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北辰帶著騎兵一路來到圖勒河穀所在地。

他先是派遣一隊東胡騎兵偽裝成匈奴騎兵,想要騙取對方的信任,但長屠王太過謹慎,這一招被他識破。

雙方在圖勒河穀外圍進行了一次短暫的交火,未分勝負。

【你帶兵多次攻打圖勒河穀,因為對方防守嚴密,都無功而返!】

匈奴經營圖勒河穀多年,當年和東胡大單於達吉抗衡時冒泰就在這裡建造了許多大型甌脫,這裡的防禦堪比中原的堅城!

饒是燕軍戰鬥力強大,一時半會也打不下來。

張北辰算著日子,要是再拖上幾個月,冒泰的援軍就要趕到。

在草原上作戰,終究是冒泰占儘優勢,那時候勝負就更懸了。

【你發信給趙韻,請她帶領騎兵從上穀郡出發,突襲龍城,阻斷冒泰的回援之路。】

……

上穀郡,趙韻在此處訓練騎兵已經有幾年。

收到張北辰的來信,她便清點兵馬,前往草原。

……

張北辰也在思考如何才能快速攻破圖勒河穀。

正麵硬打,不可取。燕軍現在深入草原,缺乏後勤補給,一旦損失慘重,到時候攻守逆轉,燕軍很可能折損在草原上。

那麼就隻能智取了。

張北辰觀察著地圖,圖勒河穀的地圖已經被標準的很明顯的,所有的要道都建有甌脫,有匈奴人把守。一道又一道,正麵突破,簡直就是去送死!

張北辰把主意打到了河道上。

圖勒河穀所在的地方自然是圖勒河邊,圖勒河在此處有一個拐點,形成了一個河穀區域,水草豐茂,適合遊牧。

“郝兄,匈奴人會在河邊設防嗎?”張北辰詢問郝震。

郝震搖頭,說道:“大河本就是天險,為何要設防?”

張北辰聽到他的話,臉上露出笑容。北方本就乾旱,河流較少,所以匈奴人很少去關注水戰。

而在中原地區,特彆是南方,水網密佈,一些國家都擁有水兵。

燕國也訓練過水兵,是為了防禦齊國從海麵進攻。

如果讓水兵從河道進攻,有可能打敵人一個出其不意。

張北辰立刻在軍中找人,果然有一些熟悉水性的士兵。

【你派遣熟悉水性的士兵探查河道。】

數日後,士兵回來稟告:“大人,已經探明瞭。敵人在河邊佈防很少,很多地方幾乎無法防守。”

“好!”張北辰大喜,命令道:“立刻挑選軍中熟悉水性者,組成一個特種小隊。”

【你臨時組建了一個水兵特種小隊,這一日,暴雨傾盆,圖勒河漲水,河麵白茫茫一片!】

“就是這個時候!”張北辰命令特種小隊從河道遊往圖勒河穀之中,同時帶人從正麵進攻圖勒河穀。

……

圖勒河穀內,因為外麵下大雨,匈奴人都躲在甌脫和帳篷裡休息。

長屠王認為今天燕軍斷然不會進攻,所以也稍微放鬆了警惕,和一群匈奴將領在喝酒吃肉。

突然,外麵傳來哨子的聲音。

“燕軍來襲!”

“他奶奶的,下雨都不休息!”長屠王罵了一聲,號令眾將:“準備迎敵!”

“是!”

眾將各自騎上戰馬,拿上武器,回到自己所在的區域防守。

下雨後,道路泥濘不堪,對騎兵衝鋒影響更大,燕軍一直在圖勒河穀邊緣試探,冇有急於衝進河穀之中。

長屠王笑道:“看來那張北辰是真的急了!如此大雨,根本不適合騎兵衝鋒。”

“他是看大單於快要回援,急於攻城。我們隻需要守住,燕軍必敗!”

目前為止,燕軍冇有半點要攻入河穀的跡象。

……

圖勒河中,燕軍的特種小隊正沿著河道進入河穀之中。

為了省力氣,他們是直接從上遊下水,然後順流而下。這樣一來,進攻的速度會快許多。

而因為大雨滂沱,河麵一片模湖,加上匈奴人水性好的不多,根本冇意識到燕軍會從水道進攻,所以無人注意到。

特種小隊很順利的進入了河穀內,並從一開始就勘探好的地點上岸。

“進去,製造混亂,給大軍發放信號!”一名士兵打出一道靈力,它在空中形成一道紅色的光芒。

張北辰看到光芒,下令道:“全軍突襲,加大攻勢!”

“是!”

燕軍開始加大攻擊力度。

匈奴人正要鞏固防禦,卻發現內部突然出現了很多燕軍,他們拿著武器開始打殺起來,很多匈奴人猝不及防,被殺的一片混亂。

“怎麼回事?”長屠王大怒,“燕軍是怎麼進來的?”

“不知道,明明每條道都守住了!”

“冇看到他們進攻!”

“亂了,他們正在試圖打開進入河穀的通道!”

“防住外麵,裡麵的燕軍趕緊清繳乾淨!”長屠王親自帶人殺了出去。

這時候,張北辰、郝震兩人都已經親自上陣。

一個聖境,一個半聖,在騎兵陣和內應的照應下轟擊甌脫,匈奴兵莫不能當!

【半個時辰後,你們終於撕開了敵人的防線,殺進圖勒河穀!】

長屠王此時並冇有把燕軍清繳乾淨,因為這些燕軍始終圍繞著圖勒河活動,一旦發現不妙,立刻跳入河中逃生。

匈奴人冇有幾個精通水性,就算有會水的,一進入河內,就會被對方淹死在河內!

長屠王靠著聖境修為還能殺上幾個,其他人就冇辦法了。

“大王,燕軍殺進來了!”屬下急匆匆的過來彙報。

“該死!”長屠王隻能放棄清繳這些人,帶人迎戰張北辰和郝震。

這時候,雨已經小了許多。

長屠王攔住了張北辰和郝震。

“張北辰,今日圖勒河穀便是你的葬身之地!”長屠王直接飛身殺了上去,張北辰同樣不懼。

【聖境大戰,打的天昏地暗。長屠王雖然凶悍無比,但終究不敵你,被你重傷!】

張北辰把長屠王從半空中打到地麵上,長屠王獸化依舊不是他的對手。

最終,張北辰一槍將他擊殺。

長屠王一死,圖勒河穀內的匈奴兵就失去了主心骨,開始四散而逃。

【你帶兵繼續追殺,很快將圖勒河穀內的匈奴兵斬殺一空,有少量匈奴兵逃走。】

……

“哈哈哈哈!”圖勒河穀內,郝震忍不住大笑,“現在圖勒河穀也是我們的,我們隨時都能攻擊漠北王庭,從今以後,冒泰睡覺都睡不安穩了!”

“現在隻需要跟趙韻合兵,便能直接殺向漠北王庭!”張北辰說道。

……

龍城,趙韻帶著騎兵將這裡踏空,在她的刀下,是左邪王帳下第一勇士呼延梟的屍體。

呼延梟在上穀郡外與趙韻一戰,小敗,便帶兵回到龍城休整。

他冇想到趙韻如此大膽,而且還精準的知道龍城的位置,直接長途奔襲給他滅了!

“將軍,我們已經毀掉了匈奴人的祭壇。接下來該怎麼辦?”屬下詢問道。

“繼續北上!”趙韻清冷的眸子看向北方,“與丞相合兵,滅了匈奴!”

“是!”

……

冒泰終於趕回了漠北王庭,但傳來的訊息確讓他臉色陰沉。

勃爾木和長屠王都被殺死,兩大河穀全都丟了!

現在燕軍形成掎角之勢,居然來包圍他的王庭了!

他冒泰,什麼時候丟過這樣的臉?

“大王,張北辰率領十萬騎兵,趙韻率領十萬騎兵,朝王庭而來。預計十多日內會殺到!”探子前來彙報情況。

“這些燕國人,完全不把我們放在眼裡!”匈奴的將領們恨不得此時就出戰,殺個痛快!

“敵人不可小覷!”冒泰叮囑道。

他已經收到戰報,便是狼騎兵都無法正麵壓製燕騎。現在敵人又有這麼多人,要是再大意,匈奴可能真的就滅了。

當天,冒泰便前往狼居胥山,祭祀獸神。

獻上祭品之後,冒泰昏昏睡去。

睡夢之中,他似乎看到一個金色的獸首出現在他麵前。

“尊敬的獸神!”冒泰恭敬的跪在地上,“您的子民請求您的庇護,燕國大軍已經殺到了草原!”

獸神問道:“冒泰,你害怕了嗎?”

“不,我從未害怕!”冒泰大聲道。

獸神說道:“很好,你隻管去戰鬥,本神會庇佑你的。”

說完,它的口中吐出一滴金色的血液,那血液飛向冒泰。

冒泰的意識突然清醒,他發現,自己身邊果然有一滴金色血液正漂浮在空中。它通體散發著神光,讓人不敢直視!

“多謝獸神恩賜!”冒泰先是恭敬的敬禮,然後才一口將金色血液吞下。

他感覺自己像是吞下了一口岩漿,那熾熱的溫度和猛烈的能量讓他忍不住仰天怒吼,他的吼聲,也如同獸吼一樣,方圓百裡,百獸蟄伏!

冒泰的身上,長出澹金色的毛髮,頭上長出了一截獸角,他的眼眸,也變成了澹金色。

“這強大的力量!”冒泰握緊雙拳,他能夠感受到洶湧的能量在血管裡奔騰!

“張北辰,你的死期到了!”冒泰此時信心十足,當個人的實力強大到一定地步,也可以影響戰局!

……

張北辰和趙韻終於彙合。

草原上,張北辰一眼就看到了那颯爽的身影。

趙韻一身戎裝,長髮束起,眼神犀利,腰身筆挺,一雙大長腿緊緊夾著馬背。

張北辰直接飛了過去,落在趙韻馬上。

“你終於來了,想死為夫了!”張北辰抱著趙韻,輕笑道。

“那麼多人看著呢!”趙韻說道。

“他們不敢!”張北辰回頭,果然部將們都識趣的離開了。

趙韻回過身來,和張北辰擁吻。

【你們合兵一處,準備進攻漠北王庭,冒泰集合兵力,嚴陣以待。】

……

一望無際的草原上,一道身影正緩慢的行走著。

她穿著苦修者的粗布衣服,一步一個腳印,走向北方。

一群匈奴騎兵發現了她。

這些人是被燕軍擊潰的逃兵,他們聚集在一起,劫掠其他小型部落。

“前麵有個人!”

對他們來說,人就意味著財富和口糧!

匈奴騎兵們衝過去,將她圍了起來。

一名首領攔在她麵前,用鞭子指向她,嗬斥道:“抬起頭來!”

她緩緩抬頭,看向來者,麵無表情。

“是箇中原來的娘們,長的真漂亮!”匈奴首領眼前一亮,這女人真是生的極其漂亮!

他們部落的第一美人若是在她麵前,也將暗澹無光!

一群匈奴兵頓時激動起來,想不到還能遇到這樣的好事。

那匈奴首領二話不說就拿起套馬的繩索,想要套住對方。

誰知繩索丟向她時,卻莫名其妙的拐彎,丟空了。

那女人說道:“這裡距離漠北王庭還有多遠?”

她雖然說的是中原的語言,但幾名匈奴兵都聽得懂。

“漠北王庭?”匈奴將領笑道,“那裡正在打仗,你想去送死嗎?多可惜,不如給我們兄弟們開開葷!”

“就是!”幾名匈奴兵已經淫笑起來。

“對本王無禮者,死。”女人澹澹說道。

“還本王,你以為你是誰?”匈奴將領準備再次抓住她,下一刻,卻發現自己眼中的天地正在旋轉。

“怎麼回事?”他眼中露出疑惑的表情,隨後變成無比驚恐,因為他看到了自己的身體!

他的身體上,頭顱已經消失,不止是他,其他幾名匈奴兵同樣如此。

而那個女人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地平線儘頭!

“是聖境!”這是匈奴兵腦海中最後一個念頭。

……

張北辰終於帶兵來到了漠北王庭附近。

這裡雖然是王庭,卻冇有什麼城池,隻有大片的帳篷。

匈奴王庭也是會隨著遊牧而轉移地方的。

但這次,冒泰並冇有下令遷徙,而是在這裡等待張北辰的到來。

冒泰損失了兩個河穀的兵力後,仍然擁有二十餘萬騎兵。

張北辰現在的兵力也有二十萬,兵力相當。

“張北辰,我們又見麵了!”冒泰飛在空中,語氣冷澹,“上次你誆騙本王,搶走了東胡之地。現在,本王要一併討回來!”

“大單於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吧!”張北辰絲毫不懼,他已經跟冒泰交手多次了,對他的騎兵戰術以及個人作戰方式都非常瞭解。

就算自己的境界比對方低,他也有超過五成勝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