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兄,你應該知道這是什麼樣的情況!一旦蜀王拿下荊州,吳越便在其兵鋒之下,這對天下氣運,會產生多大的影響!”青年道人徐徐說道,“我認為,真龍已經現世了!”

“草原黑龍殺戮太強,業力太重,而中原的王弘毅已經得到了天時,師兄,你該做決定了!”青年道人又道。

這青年道人是德陽道人的師弟,道號德樸。

當年他們的師傅創下北明道,收下七個弟子,七個弟子就是七個分支,各有各的行事。

為的就是不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

免得爭龍失敗,整個道統就被一鍋端了。

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也。

現在王弘毅氣運之盛,當世已經無人能出其右。

有十之六七的把握能問鼎大寶。

這樣的情況,已經足以讓德陽道人動容,思考了。

終於,在長時間的天人交戰之後,德陽道人點了點頭,“就依師弟之言,即日起,道觀所有弟子同師弟一起,投靠蜀王而去吧。”

“不過現在過去,隻能喝點湯了。”德陽道人遺憾地說道。

“有口湯喝已經不錯了!爭龍事關人道氣運,向來是天機難測,師傅當年算計蒼生,但也冇想到棋差一著,這天機,真的是難以看破啊!”德樸道人歎了一口氣說道。

德陽道人默然不語。

……………………………………………………………………………………………………………………………………………

大半月後。

王弘毅大軍連挫荊州藩鎮,近奪荊州大半,剩餘藩鎮殘兵退縮到荊南,和鄭平原部大軍混合一起,共有三萬。

吳王魏越又派大將率領兩萬精銳大兵,與荊州殘部結盟,共有五萬士兵,又強拉青壯一萬五,對外號稱十萬大軍,陳列於平原之上,共抗氣勢如虹的王弘毅大軍。

王弘毅大軍進入荊州之後,越打越強,原來不過六萬兵力,現在已經膨脹到了九萬。

當然,降兵還在整編當中,需要三個月才能消化歸心。

而每打下一個郡縣,最少都要派出一衛之兵駐守協助文官班子,加上戰爭損耗傷亡,可動用的大軍數量,就隻有三萬左右。

三萬大軍,麵對十萬大軍,哪怕是號稱的十萬大軍,這戰真不好打。

不過也隻有這樣,魏越與鄭平原部纔有信心,他們聯合起來,不求能一戰打垮王弘毅,但能延遲王弘毅的擴張速度,也就可以了。

隻要有時間,就有變數。

……………………………………………………………………………………………………………………………………………

杜恭真是這次大戰的前鋒。

自從在紅澤府被王弘毅一戰打敗之後,杜恭真便投降跟著王弘毅。

杜恭真是一名經驗豐富的老將,用現代的話來說,是一名人才。

這種人纔不像吳思源這種難以掌控,王弘毅有把握能夠壓住杜恭真,所以杜恭真投降之後,王弘毅冇有將其閒置和邊緣化,而是委以重任。

杜恭真並冇有辜負王弘毅的期望,每次大戰都身先士卒,立下了汗馬功勞。

王弘毅也不吝獎勵。

這讓杜恭真也變得忠心耿耿起來,想要為子孫後代,搏一個錦繡前程。

隻見杜恭真站在大軍中台之上,手裡拿著一副現代化軍用望遠鏡,吳王魏越和荊州殘部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眼裡。

這軍用望遠鏡,是王弘毅攻入荊州之後,吳思源贈予他的。

而王弘毅則將這望遠鏡,分發給領軍的大將,讓他們能夠在戰鬥中洞察先機。

杜恭真身為前鋒,有幸分到一副。

他一邊感歎著王弘毅神通廣大,心中不起一絲不臣之心,一邊對對麵的聯軍露出不屑之色。

“當你的所作所為,都在彆人的掌控之中的時候,就很悲哀了!”杜恭真歎道。

番茄

“準備好了嗎?”他問身邊的人。

“將軍,已經準備好了,殿下撥付的黃雷子已經埋在了對方大軍下麵了,引線也弄好了,隻待你一聲下令!”手下心腹士兵回道。

黃雷子,其實就是吳思源給出的黃色炸藥包。

當初王弘毅在夷陵郡用過一次,就冇有用過了。

鄭平原和魏越他們,都以為這東西珍貴,冇有了,所以才這麼大膽地紮營在一塊。

殊不知,王弘毅早就等著這一刻,給他們送份大禮了。

隨著杜恭真點頭,手下心腹士兵便跑了出去,給傳令兵下達命令。

傳令兵擺動旗語。

對麵大軍頓時騷動起來,以為杜恭真這邊要發起進攻了,於是在將領的率領下,集合起來,卻久久冇見杜恭真這邊行動。

突然!

砰砰砰!

連綿不斷的巨響在荊州聯軍這邊地麵響起。

伴隨著一聲聲巨響的是,一個個士兵被炸向了半空。

整個荊州聯軍頓時大亂。

憔悴了好多的鄭平原呆呆地看著這一幕,眼神裡露出絕望之色。

“完了!鄭家完了!”

他喃喃自語道,話音剛落,地麵便傳來爆炸的巨響聲。

鄭平原被炸得死無全屍。

與此同時。

天下各地,關注著這場荊蜀之戰的煉氣士們,都看到代錶王弘毅的赤龍騰空,氣焰大勝,徹底盤旋在荊蜀兩地,輻射四方。

而吳越之地,代表著吳王魏越的氣運之相,一下子變得萎靡不堪,奄奄一息。

原本被其壓製住的大燕龍氣,也開始了蠢蠢欲動了。

“真龍出世了!”這些煉氣士心裡如是說道。

又一月。

之前的荊州將兵被更卒營訓練消化,輸入了各將領的麾下。

大軍數量膨脹到了九萬。

因為糧草無憂。

大軍並冇有在荊州停下步伐,而是繼續向前,以清君側的名義,向著吳越之地進攻。

所到之處,用所向披靡來形容都不為過。

吳越之地的郡城,不是投降,便是被王弘毅大軍輕易攻破。

而吳王魏越,自從麾下兩萬軍隊被炸冇之後,就受了驚嚇,一病不起,無法組織統合軍隊進行防守或者反擊。

十數天之後。

王弘毅大軍兵臨金陵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