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西利亞斯修整了一段時間之後,在得到白楊的訊息便迫不及待的來到了演武場。

當他來到空曠的演武場,便看到白楊站在武器架旁邊站著了。

“來了。”白楊轉過身衝他點了點頭。

“嗯,裝置已經搭建好了嗎?”卡西利亞斯已經將原來的黑袍換成了學徒長袍,漆黑的眼圈也消失不見。再次回到了以前的樣子。

“好了,就是這個。”白楊拿出一個灰色的金屬護腕,“上麵裝備了一個人工智慧,它會告訴你所需要穿越的時間點和所能待的時間。”

“有甚麼疑問,你都可以找它,但是所有事情你必須要聽它的。如果出現了誤差,那麼你就很有可能會被困在虛無的時間之中。”白楊的語氣重了一些,一臉嚴肅的叮囑著他。

“明白。”卡西利亞斯平複了一下激動的心情,鄭重的將手環接了過來仔細看了起來。

“先戴上認證身份吧。”白楊看他一直盯著看,提醒了一句。

“哦,好的。”

在他戴上的一瞬間,金屬手環突然亮起了一圈藍光,緊接著,一個投影便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認證成功,請錄入身份資訊。”一個機械的男音從中響起。

“如果你不喜歡,可以自動調整聲音,想要什麼聲音都有。”旁邊的白楊再次提醒了一句。

不過卡西利亞斯已經在錄入資訊了,並冇有聽清白楊的話。

很快,投影閃爍了兩下,資訊錄入成功,權限打開之後,卡西利亞斯開始熟悉手環的用途了。

白楊就在旁邊看著,並冇有去打擾他。

…………

時間臨近黃昏,卡瑪泰姬被籠罩在一片昏黃之中,王在圖書館內點開了燈,莫度跟著古一前往了紐約聖殿,旺達則在刻苦修煉,也許是白楊最近的狀態刺激到她了,想要儘快變強。

不過就在這時,一股奇特的能量波動迅速擴散,打破了這片寧靜。

隻見在卡瑪泰姬的演武場之上,出現了一個扭曲的虛空旋渦,卡西利亞斯對著白楊再次鄭重的感謝了一番之後,便毅然決然的走進了虛空旋渦之中。

“注意安全!”白楊目送著對方離開後,虛空旋渦也很快縮小消失不見了。

自此,卡西利亞斯開始了自己的時空救贖之路。

…………

第二天,葉白找到了斯特蘭奇,兩人交談了很久,許多事情白楊都為他做出瞭解釋,最終,他也是同意在白楊離開之後,繼承至尊法師的職位。

時間開始緩慢而快速的推移,元宇宙在各方努力的推動下慢慢完善了起來。

…………

五年後,皇後區,中誠高中。

“嘿,彼得,明天就是假期了,讓白楊老哥帶我們去科技城的機器人競技館玩吧。”學校門口,一個小黑胖子揮著手對前方的一個身材削瘦,有著一頭黑色捲髮的少年大聲喊道。

兩人正是考上了高中的彼得和內德兩人。

“OK,不過我這周想要去華盛頓的史密森動物園看熊貓,我的格鬥機器人還在更新。”彼得揹著書包,歪頭看了眼搭著自己肩膀的朋友說道。

“哦,不,不是吧,我這次還準備去找火男拚一拚呢!過段時間他也要離開地球了。”內德聞言,不禁哀嚎了一聲。

最近這幾年,變種人相繼搬遷出了地球,連帶著經常在外打擊罪犯的也是,最近關於變種人的訊息已經越來越少了,甚至已經逐漸被人遺忘了。

同時,三聖殿也完成了改造,成立了三座魔法學院,已經與科技城合作,開始向外招生了。不過很低調,基本上都是每個法師的後代,向外也都是通過科技城的篩選邀請纔會進入魔法學院。

伊森也帶著大白公司在國際上逐漸低調了下來,與瓦坎達共同發展科技。

白楊和他所創建的勢力似乎在有意識的淡出了地球。

…………

彼得與內德分開之後,便回到了家中。

推開家門,便看到穿著一身休閒裝,帶著虛擬眼鏡的白楊此時正坐在沙發上。

似乎是眼鏡有著提醒功能,在彼得回來之後,白楊便拿下了下來看向他。

“回來了,快點,我新研究的虛擬遊戲之狼已經完成了,上線,我們來對戰。”他朝著彼得催促道。

“完成了?什麼時候搞定的?”聽到新遊戲,彼得立馬將書包仍在沙發上,從旁邊的木桌上拿起了他的虛擬眼鏡。

“就今天中午,很流暢,我可以先讓你兩把。”

“不用,我上手很快的。”彼得怎麼可能需要彆人讓,說著戴上眼鏡,進入了虛擬世界之中。

“那我就不客氣了。”白楊笑了一聲,隨後也重新戴上。

虐菜的感覺說實話真不錯。

…………

梅姨回來後看著兩人坐在沙發上玩著遊戲,彼得不時哀嚎幾聲,不禁搖頭笑了笑,隨後去廚房準備晚餐去了。

直到飯餐都端上桌之後,梅姨過來叫了他們,兩人才結束了遊戲。

“大哥,明天我們去史密森尼動物園吧,我想看一看熊貓。”餐桌上,彼得嘴裡叼著披薩,一邊對白楊說道。

“明天啊……”白楊沉吟了一會,隨後搖了搖頭,歉意的看向他,“抱歉,明天我就要離開了,可能冇有時間來陪你了。”

“啊?”兩道驚呼聲幾乎同時響起,梅姨和彼得兩人都愣了一會。

“你要離開了?”梅姨有些不捨的問道。

“嗯,托尼和星爵他們已經發來了訊息,我需要過去一趟。”白楊點了點頭,看著兩人的表情,他安慰道:“我想要回來隨時都可以了,就當我是去工作就好了,不用這個表情。”

“你哪次離開不是一兩年的,除了小時候,這五年是你在家待的最長的一段時間了。”梅姨搖了搖頭吐槽道。

“哈哈,先吃飯吧。”白楊乾笑了兩聲,這次離開也許永遠都回不來了。

…………

第二天,彼得去了白楊的房間,發現他人已經不在了。隻能失望的聳了聳肩,關上門下了樓。

另一邊,白楊已經出現在了伊戈星上的一處實驗室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