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

蘇星辰把手機遞給沈硯,自己走在了前麵。

沈硯跟在她身後,手電筒的光芒照耀著樓梯。

兩個人一邊往下走一邊聊天,兩道聲音響在空蕩蕩的樓道裡。

“算計你的那三個男人,抓到了。”

蘇星辰有些驚訝,轉頭看下沈硯,腳下踩空了一下,身子不穩,眼看著就要摔下樓梯。

沈硯手快,抬手就攬住了她的腰身,胳膊用力,直接把蘇星辰給提了起來。

她窩在沈硯懷裡,反射性的伸手抓住了沈硯的襯衫,雙腳懸空,腦袋宕機。

沈硯的頭微微後撤,拿著手機照像蘇星辰,光芒大盛,讓蘇星辰忍不住側了側頭,正要提醒沈硯,就聽見他的聲音,帶著一貫的懶散和毒舌。

“蘇星辰,走路都不會?”

“太黑了太黑了,不怪我。”

蘇星辰有些尷尬的輕咳了一聲,把鍋甩給了夜色。

“拿著。”

沈硯把手機遞給蘇星辰,她一臉懵的接了過去,下一秒就被沈硯給抱了起來。

蘇星辰連忙抱住他的脖頸,呆呆的開口:“你……抱我乾什麼?”

“免得你再摔下樓梯,你哥哥來找我打架。”

蘇星辰:“……”

沈硯一直抱著蘇星辰往外走,體內的元氣源源不斷的湧進來,舒服的沈硯眯了眯眼睛。

忽然想到了什麼,沈硯轉頭看向蘇星辰,開口問道:“有冇有不舒服?”

“冇有啊。”

蘇星辰一頭霧水,但還是回答了沈硯的話。

出了生物實驗樓以後,沈硯才把她放下,元氣也隨著蘇星辰的離開而離開,彷彿那元氣是從蘇星辰身上輸入給他的一樣。

沈硯的眼睛裡蒙了一層陰翳,若有所思的看著蘇星辰,在夜色中更加深邃,彷彿裝了很多不為人知的東西。

“那三個男人在哪兒?”

蘇星辰轉頭看向沈硯,開口問了一句。

她轉頭的同時,沈硯轉頭,目光直視前方,聲音清淡:“在前麵。”

蘇星辰點了點頭,跟在沈硯的身邊,和他走到了剛纔那棟樓前。

那三個男人還真的很聽話的冇有離開,畢竟沈硯這麼狠,他們如果真的離開了,恐怕沈硯更不會放過他們。

聰明人,識時務者為俊傑。

看到地上躺著的三個男人,蘇星辰微微彎腰,眯著眼睛看了看。

手機亮光突然照到了那個滿嘴鮮血的男人身上,嚇得蘇星辰反射性的彈跳,後退了幾步,伸手扯住了沈硯的襯衫袖子。

沈硯轉頭看她,嗤笑道:“鬼都不怕,還怕人?”

蘇星辰抬頭看了他一眼,無心的接了一句:“人有時候比鬼更可怕。”

蘇星辰看著地上的人抿了抿唇角,不用說肯定是沈硯打的,他果然很厲害啊。

收起來自己的思緒,蘇星辰開口問道:“是誰指使你們的?”

其中一個男人看了一眼沈硯,臉上都是懼怕,聲音都是顫的:“是……是一個女人……但我們不認識……”

女人?蘇星辰略一思索,從沈硯手中拿過手機,進了學校的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