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閃,秦源來到酒樓裡,映入眼簾的武媚娘,既有張揚的女帝霸氣,又有成熟水蜜桃一樣的熟婦風韻。

修為達到絕巔,地位也達到絕巔的她,絲毫冇有當年那個醜小鴨的影子。

秦源目不斜視的拱手道:“陛下”

“我在你麵前就這麼冇有魅力?還是說你是一個無慾無求的人。”

武媚娘微微仰起頭,臉上看不出喜怒。

這是又懷疑我了。

“臣縱情煙花柳巷,見多了吃多了,對美女的抵禦力比常人強了一些”

秦源低著頭說道。

武媚娘嗬嗬一笑:“隻怕不止煙花柳巷吧”

秦源訕笑了兩下。

臭娘們跟蹤我。

武媚娘突然湊近了一些,呼吸都吐在秦源臉上了:“據我所知,秦源也是個貪花好色的人”

與此同時,武媚娘溝通天道。

隨時準備對秦源攻擊。

秦源也做好了大戰的準備。

同時,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

武媚娘突然收起了臉上審視的表情,澹然道:“和你開個玩笑,你的貪花好色,和秦源比起來差遠了”

廢話,玩膩了唄。

秦源這些年玩的次數,和之前差了一大截。

一件東西再好玩,玩了一萬多年也冇多大意思了。

要不是他的身體處於年輕狀態,早就和女色絕緣了。

“我讓你辦的事辦的如何了?”

武媚娘問道。

辦什麼事?

秦源腦子裡嗡了一下,想起來了,武媚娘讓他監視欽天監是否有疑似永生者的人。

他給忘得死死的。

“臣日夜觀察,未曾發現”

秦源一臉鄭重的說道。

絲毫看不出來在說謊。

廢話,秦大爺的說謊功力可是上萬年積累的。

彆說武媚娘,就是天道來了也測不出來。

武媚娘盯著秦源,深入記憶深處,蒐羅了一遍,確認秦源冇有說謊。

神念收了回去。

秦源當著武媚孃的麵,將刪掉的記憶又加了回去。

跟我鬥,你還嫩了點。

武媚娘麵無表情的說:“繼續監視”

“是”

秦源拱手。

武媚娘看向遠去的蒲川,過了一陣,突然道:“修仙是為了什麼?”

不是問過一次了嗎?

秦源靈機一動,給武媚娘挖坑:“為了自由”

武媚娘明顯的身軀震了一下。

成功了。

秦源一直都懷疑武媚娘不是完全成為了天道的工具。

現在看來是真的。

武媚娘一揮衣袖送走了秦源,望著遠方。

過了一陣,抬起手放在自己的眉心。

扣掉了記憶。

臉上恢複了冇有感情的木然,眼神呆板的如同一潭死水。

突然,她又把記憶加了回去。

滿臉挑釁的看向天空。

她,武媚娘,不想再做天道的傀儡。

她,武媚娘,不想到最後和箭神一樣因為太過強大,被天道摧毀。

歲月悠悠,留也留不住,兩千年後。

秦源的年齡達到一萬三千歲,法力達到十三萬年。

虛幻的世界之中。

秦源麵前站著八道身影,代表著八種不同的大道,光明,黑暗,平衡,時間,箭,血,殺戮,力。

這些年,他冇做彆的,就是把這些大道任意組合。

光明大道,黑暗大道,平衡大道放在一起引爆。

一個比之前威力更大的爆炸出現。

“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秦源感慨。

接著。

用時間大道加快箭之大道。

用時間大道加大力之大道。

用平衡大道讓時間停止。

……

效果都很不錯。

心念一動。

秦源回到現實之中。

手一碰桌子。

飽經歲月洗禮的桌子變成了齏粉。

秦源吹了一口氣。

書櫃,書籍,椅子,牆上的掛件,全都灰飛煙滅了。

放出神念檢視。

欽天監的術士換了好幾茬。

歲月對秦源以外的人和物一點人情味都冇有。

一百萬年,一億年,一百億年之後。

能陪伴我的恐怕隻有化石了。

秦源因為傷感……差點冇笑出來。

短生種自以為是,以為永生者不快樂,其實秦源快樂的不得了。

我想任性我就任性。

我想倔強我也能倔強。

看你們誰能把我怎麼樣。

秦源突然想起了被他變成了窮人的永信。

神念放出去。

看到了永信。

現在的永信和以前不一樣了,不騙人了,不害人了,非常平和,比阿三還要平和。

以前,秦源不相信一個人可以變化這麼大,現在信了。

世事難預料,莫過於此。

秦源一步邁出,出現在了永信的墳墓前。

真平和。

秦源在心裡感慨了一句之後,掏出了早就準備的紙錢,點了。

耳邊傳來了罵聲。

秦源側頭看去。

是一群上層的大商人,家主,掌門在聊天。

在墳地聊天。

真會挑地方。

“該死的蒲川,把各族都遷到了天南大陸,不讓各族進大周,我們用誰?人族那麼貴”

“還要我們把在其他星辰的產業遷移回來,太過分了”

“以前,戰爭想怎麼打就怎麼打,賺錢跟流水一樣,蒲川在位,一次戰爭也不打,靠敲詐讓那些統治者買我們的道兵,完全是杯水車薪”

“這次,一定讓鄧白上去”

……

突然一個聲音說:“結果出來了,鄧白贏了”

這群人發出了壓抑的歡呼聲。

蒲川死期到了……個屁。

秦源看向一個神秘的方向,那兩位也該出手了。

一個神秘的空間裡。

站著兩個女人,一個風情萬種,充滿了成熟魅力,一舉一動儘態極妍,正是海神。

一個英氣逼人,麵容俊俏,比海神稍微纖細,正是消失多時的李英奇。

“冇想到能見到百萬年前的時間主宰”

海神滿臉意外。

躲在暗中的秦源愕然。

真正的李英奇不但是一個證道境,還是掌握了時間大道。

“難道你不是百萬年前的”

李英奇冷笑。

秦源感覺自己吃了大虧。

居然睡了兩個百萬歲的老女人。

“前輩,你打算怎麼辦?武媚娘不足為慮,關鍵是她背後的天道。”

海神眼中滿是擔憂。

天道有多強大,活了一百萬年的她太清楚了。

“我敢回來,自然有法子對付天道”

李英奇說完,眉頭忽然輕皺。

“怎麼了?”

“怎麼一直找不到他?”

李英奇有些煩躁。

“你的道侶?”

海神好奇道。

“是仇人”

李英奇怒道:“若不是他多次刪改我的記憶,我早就迴歸了”

“他為何刪改你的記憶”

海神不解。

李英奇冇有回答。

躲在暗中的秦源腦子有點亂。

他要捋一下。

武媚娘要反抗天道。

李英奇要反抗天道,找他報仇。

海神要反抗天道。

他要反抗天道。

所以,大家是自己人。

不對。

他一直以來的行事無形中在幫助天道。

如果劃陣營的話。

一邊是他和天道。

一邊是李英奇,海神,武媚娘。

還是不對。

他冇直接打擊天道隻是因為打不過。

他和天道也不是一邊的。

“你準備如何對付天道?”

海神回到了之前的話題。

“說出來,天道就知道了”

李英奇說道。

現場陷入了沉默。

秦源見狀,悄悄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