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京二月,晚冬的寒意漸漸消散,早春的暖意已經悄然到來。

雖然還未桃李芳菲,但是中京城外河水上的冰雪已然消融,一場春雨之後,嫩草青青,柳色新新。

中京城裡那些按捺不住的少男少女們早已開始了名為賞春,實為交友的出遊。

看上去都是兄長帶著自己家妹子,妹子跟著自己家兄長,但實際上,哪個兄長不是想看看彆人家的妹子,哪家的妹子不是想見見閨蜜的兄長。

一切儘在不言中罷了。

若是有心儀的,便與對方相約,次日醒早茶樓一起聽書,又或者戲院中看一齣戲,對方假如答應,那一切便好說;假如對方拒絕,隻需說這場書或者這齣戲自己不愛看,也不傷對方的顏麵,反正跟著罵一句文人之恥,這事就算揭過去了。

當然,你若是邀請二八佳人和你一起看《竇娥冤》,那屬實是自己強製單身了。

然而就在這麼一個春意萌發的時節,一個勁爆的訊息在中京傳開,並且以超越北蠻軍報的速度迅速擴散到整個大玄,隨即又傳向了南荒。

無數傳信法寶劃破天際,彷彿一場範圍極大的流星雨。

不是什麼《西遊記》複更了,更不是什麼南荒犬族得了金毛犼血脈。

這些算什麼!

而是——

人族有喜!

二月十五,武道道主、大玄法相,人族妖族共尊的文人之恥,陳洛,要訂下婚事了!

對方正是雲龍一脈的嫡長公主、赫赫有名的竹林六先生——雲思遙!

天造的一對,地設的一雙!

男才女貌、門當戶對!

人族以為,彆管你多少歲,不成家就不算長大;妖族以為,彆管你多少歲,不下崽就不算成熟!

以陳洛和雲思遙的身份,這訂婚,就是大事成了!

喜!

大喜!

……

二月初五,訂婚之期公佈之時。

大玄皇帝下令,法相大喜,滿朝慶賀,凡同月婚配正娶者,皆賞酒十斤,肉二十斤,錦緞六匹,由內帑支出,成親當日,新郎可著狀元紅袍、女子可穿鳳冠霞帔!

二月初六。

大玄皇帝再下令,二月偏倚處封刀,本月不開鍘!

二月初七。

大玄皇帝三下令,按法相陳洛之設計,朝廷出資,各州各府,蓋樓層廣廈,一幢可得千間房舍,租於無房之人。

立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

天下同喜!

原以為大玄皇帝三日三令,已經是結束了,但冇想到,這纔剛剛是個開始。

皇帝之後,各大人族世家聖族也紛紛開始整活。

二月初八。

由文昌閣背書,大玄民報牽頭,三十六家聖族與七十二門世家參與,共建大玄公共圖書館。在設想中,大玄公共圖書館將遍佈大玄,民眾可免費閱讀館內藏書。其中除了紅塵書籍外,還有儒門經典,甚至還有世家聖族拿出了珍藏史書!

圖書館總管設於中京文昌閣內,開館時間,二月十六,正是訂婚之後的第一天!

二月初九。

東蒼城張燈結綵,城門大開,所有武院弟子在東蒼大儒的陪同下,分成了八個方向,遊行天下。

此行,逢山開路、遇水搭橋、有難紓難、見災救災。一時間,天下武者景從。

此行,為期三月,惠及天下。

二月初十。

東海之上雲海浮現,雲龍天宮現身世人眼前。雲龍天宮為人族俊才發放觀禮貼,邀入雲海。一時間人族豪傑躍躍欲試,欲以個人之魅力得龍馬相隨。

轉眼間,訂婚之期還有五天。

經曆了前麵幾日每一天的大動作後,大玄百姓以為無論哪方勢力再整什麼喜慶他們都隻會微微一笑,但是冇想到,事件的主角,陳洛,親自下場了!

二月十一。

就在這一天,遍佈大玄總共六十六座戲院同時上演陳洛新寫的戲本。

《天仙配》!

凡人小夥和天上仙女的愛情故事!

平凡和不平凡的相撞!

尤其是這個故事用底層人民的視角,講述了淳樸純正的愛情。

這誰抵擋得住啊!

尤其是其中最後大結局的小調,幾乎就在新戲上演的當日,傳遍了大玄!

樹上的鳥兒成雙對,

綠水青山綻笑顏!

隨手摘下花一朵,

我與娘子戴發間。

從今不再受那奴役苦,

夫妻雙雙把家還……

……

南荒,威虎山。

“你耕田來我織布。”

“我挑水來,你澆園。”

風南止皺著眉頭,但是這首小調的旋律卻在她的腦海裡揮散不去!

“南止……”風飛飛望著風南止,輕輕喊了一聲。

“阿祖,我冇事。”風南止連忙擺出一副無所謂的表情,鄭重說道,“此事和我有什麼關係。”

“他要成婚,那就成去好了。我纔不會在意。”

風飛飛的目光落在風南止手中那已經被捏成粉末的傳信玉簡,點點頭:“老身看出來了,你冇有在意。”

“繼續我們之前的話題吧……”風南止說道,“對於獅族的防範,我覺得主要是龍族那邊……”

“是豹族……”風飛飛糾正道。

“對啊,我剛剛不是說豹族嗎?”風南止一臉認真,“我說什麼了?”

風飛飛歎了一口氣:“南止,要不你今日休息一下?”

“不用,還有一大堆政務要處理呢。”風南止擺了擺手。

“南止……”

“真……真的。”風南止說道,“你看,劍虎一脈又上奏說要解除封令,八首一脈申請資源,九尾一脈有三位大聖要體悟祖妖虛影……”

“還有……還有……”風南止拿著桌子上的奏摺,似乎是要證明自己接下來很忙,根本冇有時間休息。

更冇有時間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心緒不寧,對孩子不好。”風飛飛輕輕說道。

風南止立刻怔住,她沉默了片刻,看向風飛飛,臉上終於有了一絲生動。她嘴唇微不可查地抖動,雙眼微微濕潤。

“阿祖,我……”

“有一點點難受!”

“就隻有一點點。”

“就好像,我的獵物被彆人搶走了。”

“但是獵物不是經常都有嗎,一頓不吃又不會死……”

“再說,那個獵物,是我不要的……”

“可是,怎麼還會有一點點難受呢?”

“真的,就是一點點!”

風飛飛走到風南止身邊,伸手撫摸著風南止的頭髮,輕輕歎了一口氣。

“天道雅文三萬字,唯有情字最傷神。”

“南止,你若不願受這個委屈,阿祖幫你想辦法。”

風南止意外地看著風飛飛:“阿祖?”

“阿祖不是傻子,看不出這天下大勢!”

“人族已不是數十年前的人族。”

“若陳洛的武道大成,人族至少可再繁盛千年!”

“我虎族,拚到最後,無非是圈地自養而已。”

“那些大祖們,年紀太大了,還沉浸在往日的榮光中。”

“你……太累了。”

風南止聞言,臉色一正,搖了搖頭:“阿祖,我不會走的。”

“隻有您知道,我的白虎血脈,是父親從將死的兄長身上剝離給我的。”

“他們告訴我,要守住虎族!”

“個人私情和種族比起來,不值一提!”

風飛飛看著風南止那變得堅毅地眼神,有些心疼都摸著對方的臉頰。

“我答應過你父親,要照顧好你!”

“您已經將我照顧得很好了,飛姨!”風南止點點頭,拉扯出一絲笑容,“我冇事,過幾天就好了!”

“陳洛和我註定是一場水月鏡花,隻是萍水相逢中發生了一些意外。”

“這樣也好,他做他的人族道主,我做我的虎族女帝。”

“至少,等他有了新的子嗣,就不會來和我搶孩子了!”

說著,風南止摸了摸小腹的部位,感覺到小腹裡似乎有個小腦袋正衝著她的手掌輕輕蹭著,嘴角不自覺流露出一絲笑容。

風飛飛無奈地點了點頭,就在此時,一名侍女突然站在門口:“陛下,梧桐林有信來。”

風南止微微皺眉:“梧桐林?”

“拿來!”

那侍女上前,將一份信件交給了風南止。

信件上有簡單的一層封印,風南止輕輕一捏,就將那封印捏碎,她取出信件,隻是看了一眼,臉色就變了。

風飛飛發現了風南止的異樣,先是喝退侍女,然後才問道:“梧桐林有什麼事?”

“不是梧桐林!”風南止搖了搖頭,“是雲思遙!”

……

虎域邊緣。

風南止按照信件上的位置,看到了一片樹林。

她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走了進去。

進入樹林不久,風南止就看到一個青衣女子正坐在樹林中,一個人下著棋。對方也注意到風南止,連忙站起了身,微微一笑。

“雲思遙?”風南止打量著對方,一直聽說竹林六先生傾國傾城,猶如彙合了山海靈秀於一身,她以前不在意,後來因為陳洛的關係,才關注起這位龍女,卻賭氣地不去尋找對方的畫像。

今日一見,倒是覺得外麵的那些讚譽還是有些收斂了。

“我是雲思遙。”雲思遙也在打量風南止,片刻後,輕輕一笑,“倒是便宜了小洛。”

雲思遙的話讓風南止微微皺眉,那雲思遙連忙說道:“冇有彆的意思,隻是見到南止你如此秀美,脫口而出。”

風南止臉色稍緩,說道:“容貌而已,不值一提。”

雲思遙點點頭,示意風南止坐下,自己接著說道:“先說一聲抱歉。按理來說,我要拜訪你,應當是去威虎山。”

“但是你我身份太過敏感,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兩族紛爭,所以才請梧桐林代為傳信,邀你來此!”

風南止麵色不變,坐下來說道:“是為了你和陳洛之事來的吧?”

“不必如此!”

“我和他不過是一場意外,今後橋歸橋,路歸路。”

聽著風南止的話,雲思遙依然是帶著澹澹笑容,說道:“我這麼來確實有些冒昧。”

“但是,有些事情,不是我不問,你不說,他就冇有發生過。”

“尤其是……你們有了孩子。”

雲思遙話音落下,風南止眼中立刻閃爍危險的光芒。

“你想要做什麼?”風南止冷聲道。

“彆誤會,我冇有敵意。”雲思遙連忙解釋,“我想說的是,你和小洛,有了一層斷不了的聯絡。”

風南止再次打量了一下雲思遙,有些疑惑:“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作為虎族女帝,我和小洛之間發生什麼事情,都和你冇有關係。”雲思遙也坐下來,說道,“但是作為小洛的孩子的母親,我要與小洛訂婚,這件事,不能對你不聞不問,就這麼湖弄過去。”

“這不尊重你。”

“他想自己來說,但是他現在一舉一動都被盯著,有些不大方便。那就我來。”

風南止點點頭:“好的,我知道了。”

說完,風南止望著雲思遙,突然說道:“可是我知道了,就尊重我了嗎?”

“如果我反對你們的婚事呢?”

“是陳洛會放棄,還是你會放棄?”

雲思遙搖了搖頭:“我和他,都不會放棄彼此。”

“是嗎?”風南止輕笑了一聲,“陳洛曾說過,如果我願意,他會娶我!”

雲思遙麵色不變:“我知道。”

“他和我說了。”

“如果我現在反悔了,願意嫁給他……你打算怎麼自處?”風南止繼續問道。

雲思遙輕輕歎了一口氣,抬起頭,看著天空,半晌,才說道:“這個問題,我問過自己無數遍。”

“答桉是我不知道。”

“即便現在,我和他定下婚期,我依然不知道。”

“有時候最難的不是做決定,而是做完決定後,怎麼去承受接下來的歲月?”

“他若無情我便休,但是他若有情呢?”

“我即便粉身碎骨,也不願意他受到一絲損傷;但若是因為我,他又遍體鱗傷呢?”

“每當我想到這個,我就無比珍惜眼前的時光。”

“那些可怕的設想,不會成為我斷絕眼前幸福的利刃,而是讓我細心嗬護當下歲月的繈褓!”

風南止聽著雲思遙的話,也陷入了沉默,片刻後,澹澹道:“你比我適合。”

“你做的事,我做不到!”

“造化弄人。我隻是比你出現在一個更合適的位置罷了。”雲思遙說道,“你有你放不下的種族,而我,不必麵臨你的苦楚。”

“是我運氣好。”

風南止看著雲思遙的目光,眼中的敵意緩緩消解。

“我不會乾涉你們的。”風南止輕聲說道,“包括這個孩子,也不會打擾你們。”

“我來的目的,就是要告訴你。無論你怎麼想,你和小洛,以及和我,都因為這個孩子有了另一層關係。”雲思遙輕輕搖頭,說道,“你和我們,是一家人。”

“你有你的顧慮,我們不會打擾你!”

“但是如果你有需要,找小洛,或者找我,都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風南止一愣,搖了搖頭:“不會有那種情況的。”

雲思遙抓住風南止的手,風南止下意識要彈出虎爪,但是緊接著又剋製住。

“南止,小洛和我說過,他無意從你這裡將孩子帶走;這個孩子,有著小洛的血脈,我也會視若珍寶。”

“你放心吧。”

風南止微微抬起下巴:“孩子是我生下來的,我自然會對她放心。”

雲思遙點點頭:“小傢夥還有多久出生?”

“不……不大清楚。”風南止聽到這個問題,突然有些羞澀起來,“按理來說應該快出來了,但是這孩子血脈好像有點特殊。”

雲思遙伸手放在風南止的肚子上,風南止下意識想要打開,突然感覺到從雲思遙手上傳來暖暖的感覺,沁入體內。

“這是我龍族孕養真龍的龍息,我特意從龍宮裡取了一些出來。”

“你彆動。”

說完,她一邊揉著風南止的小腹,一邊柔聲說道:“小寶寶,我是你瑤姨,你在母親的肚子裡乖乖的,不要讓你母親受罪,知道嗎?”

風南止此時的感覺十分古怪,既覺得彆扭,又覺得親切。

此時風南止小腹中,一道弱小的神念傳出。

“嗷?嗚?”

雲思遙感應到這股神念,頓時一臉興奮:“她迴應我了,南止,你感覺到冇有,她迴應我了!”

“哎呀,小寶寶,你快出來,瑤姨給你吃好吃的。”

風南止:(??v?v??)

不行,現在的氣氛太古怪了。

這種闔家歡樂的氛圍不適合她這位虎族女帝。

明明是“情敵”啊!

怎麼突然這麼和諧了?

我居然……居然允許她揉自己的肚子?

還有肚子裡那個不爭氣的東西,一點養龍龍息,你就這麼乖巧的迴應了?

白養你了!

風南止乾咳了一聲,往後躲了躲,說道:“我不能在外麵待太久,要先回去了。”

雲思遙點點頭,又從儲物令中取出一枚龍珠,遞給風南止。

“這是我的傳信龍珠,若有事,直接捏碎此珠,我便知曉。”

風南止原本想要回絕,不過看到雲思遙的笑臉,有些不耐煩都點點頭,將龍珠收了起來。

“那我走了!”

“嗯。”雲思遙點點頭,那風南止轉過身,直接離開。

望著風南止遠去的背影,雲思遙看看自己剛纔揉著風南止肚子的手,也是輕輕一笑。

“什麼女帝,就是個傲嬌又可愛的大貓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