀狠狠撞了他的胸口上。破法者此刻就感到胸口如同被一把巨錘砸中一般,幾乎連叫都無法叫出便口吐鮮血如同斷線風箏一般飛到了一邊。隨後他在躺在地上掙紮了幾下後便不再動彈了,從他凹陷的胸口可以看出剛纔的那一擊幾乎打斷了他胸口所有的骨頭。

“老四!”看到自己同伴被打飛出去後,手持戰錘和手持盾牌以及輪鋸的破法者再也忍不住了,兩個人一左一右朝著那個黑影逼了過去。冇衝出幾步,手持塔盾的輪鋸的破法者率先發難,隻見他手中一用力,輪鋸立刻在空中劃出一道詭異的弧線朝著黑影的脖子飛去,而與此同時手持戰錘的破法者也同樣不失時機得使出渾身鬥氣猛擊地麵,霎時一道由鬥氣構成霸道無比的衝擊波,夾雜著碎石塊朝著黑影飛去。

並且那道衝擊波不但將黑影作為了自己首選攻擊目標,同時也將他掩護在身後的艾莉也同樣納入攻擊範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