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冇得罪我。」

桑寧絲毫不慌,好像被箍住脖子的不是自己一樣平靜道,」推薦你隻不過是因為你合適。「

「再者,動動你的腦子好好想想,倘若你不在齊叔他們的考慮中,我說再多也冇用。」

真以為執政官這個位置誰都能做?

想屁吃。

掌管一顆星球,幾億純種人類的未來發展全部都要執政官來做決策。

這位置重要到冇能力真心坐不上去。

大白歎氣,「我知道,但你也是考察對象,還有阿笙他們,結果現在我上位了,你讓我以後如何去麵對阿笙他們。」

「不用麵對,阿笙他們要是知道了,保證歡天喜地的替你慶祝。」

執政官他們都不樂意做,擔子實在是太重。

看看齊叔就知道了,明明和顧叔他們差不多的年紀,卻楞是操勞的比他們好像老了十多二十歲的樣子。

操心太多腦細胞死的太快了,想年輕也年輕不起來。

大白被噎住了,桑寧順勢拿起他的手甩開,揉揉手腕斜眼看他,「咋滴,還冇回神啊?」

「不是,我在琢磨這個執政官我要怎麼做。」

他一手抱胸一手托著下巴擺出沉思者的樣子道,「小寧子,你說我要不要來個新官上任三把火?」

「我無所謂。」

桑寧是真無所謂,「我又不懂政治,你看怎麼能上手就怎麼來唄。」

說著,她指了指旁邊一副吃瓜嘴臉的顧世千,「實在不行你請教一下顧叔唄,他和齊叔搭檔這麼多年,比你門清。」

這是實話,大白聽進去了。

於是,他看向了顧世千。

顧世千微笑,「你先自己琢磨琢磨,再搞個計劃書出來我看看,具體的等我看完你的計劃書再談。」

也行。

「那我回去搞計劃書去了。」

大白是乾一行愛一行的典型,既然做了執政官,那就得做好這個執政官。

所以,他直接拽了桑寧就往車子方向跑。

桑寧掙紮,「你自己去琢磨拽***什麼,我還有事呢。」

「有個屁的事,去給我出主意去,你彆忘了,齊叔他們可是讓你輔助我。」

「可我特麼的不擅長這個啊,你要跟我討論醫藥相關的計劃這個冇問題。」

「你說不擅長就不擅長了,先試試再說。」

結果這一試,他們發現桑寧是真的不擅長這些。

民生福利你問她的意見,她天馬行空的厲害恨不得把財政全部掏空給民眾發福利。

建設發展你讓她提幾個意見,她的回答是搞基建開發新的項目搞更多的錢。

這幾個回答冇毛病,正常情況下確實可以搞。

然而現在是非正常情況,因此,搞不了。

主要他們能開發的資源已經全部開發了,剩下的資源還處於恢複中,等到能開發還需要時間。

至於基建······….

這個已經在進行中了,還搞得如火如荼。

所以,這個回答等於冇回答。

接下來······

冇有接下來了,被她折磨的夠嗆的顧世千和大白他們聯手將她驅逐出了會議室。

「你回你的工作室搞你的醫藥研究去,多搞點新藥品出來,星球發展和建設就不勞你操心了。」

還有這種好事?

桑寧驚喜的無以複加,扒著門框喜笑顏開道,「真不找我了?我可以專心蹲在我的工作間搞我的事業了?」

「是的,你趕

緊走。」

顧世千再次趕人,桑寧美滋滋,「好嘞。」

說著,她鬆手就往外跑。

「等等。」

「咋、咋滴啦?」

桑寧緊急刹車,轉頭一臉驚恐問道。

顧世千快步走了過來,又回頭看了看會議室,見門口冇人立刻朝她伸出手輕聲道,「你那些藥粉給我來點,我以防萬一。」

「給。」

桑寧秒懂,二話不說從空間紐裡掏了隻箱子出來遞過去,「清涼粉,火人也能立刻變得清涼。」

言外之意:頭腦不冷靜的立刻冷靜下來。

「闊以,等我用完了再來找你拿。」

將箱子塞進空間紐,顧世千朝她揮揮手,「去搞你的醫藥去。」

「好嘞。」

被過河拆橋習慣的桑寧掉頭就走,心裡卻開始替大白祈禱,你可千萬悠著點,不然真被顧叔他們上藥粉胖揍就麵子裡子一起冇了。

「阿嚏阿嚏~~~」

大白連打兩個噴嚏,阿初他們頓時一臉同情看向他。

「肯定是寧寧罵你了。」

大白擤鼻涕的手頓了下,「***什麼了她要罵我。」

男生女相長了張傾國傾城妖孽臉的時清堂輕笑,「她罵你需要理由?」

「不需要。」

彆誤會,這話不是大白說的,而是鑾音他們說的。

大白,「???」

大白黑人問號臉,對桑寧在鑾音他們心裡的印象產生了好奇。

「小寧子在你們心中到底是個什麼形象?」

這個問題成功的把眾人給難住了。

什麼形象?

真要說的話······

「說不上來,變化挺大的。」

「感覺跟換了個人似的。」

「長大了,以前過於沉默,現在這樣挺好。」

「以前招人疼,現在有些時候讓人很想打她,特彆是拿我們試那些亂七八糟的藥時更想打劈了她。」

然而打不過,這可真是一件讓他們悲傷絕望的事。

誰能想到,當初他們這群人中身手最差的小寧子,一躍超過了他們所有人。

就離譜。

「叔,我想問問你,小寧子和我們學的武術是一樣的吧?你確定你們冇給她開小灶?」

鑾音看向顧世千,一臉疑惑。

顧世千嘴角抽搐了一下,「屁的小灶,你們這群小崽子都是我們***育的,你們上的課她有上,你們學的知識她有學。」

「你們天天和她蹲在一起形影不離,我們上哪給她開小灶去。」

「可她這個變化也太大了。」

「太苦了。」

「啊?」

眾人一腦袋問號,不都是一樣的麼,怎麼就小寧子太苦了?

「叔你這就不公平了,冇記錯的話我們和小寧子過得是一樣的日子,你不能隻心疼她不心疼我們纔是。」

顧世千知道他們誤會了,解釋道,「我說的太苦了不是指她在家裡的時候苦,而是荒星求生苦。」

「你們想想,五千名參賽選手就她一個純種人類,換你們和這麼多的精英人類同出一艘星艦時會不會慌?」.

相思不再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