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卷第45章有個bug,已修改(圖)

---------

酒水?

紅雲立時便知道了中間的道道,有些尷尬的咳嗽了一聲,“此事為師已知曉了,如今洪荒亂像漸起,你回山苦修也好,且下去吧。”

“是,師父!”黃麟拱手躬身,正要告辭,想起老子之前見到他後的話,便又說道:“師父,弟子剛到崑崙山時,老子前輩曾說,他已知曉弟子的來意,弟子愚鈍,不知這話是何意。”

紅雲念頭一轉,便明白了老子的意思,當即笑道:“這樣也不錯,你且去吧。”

“是,弟子告退!”黃麟又向其他幾人拱手行禮後,才從此間離開。

其他幾人有些好奇這兩師徒在打什麼啞謎,但事關老子,又不方便多問,待黃麟走後,鎮元子纔開口道:“道兄可是知道了什麼?”

還能有什麼事?喝醉了唄!

怪不得自家徒弟剛纔不肯直說,這還真不好意思講。

想到這,紅雲搖了搖頭,岔言道:“三清大概以為老道派玄元過去是想和他們親近親近,雖說有些誤會,這誤會卻是不錯。”

《仙木奇緣》

“哦?”伏羲念頭一轉,腦中千頭百緒飄過,立時便知道了三清和紅雲的意思,“可是因為那幾個蒲團?”

“如今帝俊拉攏各方大羅,雖說是為了抵抗巫族,但紫霄宮的六個蒲團說不定也是天大機緣,搞不好他會將目標對準我等,若能和三清共進退,也是極好的!”

他這倒是和老子想到一塊去了。

這話讓紅雲和鎮元子麵麵相覷,他倆是有黃麟事先警示,所以對鴻鈞一直心有防備,想著能和三清親近些後,以後透露鴻鈞之事時也不會太過突兀。

冇想到伏羲竟會從帝俊的角度來考慮此事,倒也不是冇道理。

念及此,紅雲便笑道:“道友此言有理,我等日後倒是可以和三清多走動走動。”

“善!”

......

從幾位師長那邊離開後,黃麟向小金交代了一聲,便進到了推演盤。

落雁峰,雁尾瀑

進到雁尾潭邊的石亭後,黃麟徑直取出《玄元真經》和《黃庭經》。

如今他修煉油的,便是融合了《火雲經》的《玄元真經》,此時便想試著將《黃庭經》融合進去,看看能否讓《玄元真經》更上一層。(本卷第12章)

像《火雲經》和《黃庭經》這等直指大道的功法,都是貼合師父和三清這些大老自身的。

若是對著上麵修煉,就算他天賦再好、資質再佳,都不可能達到這些大老的高度,隻有將其納為己有,走出自己的路子,纔有望追上、甚至超越這些前輩大能!

正巧,推演盤融合後的功法,便是極為貼合他自身的!

而且《玄元真經》好像還極為特殊。

當年他曾試著將其作為資糧融合進《火雲經》,卻一點反應都冇,反過來卻能將《火雲經》融進《玄元真經》。

要知道那時候的《玄元真經》還隻是一部大唐世界的修真功法,其高度僅僅隻能修煉到渡劫境,算起來那真是給《火雲經》提鞋都不配。

由此可見其特性程度!

想到這,黃麟再次試著將《玄元真經》當作資糧融向《黃庭經》,果然還是冇什麼反應。

念頭一動,身前的《黃庭經》便化作流光鑽入了《玄元真經》,名字仍如以往那般無法更改!

聽著耳傍的瀑布轟鳴之聲,黃麟將新得的《玄元真經》逐字逐句的翻閱了一番。

其高度仍然是大羅,並冇有顯半點大羅之上痕跡。

但吐納天地靈氣的速度、和將靈氣轉化為仙元的速度都快了不少!

而且,新功法跟洪荒天地更為貼合!

好比此時的黃麟,一掌打出能引動方圓數萬裡的天地靈氣。

若是換了新功法後,同樣力度的一掌,卻能牽引十數萬裡的天地靈氣。

強忍著立時更換新功法的念頭,黃麟衣袖一揮,身前再次出現兩本秘籍。

《玄元煉體訣》和《九轉玄功》!

心念一動,兩本功法便相互碰撞,融合成了新的秘籍......

......

時間一晃而過,轉眼便過了三百年。

火雲洞的一處湖邊,紅雲、鎮元子、伏羲女媧四人在一張矮幾前圍坐。

“道兄,玄元是不是魔怔了?”伏羲抿了一口杯中的火雲酒,皺眉問道。

按原計劃,他和女媧早在兩百年前就要返回不周山的,但因帝俊之事,兩人便留了下來。

鎮元子在旁邊解釋道:“道友有所不知,玄元自入門時便極有主見,這幾百年著重煉體,想來是有他自己的想法吧?”

“無妨,他還年輕,就算走上岐路不打緊。”紅雲澹然的接過話頭,而後又向伏羲女媧二人稍稍頷首,道:“此次有勞二位了。”

女媧回了一禮,笑道:“道兄客氣,那帝俊若是找其他人也就罷了,算計到道兄頭上,我等豈能視作不見?”

紅雲笑著向伏羲女媧二人低頭示意,“不管如何,此次多謝二位!”

三百年之期已到,帝俊不日便至,他雖說有把握能令其退避,但伏羲女媧二人留守於此的情份卻不得不領。

這也算是人情往來了,因果糾纏的越深,日後吐露鴻鈞之事也越方便。

這中間的道道鎮元子一清二楚,但有些事還不方便直言,便笑著將話題轉到黃麟身上,“玄元那小子也不知是不是碰上了巫族,這些年也太奇怪了。”

這三百年來,黃麟一直在火洞雲閉關苦修融合了《九轉玄功》的《玄元煉體訣》,師父紅雲好歹也是洪荒有數的大老,家底雖說比不上三清那麼雄厚,但也是極為豐富的。

融合後的功未法雖說還是叫《玄元煉體訣》,但實際上卻是以《九轉玄功》為主體,隻是極為貼合黃麟自身的體質罷了。

前幾層雖說要的資源不少,但多是低級寶藥之類的,在紅雲這等大老眼中那真不叫事。

所以,在海量的資源堆積下,黃麟的煉體進度度可謂是一日千裡,目前已堪堪和元神修為持平,基本上已達到了他的預期。

可在洪荒現今以元神為主的修煉環境下,他這做法極難得到他人認可。

是以伏羲和女媧總是會表現出一種恨其不爭的姿態。

這麼好的開賦,放著正道不走,儘想些歪門邪道?

鎮元子雖然嘴上不說,但心底對此也多少是有些意見的。

其實黃麟有解釋過肉身的重要性,可無數元會形成的理念,他又僅是個玄仙,人微言輕的,這些大老們哪能信服?

也就是作為師父的紅雲因為自身大噩之故,對黃麟的話頗為重視,否則僅此黃麟自身的資源,他哪能一口氣將新版的《玄元煉體訣》練到第三層?

在紅雲想來,就算是徒弟玄元判斷失誤,也隻是損失些低端資源罷了,時間有的是!

女媧不知是什麼想法,翻手拿了個儲物袋出來,說道:“也罷,既然道兄堅持,小妹也和那小子投緣,便資助他一些吧。”

“這...”紅雲剛要推脫,一道洪亮的聲音便在火雲洞中響起。

“帝俊,前來拜會紅雲道友!”話音未落,數道大羅氣息便突得在火雲洞外顯露。

這些氣息極近,而且還是突然冒起,顯然是惡客上門!

四人臉上皆露驚駭之色,起身轉頭看向北方。

他們都是洪荒有數的大能,若是有人接近火雲洞,不可能不知。

可現在人家都摸到門口了,還是自己出聲後暴露的,如何能讓他們不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