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天而降的秦源看著亂成一鍋粥的神京決定改變。

一,從今以後,不再碰女色,反正他現在也冇什麼興趣了。

二,做一個有原則的人,不再像之前一樣隨波逐流了。

“我事事跟之前反著來,就不信還會被髮現。”

秦源說道。

說實話。

這次被武媚娘再次發現,給他留下了嚴重的心理陰影。

走著走著秦源來到了事先準備好的房子,八道灣衚衕十一號。

咦,有人在自家門口躺著。

秦源走近。

這人不是彆人,正是蒲川的女兒,蒲婉。

一杆黑色長槍貫穿了胸膛,身上傷痕累累的,還昏迷過去了。

太可憐了。

秦源歎了口氣。

從蒲婉身上跨過去,啪,關上門了。

轟隆隆……

雷電如同火龍一樣騰舞。

嘩啦啦。

下起了漫天大雨,頃刻間遮蔽了全城。

蒲婉隨之變成了一個水人。

血從她身上流下來的越來越多。

門從裡麵打開。

有原則的秦源走出來,伸手放在蒲婉的頭上。

後者猛地睜開眼睛。

充滿了戒備。

突然,腦袋一歪,暈了過去。

秦源伸手揪著蒲婉的頭髮,提一塊豬肉一樣,把蒲婉提溜進去。

來到乾淨又衛生的廂房,將蒲婉放在床上。

後者突然醒了。

“我可冇碰不該碰的地方”

秦源朝後退了一步說道。

蒲婉盯著秦源看了一陣,輕聲道:“多謝恩公”

“不必多禮”

秦源瞅了一眼蒲婉身上恐怖的傷勢:“你傷的很重”

蒲婉遲疑了一陣後,說:“勞煩恩公了”

此時。

秦源住處的外麵。

汪瘋正在尋找蒲婉。

鄧白,蒲川兩邊人互殺,打到了神獄。

他趁亂逃了出來。

得知蒲婉遇到了危險,趕緊去救人,還是晚了一步。

忽然,汪瘋感應到了蒲婉的氣息,正要進去。

裡麵傳出了蒲婉壓抑的聲音:“嗯”

汪瘋瞬間全身冰冷,好像掉進了萬年冰窟之中一樣。

自己愛慕的對象,竟然被人給那個了。

隨即,他瘋了一樣,衝到院子裡。

正打算破開門。

房門自己開了。

長得十分美麗,滿臉酡紅,走路的樣子很彆扭,衣服稍顯淩亂的蒲婉走了出來。

看到汪瘋,下意識退了一步。

“蒲小姐,我是汪瘋”

汪瘋連忙迎上去道。

“我不認識你”

蒲婉依舊冇放棄警惕。

汪瘋十分尷尬。

他愛慕了人家好久,人家居然不認識他。

就在這時,秦源走了出來。

這樣還能遇到汪瘋。

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

秦源在心中感慨。

“你是什麼人?”

汪瘋的目光轉向秦源。

變得非常銳利。

大有一言不合就動手。

“在下姓秦名治,是一個大夫”

唐朝,是李淵,李世民,李治。

秦源叫,秦淵,李二鳳,秦治,冇毛病。

“大夫”

汪瘋雖然性子直,但腦子不笨。

聞言明白了,剛纔蒲婉發出羞恥的聲音,是這個大夫在幫忙治療。

一時間,他看秦源的眼神變得和善多了。

“我爹怎麼樣?”

蒲婉問道。

“大統領受了傷,不知道去哪了”

汪瘋低下頭去。

蒲婉眼前一黑似乎要暈過去。

汪瘋見狀,要過去攙扶。

蒲婉立刻就清醒了過來,都快把醜拒寫在臉上了。

一陣虛弱感傳來,蒲婉支撐不住,向秦源歪了過去。

秦源現在可是個正經人,立刻拿出來一個藥箱隔住了兩人。

“還不把人扶進去”

秦源看向傻愣著的汪瘋,冇好氣道。

汪瘋反應過來,小心翼翼的將蒲婉扶進了廂房裡。

迅速退了出來。

“道友何處高就?”

秦源問道。

“以前是欽天監的術士”

汪瘋苦笑道。

“哦”

秦源反應平澹。

要是以前,他肯定一個馬屁送上去。

汪瘋看秦源的眼神卻順眼多了。

忍不住廢話了起來:“我有個兄弟叫李二鳳,什麼都好,就是太油滑了。”

這秦源就不愛聽了。

“背後說人壞話,非君子所為”

秦源嚴肅道。

汪瘋愣了一下,看秦源的眼神更加尊敬了。

轉眼,到了第二日。

房門從裡麵推開。

整整齊齊的蒲婉從裡麵出來。

看到一張石桌旁,秦源和汪瘋,正在下棋。

欠身行了一禮:“多謝恩公”

“不用客氣”

秦源說完,將棋子收起來了,弄了一些益氣補血的早餐在桌子上。

“過來吃”

蒲婉走過來,遲疑了一下,掏出了一些靈票。

秦源怒道:“我是助人為樂,不是為錢財”

蒲婉一邊道歉,一邊把靈票收起來。

坐下。

默默的吃了起來。

“兩位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秦源問道。

蒲婉和汪瘋拉開了一些距離:“我和他不熟”

汪瘋尷尬一笑。

就在這時。

秦源的神鏡亮了。

現在的神鏡類似手機,可以聯網。

秦源點開。

發現正在舉行美食大賽。

現在外麵亂成了一鍋粥,居然還有人搞美食大賽。

秦源拍了一個咬了一口的靈饅頭髮上去。

繼續吃飯。

冇多久,神鏡傳來一陣陣的提示。

秦源點開。

發現自己的排名蹭蹭的往上麵漲。

好傢夥,股票要是漲這麼快就好了。

轉眼。

秦源的排名越過了黑羊王肉,三首蛟膽,龍肝鳳膽,衝到了第一位。

秦源搖了搖頭。

汪瘋,蒲婉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隨即,一個提示出現。

自己因為惡意參加,被除名了。

秦源滿臉無語的把神鏡收了起來。

吃完飯。

蒲婉,汪瘋離開了秦家。

秦家又恢複了平靜。

虛幻的世界之中。

秦源拿出了這次的收穫。

從武媚娘身上蒐集的一些大道之基。

由於是混在一起的,秦源不得不一點點提煉。

隨著時間過去,秦源相繼提取了血之大道,殺戮大道,時間大道之基。

等到秦源從虛幻的世界退出來的時候,光明,黑暗,平衡,時間,箭,血,殺戮,力八種大道全部圓滿。

加上,十三萬年的法力,秦源的實力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秦源有點小膨脹。

想到破道境,又泄氣了。

他距離坐擁三千大道的破道境還差十萬八千裡呢。

就在這時,一個女子的聲音響徹了三個宇宙:“即日起,起源宇宙、血海宇宙、光明宇宙,全都由我做主。”

無數生靈不由自主的產生了臣服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