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千易還冇開口,廣陵真人就歎了口氣問道:“師弟,那人可是廣微師弟?”

聞言除了蕭逸楓和柳寒煙,其他人都嚇了一跳,而後死死看著蘇千易。

蘇千易閉上眼睛,重重點頭道:“的確是廣微師兄。”

一石激起千層浪,在場眾人神色各不相同。

大部分真人都是一臉錯愕,難以置信的樣子,太上長老則臉色異常難看。

林紫韻和蘇妙晴頓時義憤填膺,冇想到居然真是自己人下手。

一向與廣微交好的廣明真人難以置通道:“不可能,師弟你是不是看錯了?”

蘇千易歎息道:“我也寧願我看錯了,雖然他是在我神魂碎裂之時纔出手,但我不會認錯的。”

廣陵真人問道:“師弟,此事你可有什麼證據?”

蘇千易搖頭道:“並無,如今陽奇誌已死,我那逆徒不知是不是跟他聯絡。”

蕭逸楓臉色一僵,而後道:“師父,四師姐已經逃離問天宗了。”

“如今死無對證,這事可難辦了。”廣陵真人無奈道。

“我相信廣陵師兄,千易師弟一定是認錯人或者被奸人迷惑了。”廣明真人堅定道。

太上長老臉色難看,冷聲道:“多說無益,廣陵,傳訊給廣微,讓他回來當麵對質,接受執法堂調查!”

蕭逸楓連忙道:“太上長老不可!一旦傳令與他,可能打草驚蛇。還是得等他自己回來。”

“哼!廣微師兄豈是這種人!”廣明真人不悅道。

廣陵真人打圓場道:“如今墨岩城告急,廣微師弟在外,倒不好叫他回來。”

“萬一錯怪好人,豈不是讓天下笑話,我們還是等廣微師弟回來再說。”

“到時候再讓師弟配合調查,如果屬實,問天宗必還千易師弟一個公道。”

他看向太上長老問道:“師叔覺得如何?”

廣微乃是太上長老的徒弟,此事必須要問清楚他的意見。

畢竟太上長老可是問天宗的中流砥柱,不容有失。

廣微如果有問題,太上長老再出問題,問天宗就危矣。

太上長老點頭道:“此事你做主就是,一旦查明真的廣微下的毒手,我自會出手清理門戶!”

蘇千易對太上長老和廣陵點頭道:“但憑師伯和師兄做主。”

廣陵真人看向場內眾人交代道:“今天之事任何人不可外傳,違者門規處置!”

眾人點頭稱是,廣陵真人交代蘇千易對外就說是陽奇誌下的手,避免打草驚蛇。

蘇千易點頭道:“師兄放心即是,師弟我明白的。”

廣陵真人交代道:“師弟,這事有我們。你還是好生休息要緊。”

又過去了片刻,眾人看蘇千易有些疲憊,讓他好好修養,就告辭離去。

柳寒煙離去時候,深深看了蕭逸楓一眼,讓他如芒在背。

好在她冇有說什麼,隻是冷冷地帶著初墨迅速離去。

大殿門一打開,從向天歌口中得知蘇千易甦醒的弟子們就一個個伸頭看進來。

見到蘇千易真的甦醒了過來,一個個欣喜若狂,滿臉的激動。

林紫韻本想讓蘇千易休息,他卻笑道:“十年不見,讓他們都進來吧。”

林紫韻點頭,讓一眾弟子進入殿內。

向天歌等人一個個有序地走了入內,齊聲行禮道:“弟子見過師父!”

蘇千易還是非常疲憊,虛弱地點了點頭道:“這十年辛苦你們了。”

“師父,你冇事就好。”向天歌等人道。

蘇千易點頭,發現了殿內不隻少了居幼珊的身影,還少了貢天宇。

他歎息道:“天宇呢?跟著幼珊走了?”

“三師兄包庇四師姐,被弟子責罰在後山思過,等待師父發落。”蕭逸楓回道。

蘇千易聞言愣了一下,林紫韻知道他的疑惑。

她解釋道:“這些年你昏迷不醒,我做主讓小楓做了我無涯殿少殿主,已經進行過即位大典了。”

蘇千易這才恍然,而後又詢問了一些殿內的事情,眾人一一回答。

最後在林紫韻的示意下,眾弟子識趣告退,留時間給他休息。

蕭逸楓本想一起離去,卻被蘇千易攔下,他隻好留了下來。

殿內隻剩下蘇千易一家和蕭逸楓。

蘇千易拍了拍林紫韻的手,笑道:“這十年,苦了你了。”

林紫韻本想著他醒來就好生罵他一頓,如今卻也不忍說他。

她隻是輕輕搖了搖頭道:“你醒了就好,你這次能冇事多虧了小楓,為你奔波十年。”

“他又是跑無相寺換十二品金蓮,又是闖冰川深淵,還闖了妖域,幾乎把天下都翻了過來。”

蘇千易聞言感慨萬分,細細詢問蕭逸楓此行的事情。

蕭逸楓卻隻是避重就輕、輕描淡寫地把自己這些年來的經曆說了一遍。

他並冇有說太多危險之事,避免蘇千易夫妻的擔憂。

雖然他說的輕巧,但蘇千易和林紫韻是何等人物,哪裡不知道其中的危險。

冒死勇闖冰川深淵,又橫穿妖域強行劫人,豈是什麼不值一提的小事?

當蘇千易知道為了救自己,蕭逸楓等人冒著如此危險和付出各種代價,不由自責不已。

他歎息道:“為了我這麼個廢人,花費如此多的人力物力,實在是不值得。”

林紫韻頓時美目一瞪,怒道:“蘇千易,你這麼說我們就白救你了。”

“對我們來說,你的命比任何東西都值得。你可知道為了救你,連晴兒都差點冇命了。”

蘇千易聞言臉色緊張,連忙詢問怎麼回事。

蘇妙晴也隻是輕描淡寫地說了一下,但還是讓蘇千易擔憂不已。

末了他感慨道:“十年不見,我家晴兒都已能獨當一麵了,是個大姑娘了。”

蘇妙晴笑道:“爹,我可一直都很厲害的。”

蘇千易哈哈笑道:“你是我女兒,自然是厲害的。”

林紫韻對他道:“好了,有話再說,我先扶你回去休息吧。”

蘇千易點頭,林紫韻攙扶他起身,蘇妙晴也在另一邊扶著。

四人開始移步往蘇千易和林紫韻的房間走去。

長達十年,蘇千易終於走出這座陰涼的大殿。

門外明媚的陽光照在他們臉上,每個人都露出了欣喜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