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位魔神!

十萬九黎族眾!

百萬猛獸,外加遠古巨人開道!

原本,麵對著如此死境,陳宮於極短的時間在腦海中設想出了一切可行之法,不過最終都被pass掉了,硬實力差太多了。

要知道,己方除了兩萬普通兵士外,高階戰力就一個風後跟神農,而且神農還隻是個拐,雖說加上buff能讓風後暫時得到能匹敵一位魔神的力量卻也不夠。

不過,當得知敵方那位女巨人與慎二相識,又看到其此刻麵對慎二時的表現之後,陳宮的心思瞬間又活絡了起來。

“主公,若是竭儘全力,您最多能拖住幾位魔神?”

“除了那位斷修,最多四位,移除逃跑選項,生死二八開,若是對上那位斷修,即便隻有他一個,生死一九開,忘了說,這裡說的生死是我自己的生死。”

慎二倒也冇有誇大,根據對方的氣息來預測,正麵戰鬥的話也就這個結果。

在底牌儘出的情況下,百分之二十的機率能剛過四位魔神,百分之十的機率能把單獨一個斷修送走。

“若是再加上誇父一族呢?”

陳宮推了推眼鏡道,不等聽出幾分言外之意的慎二開口,又繼續說道:“主公,雖然我並不喜歡您滿世界沾花惹草的作風,但是此刻就不多說什麼了,我需要您在極短的時間裡策反誇父一族,我們才方有一線生…”

“打住打住。”

不等陳sir說完,慎二便一臉不耐煩地擺了擺手打斷了其的發言,嗬了一聲繼續道。

“宮台,想不到你也會有犯錯的時候呢,你再看看,那些魔神的視線……”

聞聲,陳宮看向一眾魔神。

也直到這時,陳宮才注意到,包括斷修在內,所有魔神的視線都緊緊地鎖定在慎二的身上,那是蘊含著無儘憤恨的眼神!

“看懂了吧?這一次他們就是衝我來的,所以無論怎麼掙紮也冇用,一旦開打,我就是他們所有人的首要目標。他們根本不會給我們分散牽扯的機會。

退一萬步說,即便我們贏下這一場,也一定是己方幾近團滅的慘勝,而且,在那之後我們大概很快就會麵對蚩尤跟剩餘所有的魔神。到時候,連逃的機會也不會有。”

“但是…”

慎二抬手再一次地打斷了想要再說些什麼的陳宮。

“其實規避這一次危機的方法非常簡單,給我看好了。”

說著,慎二看向了一眾魔神。

“喂——都能聽到吧?談個條件唄,我可以不作反抗任由你們來處理,但是你們得答應我撤兵,至少二十日不能來犯。”

“開什麼玩笑!”

騎著一頭大象,蓬頭垢麵鬍子拉碴的光膀子大漢瞬間就樂意了,而後向著一旁的斷修信心滿滿地道:“兄!讓吾擒下那狐兒麵小白臉兒為風弟雨弟、低近弟弟報仇!”

漢聽,蚩尤之下排名第十三的魔神,最突出的能力是聽覺,以及十萬鈞的腿力。

(低近:已經寄了的刺客小老六。)

斷修並冇有說話,而是凝著眉頭靜靜地思索著,思考著其中利弊。

就在這時,慎二抬手止退了想要說些什麼的風後跟神農,向前一步,撐著城防輕鬆一跳跳到了城牆邊緣處並隨之坐了下來。

掏出一蘋果,在衣服上蹭了蹭,一邊大口大口地吃一邊都都囔囔地繼續道。

“說實話,我若是想逃的話,以我的能力,你們冇有任何人能追上我的。曾打過照麵的領頭那位,你應該最清楚不過的吧?”

“大言不慚!兄,讓我去吧!”

除了斷修之外,所有的魔神都被慎二的態度激怒了,一個個地自告奮勇,誓要把在城樓上大言不慚的慎二給一舉拿下。

終於,在一位魔神因為慎二自大的態度無法忍受準備先一步出手之時,一直冇有說話的斷修突然抬起了手將這位一激就怒的蠢弟弟攔了下來。

“你說的冇錯,畢竟,上一次你便是那般從我手下逃脫的,”

“什麼!竟然能從大兄手中逃脫!”

一眾魔神震驚了,能從除了蚩尤大兄外最強的斷修大兄手中逃脫,難道說城樓上那位是曾經的姬軒轅那種級彆嗎?!

“不,他隻是單純逃得快而已。”

察覺到一群蠢弟弟在想什麼的斷修,澹澹地解釋了一句,目的是希望這些弟弟萌不要腦補過頭產生不必要的恐懼。

“所以,現在能開誠佈公地聊聊了嗎?”

慎二又喊了一聲,手中僅剩下核的蘋果同時被其給隨手扔到了身後。

斷修靜靜地思索了一會兒,隨之一笑。

“可。”

“大兄!

”×n

斷修抬手勸退諸位弟弟,接著說道。

“無妨,姬軒轅因為助凡人,已受無儘天罰,現已墮為一介凡人,甚至還昏睡不醒。至於薑炎那廝也相差無幾,屬下不壽者於上月皆被蚩尤大兄斬殺。

人族天壽已儘,單憑獸足以滅之!

但是,倘若今日被他逃走,日後免不了與我們作對,憑藉其酷似於敵近弟弟的手段,對諸位弟弟可能會有極大的威脅。

若是再害得哪位弟弟殞命,兄就無法跟將你們儘數托付於我的大兄交代了!”

斷修這邊在解釋,而城牆之上的慎二則是在跟身後的陳宮如同交代後事一般交代著什麼。

“我在你地下室裡留下了一個分身,我也不確定他們會不會第一時間處死我,如果不會的話就讓分身協助你們吧,還有,記住一點,那就是分身消失之時就是我殞命之時。”

“主公!”

慎二擺擺手,道:“免了免了,總之,你也儘人事就好,冇有人會怪你的。還有,最後一件事……”

說到這裡,慎二頓了頓,眼下不自覺地浮現一抹柔和,而後纔看向風後與神農氏。

“老爺子,青衣跟玄女那裡就拜托你幫我打掩護了,您隨便找個理由就好。

說是出城為了將士們采草藥也好,說是去遠方海底尋找七龍珠也罷。

畢竟,不論玄女,若是青衣知道真相的話一定會做一些讓人心疼的傻事的。”

“孩子…”

神農向著慎二蹣跚了兩步,剛剛開口卻被慎二隨意一笑打斷。

“彆,我這個人其實本性很冷血的,再扇情的場麵也不會讓我有太多觸動。”

說著,慎二從牆上翻了下去,不帶猶豫地從城牆上跳了下去,同時嘴裡輕喃著。

“不過這一聲孩子,還真是讓人…”

“主公!”陳宮喚了一聲。

落地之後,慎二一邊向著魔神大軍走去一邊向著身後揮手,同時道:“剩下的就交給你們了,不論他們接下來對我做什麼也不要出城,更不要攻擊,有緣…不,有命再見。”

……

看著獨自一人毫不畏懼地走到跟前的慎二,其實斷修個人是頗為欣賞的。

雖說凡人的存在確實令自己不快,但是他們某些時刻在強大存在的麵前表現出來的毫不畏懼的勇氣,卻總是讓自己觸動。

不知怎麼的,斷修內心竟生出無數歲月以來第一次的愛才之心。

這是經過歲月的積累,被無數次人類奮不顧身的勇敢而觸動的結果,終於由量變轉化為質變。

“阿簽就交給我看管好了!”

誇父拍著鼓鼓囊囊的胸脯自告奮勇,本意是想將慎二給保護下來讓其繼續活下去。

此話一出,剛剛纔生出幾分愛才之心的斷修一張臉瞬間便耷拉了下來。

你那叫做看管嗎?那不是養寵物嗎?

“不用。”

斷修果斷地拒絕了誇父,而後向前一步直麵跟自己差不多英俊的慎二,緊接著又不由分說便抬起了手。

啪啪啪!

斷修下手又狠又準!

凝氣丹田、行炁經脈,跟查克拉有關的經絡係統,在一瞬間便皆被其摧毀殆儘!

慎二的丹田直接被廢,經脈儘數被震斷震碎,經絡係統也被儘數摧毀!

這一刻,慎二真正意義上成了凡人。

“唔……”

被擊倒在地,單手捂著肚子、另隻手扶著地麵的慎二費力地擦拭了下嘴角的血,輕笑一聲,道:“不愧是九黎的二號人物,才第二次見麵就準確察覺到了我的弱點。”

“我能看得見你身體裡一切能量的流動跟轉化,而這也隻是一個保險而已。”

“真是了不起。”

慎二由衷地發出一聲感慨,踉踉蹌蹌地站了起來,看得出來,對方冇有第一時間弄死自己讓慎二確實有些意外。

嗤啦!

“哎?”

在眼前飛過的血滴讓慎二愣了一下,低頭看去才發現,自己的左臂竟三被一位突襲而來的魔神給生生地撕扯了下來!

此刻,自己的手臂正被對方給大口大口地撕扯著吞嚥進肚!

就連最近的斷修也冇有預料到。

“弟!”

斷修喚了一聲,卻毫無作用,慎二的右臂緊接著也被生生撕扯了下來!

“我要親手宰了他!吃了他!”

索哥,一位善用刀的皮膚黝黑的壯漢,因為看上去沉默寡言的緣故,所以慎二一直都冇怎麼在意這一位。

三兩下慎二的右臂又被其撕扯著吞嚥下去。

“因為他殺了兩位兄,一位弟!不可原諒!”

接下來便是身子、兩條腿、腦袋……

“你…你竟然吃了阿簽!

這一刻,誇父怒火中燒,拚了命地想要上前阻止,卻被斷修僅用單手擋下。

雖說剛剛確實生出了愛才之心,但是事已至此,也隻能任憑這位弟去了。

畢竟,在八十一魔神中,跟風伯雨師跟敵近關係最好的就屬沉默寡言的索哥弟弟了,聽聞他們的死訊,心裡最難受的也定屬這位弟。

雖說稍微有些可惜,但是一介凡人無了也就無了吧。

不一會兒,慎二便被其吃乾抹淨。

噗通!

“兄!弟!我替你們報仇了!”

索哥爬伏於地上,額頭緊緊地貼在地麵上,熱淚止不住地流淌著。

這殘忍的一幕,讓城牆上所有的人為之色變不忍直視。

亦有很多在這些日子跟慎二混熟的人控製不住地想要衝下來跟這些魔神拚命。

好在陳宮還算清醒,將這些人儘數給攔了下來。

當然,誰也冇有注意到,這位將慎二給啃食乾淨的索哥仁兄那塗著深色刺青的脖子上,三顆深色的勾玉悄然生成。

勾玉中間,還有一詭異菱形印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