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再現《武穆遺書》

“娘,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回長安繼承皇位的,不過,現在娘還年輕,還能打理扶桑,我不用那麼心急。

現在我們母女兩個,一個在扶桑,一個在大唐,我想讓扶桑變得更加強大,這就需要有人在大唐不斷的送好東西到扶桑。

娘,你稍微等我一下。”

織姬說完,不能皇極天皇回覆就走到了一個衣櫃裡,然後從衣櫃裡拿出一個箱子放在皇極天皇麵前。

隨後就打開了箱子,裡麵赫然都金銀珠寶,這些都是她從扶桑帶過來的。

是送禮,自己日產開支和打賞下人所用的。

然而織姬將這些金銀珠寶隨後倒在桌子上,理都不理這些金銀珠寶,這讓皇極天皇微微皺眉。

不過當她看到織姬在箱子裡又打開了個暗格,心中微微好奇,問道:“織姬,這是什麼?”

織姬從暗格裡拿出一個用紅布包裹的東西,然後打開來,道:“是兵書。”

皇極天皇看到織姬手裡的書本,大吃一驚,道:“兵書?你竟然搞到了兵書?”

接著,她一把奪過織姬手上的兵書,全身顫抖不已,他們扶桑什麼都缺,這兵書更加缺少。

他們和其他國家開戰,一向用的是武力,勇氣和不怕死的精神纔打贏了戰爭。

如果用上兵法,他們就能死更少的人,得到更大的戰果。

織姬看到皇極天皇激動的樣子,於是說道:“娘,你小心點,這本兵書可是我和侍女連夜抄寫的,損壞了就冇有了。”

皇極天皇發覺自己過於激動了,已經將書麵捏的有些皺了,她頓時有些後悔,於是放鬆心情,隨意的翻了幾頁看了起來。

“虎翼陣:天地前衝,變為虎翼,伏虎將搏,盛其威力。淮陰用之,變為無極,垓下之會,魯公莫測。

好陣法,好陣法,如果用上虎翼陣對敵,我扶桑的大軍至少可以增加一倍的戰力。

織姬,這本兵書你哪裡來的?”

“是李峰給,準確的說,是李德謇找李峰要的,讓我借花謝佛送給李靖的。”

旋即織姬就將事情的前因後果詳細的說了一遍。

皇極天皇聞言,笑著說道:“乾的好,你乾的非常好,隻要有了這本兵書,我扶桑大軍的戰力將會增加好幾倍。”

“娘,這本《武穆遺書》裡還有練兵之道,隻要根據裡麵的內容練兵,單打獨鬥,我扶桑的士兵將不會再弱與大唐的士兵。”

“恩,你說的不錯。”皇極天皇點了點頭,看著手裡封麵冇有字的兵書,說道,“原來這本兵書叫做《武穆遺書》,既然是遺書,肯定是一個叫做武穆的人寫的。

你好好的調查一下,大唐之前的朝代中有冇有一個叫做武穆的的人。

找出這個人,說不動去他的祖籍,我們還能找到意想不到的東西。”

“對啊。我怎麼冇有想到呢?”織姬恍然大悟,“我明日就讓人去調查,隻是這個武穆是誰都不知道,他生於哪個朝代我們也不知道,可能對方都已經死了好幾百年了,找他很不容易。”

“看天意吧。去找了,我們總會有希望,不去找,那就真的一點希望都冇有了。”皇極天皇說道。

“哈依,娘教訓的是,我一定會銘記在心的。”織姬說道。

皇極天皇滿意的點了點頭,道:“還有,既然兵書是李峰的,你也可以找機會從李峰的口中套話,甚至詢問他還有冇有其他的兵書。”

“這個恐怕很難。”織姬說道。

“有機會再說,冇有機會就不要開口,免得暴露你自己。”皇極天皇說道,“這次在大唐潛伏,辛苦你了。”

“我不辛苦,還是娘辛苦,一個人要麵對文武百官的刁難。”

“哼,他們不敢刁難我,我已經將他們治的服服帖帖了。”皇極天皇冷笑道。

“那我就放心了,娘,現在我將這兵書藏起來,被人發現了可不好。”

“對,收起來。”皇極天皇立馬將《武穆遺書》還給織姬。

雖然她很想將兵書全都看完,但是威力大局,他隻能強忍著自己衝動。

織姬接過《武穆遺書》,然後用紅布包好,放回了暗格,再將金銀珠寶放回箱子,最後將箱子放回衣櫃裡。

等一切做好後,織姬再次開口道:“娘。我們早點誰吧,明日我們去藍田縣,除了看病之外,再去見見李峰。”

“李峰不再長安嗎?”

“不再,他在藍田縣造房子,聽說是造彆墅,不知道什麼樣的房子,我也冇去看過。”織姬說道。

皇極天皇冷笑道:“冇有想到堂堂的一個扶桑東王,大唐的藍田侯兼駙馬都尉,還是一國國王,竟敢在建造房子,實在是太可笑。”

織姬迷糊道:“李峰還是一國的國王?”

“是的。他是呂宋國的國王。”

旋即,皇極天皇將李峰托柴令武送自己地球儀的事情說了出來。

織姬聽完後,震驚的目瞪口呆,地球儀,天圓地方的說法是錯誤的,我們大家都站在一個圓球上,還有李峰竟然還是一個國家的國王,海上還有許多國家或者冇有人占領的土地等等。

這一件件事情,完全顛覆了織姬的認知。

半晌後,織姬回過神來,說道:“娘,這李峰為什麼將地球儀給你,還有,為什麼要告訴你那麼多海上的事情?他這是在打什麼主意?”

皇極天皇說道:“我和中村春研究過此事,應該是李峰想讓我們打消取回半壁江山的念頭,然後專心攻打海外的國家。這也算是變相的賠償吧。”

知曉想了想,最後搖了搖頭,道:“這好像不太可能,這不像是李峰的為人,娘,我總覺得李峰有詐,我們不能輕易的相信李峰。”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你的意思是李峰故意讓我們的大軍出海,然後在海上乾掉我們的士兵?”皇極天皇吞看吞口水,繼續說道,“等我們冇有兵力的時候,他再出兵攻打我們,那時我們將冇有任何的還手餘地,隻能任其宰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