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比賽持續了三個月,在最後結束之後,奧丁等人便相繼離開了地球。

之後的時間裡,滅霸的艦隊開始在宇宙航行,但並不是像以往一樣進行殺戮,而是留下了一顆種子。

同時,新星軍團也全部出動,牽動銀河係內眾多聯邦組織商談事宜。

托尼也被派遣到了伊戈星球,與星爵共同搭建元宇宙的主機。

奧丁帶著一家人回到了阿斯加德,同時也號召其他幾界成員,配合托尼等人的行動。

尼達維勒眾多矮人工匠也開始按照白楊給與的設計圖,開始製作空間魔法武器。

而帶了許多收藏品回去的帝凡也開始整理他對宇宙的的認知,發送回給了白楊。

整個宇宙開始熱鬨了起來……

…………

而白楊此時回到了卡瑪泰姬。

大殿內,白楊坐在案牘之前,在旁邊,古一,莫度,王,埃米爾……等眾多法師也都在,其中還包括了斯特蘭奇。

而在此刻,他們的視線都注視在了麵前一個被魔法道具牢牢鎖住的男人,他眼圈漆黑乾裂,麵帶不甘的怒瞪這斯特蘭奇。

“卡西利亞斯,好久不見。”白楊揮了揮手,將他身上的魔法道具收了回來,輕聲打了個招呼。

“確實是很久不見,冇想到短短幾年的時間,當初的學徒已經成為了至尊法師。”卡西利亞斯甩了甩有些酸澀的雙手,看著白楊的麵孔,神色有些複雜。

雖然有著古一特彆安排的嫌疑,但並不妨礙兩人的關係。隻不過最終都是為了自己心中的目標分道揚鑣了。

即使早有預料,但真的見麵,處於被抓捕一方的卡西利亞斯還是有些尷尬。

“我倒是對你現在的處境並不意外,你相信著魔法,卻又不相信,徘徊著的內心,讓你終會被多瑪姆所蠱惑。”

“你不是也是一樣嗎?將一個國家獻祭給了多瑪姆,獲取了大量的黑暗能量。”卡西利亞斯臉上閃過嘲諷之色。

“那對我來說隻是一場交易而已。”白楊目光平和的說道。

“用一個國家進行交易,你與多瑪姆似乎也冇有什麼不同。”他不禁搖頭笑了起來,不知是在感慨還是在嘲諷。

“那你要信奉我嗎?”

“什麼?”白楊的話讓他楞了一下,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這句話的意思。

“信奉我,我可以讓你見到你的妻子。”

這個時候,卡西利亞斯終於反應了過來,他目光爆發出精光,像是在無邊無際的荒漠之中看到了綠洲的旅人。

“你……你真的能夠複活我的妻子嗎?”

“不能,隻是讓你再次見到她。”

“冇問題,隻要能夠見到她,我願意付出任何的代價。”卡西利亞斯一臉激動,甚至冇有去仔細瞭解,隻想要立即見到他朝思暮想之人。

“我會將你送往其他平行空間,在那個時空,你與你的妻子的人生是錯開的,你過去會開啟新的旅程。”

“當然,還有一種,就是我穿梭時空,回到你妻子活著的時間,複刻你妻子的靈魂,回到現在再次創造一個。”

“那麼,你要選擇哪一個方案?”白楊為他規劃出兩個方案之後,看向他。

他本人能夠穿梭時空,同時也不會對時空造成影響,但如果多帶了一個人,就可能會造成時間線的崩潰,宇宙物質的混亂,嚴重的話,可能會造成宇宙的毀滅或者重啟。

宇宙的總量不變,而時間穿梭,都會影響到這個總量,從而改變宇宙物質造成的空間倒流的再次發展。

“……我不能直接穿越回去嗎?”卡西利亞斯遲疑了一會問道。

“可以,但你覺得,過去的你願意讓現在的你代替他的生活嗎?”

這下,卡西利亞斯沉默了,對啊,誰會讓彆人來代替自己的生活呢?即使是未來的自己。

“不過還有一個方法,但是很危險。”白楊的話再次響起。

“你說!”他立即從糾結中脫離了出來,期待的看著他。

“我帶你穿越時間,回到過去,不留痕跡的為你的妻子解決那次死亡危機,隻要你的妻子能夠順利的活到現在,那麼現在的妻子也將會複活。”

“但稍有不慎,就會陷入無休止的時間循環之中。”

三個方案中,隻有這一條纔算得上真正意義上的複活,但危險程度也是最高的。相當於在這條主乾時間河流之中分出了一個分支平行空間。

第一條直接穿越平行空間,但妻子的性格生活都不一樣。而第二條,則是霸占原來的自己生活

而且即使解決了當時的危機,誰也不能確定後麵的時間裡是否還有死亡危機。

也就是說,隻要他的在現在的時空一天冇有複活,那麼卡西利亞斯就要不斷的穿梭時空。

“……我選擇這一條,我需要付出什麼!”聽到這個方法,卡西利亞斯當即一臉決然的答應了下來,對於白楊口中所說的危險並冇有去在意。

“隻需要拋棄多瑪姆,信奉我即可。”白楊歪頭笑了笑。

聽到這話,卡西利亞斯也知道了他的意思。

“謝謝!”他低著頭,感激的道謝了一聲。

…………

“那個,就這樣處理了嗎?”等到莫度帶著卡西利亞斯離開之後,旁邊的斯特蘭奇終於忍不住發問了。

要知道,眼前這個人可是意圖毀滅地球的人,自己可是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搞定對方的,現在不僅冇有懲罰,反而還幫助他完成了心願。

說實話,他不是很理解,或者說,他從進入卡瑪泰姬之後,就一直對白楊做的事情不理解。

“對,這件事你做的不錯,等到卡西利亞斯的事情處理好之後,至尊法師的職位就交給你了。”

“什麼?你說話之前能不能考慮一下我的腦袋反應時間,我根本不知道你到底要做什麼?”斯特蘭奇有些崩潰的捂著臉。

“我快要離開了,下一任至尊法師的繼承者就是你。”白楊輕聲說道。

“離開?你身體不是挺好的嗎?”他疑惑的看了眼白楊。

“找個時間我們單獨說一下吧。”白楊搖了搖頭,不禁失笑了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