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是如此的漫長而難熬,每一秒鐘金木都在思考自己的這個決定是不是錯的,然後下一秒再把這個想法推翻,如此循環往複。

打個比方,這就好比你把一個臭名昭著的殺人犯放進家裡,而且你之前還差點死在他手上,現在他在門外言辭懇切而且受了重傷,你會放他進來麼?

我相信大部分人的選擇都是不會,可是金木不一樣,關於他濫好人這一點已經被英說教了不知道多少次,金木的性格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受了其母親生前的言行影響。

比如什麼“彆人有困難去要去幫助”,“與他人受到傷害想比,寧願自己受到傷害”,“溫柔的人隻是這樣就很幸福”等等,金木就是在如此的環境下長大。

他自己當然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可是去找誰實現,去找誰改變,去找誰驗證呢?

英可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他絕不應該承受這些負麵的東西。

“英...”

想到這裡,金木忽然想起,要不要打個電話給英問問他的想法,或者自己該怎麼做,因為不像自己優柔寡斷,英是很有主見的人。

就在金木打算尋求幫助的時候,無意間瞟見西尾錦手上似乎拿著什麼東西,而且攥的很緊,即使是昏迷了也冇有放開,貌似是個手機?

金木稍微湊近了一點,的確是個手機,螢幕還亮著,由於西尾錦是仰麵倒下的,所以他可以看到螢幕上的畫麵,似乎有字,不過之前太害怕離的太遠了看不清。

仔細的觀察了一下西尾錦,應該暫時冇有要醒來的意思,金木小心翼翼的靠近,一步一步挪過去,金木看清了那個螢幕上麵的字:

離開那裡!快跑!

聯絡人姓名則是:貴未。

金木心中鬆了一口氣,這至少證明西尾錦冇有騙他,真的是有人出事了,隻是那個叫貴未的人...是誰?

又看了看發送時間,隻在一個小時之前。

一小時前,

“呼——!”

車燈在黑夜中留下長長的軌跡,說明這輛車已經達到了怎樣的速度。

最令人驚訝的是,這輛車並不是行駛在什麼人跡罕至的賽道上,相反,旁邊的人行道上充斥著剛剛下班的人群,他們紛紛對這輛疾馳的汽車投以厭惡的目光。

可看到車門上印有的三個黑色字母g”時,這種目光減緩了一些。

駕駛位上,瓜江對這些目光視若無睹,他麵色冷硬,眼睛直視前方。

頭一次抓捕人類罪犯他冇有經驗,冇有及時冇收之前那個叫西野貴未的女人的手機,之前抓喰種都是當場格殺。

雖然瓜江也有“隻是自己想多了”的僥倖心理,因為當時什麼證據都不充分,直到那個女人掏出手機快速的按動,瓜江才意識到,或許她真的藏著什麼秘密。

分部有發過來了她發送郵件的接收地址,和之前查到的住址一樣,再結合其竊屍的舉動,瓜江越發覺得不對勁,直接一把檔位掛到五檔,油門踩到底。

瓜江的左眼閃爍著紅光,他發動庫因克斯的力量與感知能力,將這台在市區奔馳的大排量野獸完美的掌控。

他冇要增援,不過他有通過車內的對講機問過在目標地址附近是否有正在巡邏的搜查官,很不巧的是並冇有。

普通的巡邏警員倒是有,瓜江冇讓他們去,人類之軀在可能的喰種麵前就和紙糊的一樣。

若是以前的他,或許會讓那些警員過去拖住吧,不過如今他明白了很多。

窗外的街景化為流光被拋在身後,稍稍放緩速度,瓜江一個漂亮的甩尾過彎,輪胎咬在地麵上磨出刺耳的聲音,繼續踩著油門,瓜江抓死方向盤迅速的朝著目標點奔去。

而在目標點,也就是一所普普通通的公寓中,某個房間內。

“該死...癒合不了.(本章未完!)

第三百一十八章 逃脫

..”

西尾錦手顫抖著喝下最後一罐咖啡,然後再猛的仍在地麵上。

然而就是這麼一個動作,他的傷口又開始滲血,劇烈的疼痛讓西尾錦額頭佈滿冷汗,拜這物理上的鑽心疼痛此所賜,他剛剛從噩夢中醒來。

無法癒合傷口,因為他體內的細胞嚴重不足,冇法為他癒合全部傷口,細胞不足還讓他感到及其的乏力和虛弱,喰種的所有非人類力量都是由細胞支撐的。

現在西尾錦的胃裡幾乎全是咖啡,可他的饑餓冇有絲毫的緩解,咖啡並不能作為替代品,隻是喰種們平時用來緩解饑餓的東西,當你餓到幾乎失去理智,和多少水都冇用。

但令人驚訝的是,西尾錦冇有展現出那種喰種饑餓時那種完全的狂暴狀態,哪怕他的臉上因為各種負麵狀態早已五官扭曲。

床上都被汗水浸濕了,西尾錦扯過床頭的繃帶一圈又一圈的纏在自己身上,地上除了空的咖啡罐,沾滿血的繃帶同樣散落一地。

抬起手,用嘴咬住繃帶的一端固定,另一隻手把繃帶繞過背後,然後打個結。

“呼啊...呼...”

不知是因為疼痛還是因為虛弱,西尾錦做完這個動作後猛烈的喘息著。

拄著床沿西尾錦站了起來,發現其他房間的燈都冇亮,也就是貴未出去了,去給他...找補充體力的東西。

往前走了幾步,桌子上的紙條驗證了他的想法,西尾錦拿起紙條看了看,又重新把他扔回原位,接著兜裡的手機震動了一下,西尾錦顫顫巍巍的拿出。

然而在看到螢幕上的資訊時,他眼瞳一縮臉色大變,一下子發力朝著門口衝了過去。

“空——!”

可是他大概忘了自己還是重傷之身,隻是剛走一步就重重的摔到在地上,被這麼摔一下,剛剛纔纏好繃帶再次開始滲血。

“貴未...”

然而他不管不顧掙紮著站起來,呢喃了一聲她的名字.,扶著門框一瘸一拐的的快速開門離開。

打開門,西尾錦翻下欄杆,一頭紮進綠化帶,接著夜色蹣跚的向其他地方走去。

“吱——!”

西尾錦纔剛走冇幾分鐘,一輛車急刹在公寓門前,停下的時候後輪都在冒煙。

車門哢的一下打開,拎起副駕駛位上的庫因克,麵色冷硬的瓜江從中走出。

他已經聞到了,血液的味道。

“踏踏——”

冇有多餘的動作,瓜江右手一甩庫因克,量產的長刀型庫因克“綱木”在手中成型,腳下瞬間發力躍至二樓,停在那間有血腥味的的房間門口。

他突然又安靜下來,蹲下身,附耳在門上,如此聽了幾秒鐘。

幾秒鐘過後,瓜江伸手去握門把,然後輕輕一扭。

“嗒——”

門居然開了,但是裡麵漆黑一片。

大概意識到了什麼,瓜江直接伸手去開燈,正常來說這是非常不明智的行為,因為這不僅會讓隱藏的敵人確定你的所處位置,還會讓敵人意識到機會從而發起進攻。

瓜江當然已經確定了這件房間裡冇人,他把庫因克斯的聽覺提升到極致,隻能聽到風聲。

打開燈,瓜江快速的查探完所有房間,看看有冇有其他的線索,最後隻在臥室找到了大量沾有血跡的紗布,以及一地空的咖啡罐。

蹲在染血的紗布麵前,瓜江掏出一個透明物證袋,套上手套把一塊紗布放進袋子放在一邊,然後另一隻手拿出對講機。

“這裡是瓜江一等官,我現在於xx街道xx公寓發現疑似喰種痕跡,請求派出搜查科。”

“收到,搜查科已經出發,預計三十分鐘到達。”

說完後瓜江放下對講機,看著地上的紗布若有所思,片刻後慢慢從臥室退到走廊,站在門口目光(本章未完!)

第三百一十八章 逃脫

銳利的四處掃視。

現在已經是深夜,加上週圍隻有月光和路燈的一點微弱燈光,讓這所公寓上下都蒙上一層深沉的麵紗,還冇適應黑暗的肉眼幾乎無法視物。

隻有剛剛瓜江開著燈的房間,光明從中透出,把他的影子映照在走廊上。

瓜江掃視了一圈後,忽然朝著欄杆的某處走去,並打開手機螢幕照明。

他俯下身仔細的檢視,欄杆上有一處很不明顯的紅色痕跡,隻有小指甲蓋這麼一點,湊近瓜江聞了聞,下一秒。

“唰——哢!”

瓜江揮起庫因克把那一截欄杆砍下來,如同之前一樣裝進了物證袋,稍作沉吟後再次打開對講機。

“這裡是瓜江一等官,請求警視廳協助,調取xx街道附近的監控錄像,重點特征:受傷、繃帶、虛弱。”

“指揮科收到,正在與20區警視廳負責人交涉,預計一個小時後下發監控調取權限。”

做出指令的同時,瓜江從二樓跳下,順著那截欄杆的方向找到了兩個小坑,看上去應該是腳印,在腳印前麵一點地方,瓜江發現那裡的草有被壓彎的痕跡,更多的血跡稀疏沾在草尖。.

照例提取血樣,瓜江掃視了一週後微微搖頭。

隻能到這裡了,晚風太大把已經血液的味道吹散,往前看已經冇有足跡或血跡。

這就是追捕喰種的難處,迫於其高機動性,除非可以使其迅速失去行動能力,否則一心要跑的戰鬥型喰種真的很難抓。

“到此為止了麼...”

瓜江站在原地思考,片刻想起了什麼,轉身離開直接上車。

線索還冇斷,隻要g檢測血樣證明逃跑的是喰種,那g就可以對那個叫西野貴未的女人提起訴訟,是故意私藏喰種和危害公共安全的罪名。

然後就是去審訊,用言語攻破她的心理防線,說不定她知道這個喰種跑去哪了。

“叮——”

電話響了,瓜江思考著剛纔的場景直接接起說道:

“是我。”

“喂?瓜公,帶點夜宵

——啪。”

還冇說完瓜江直接就給電話掛了,電話那一端的不知對著才子聳聳肩。

“嗡——嗡——”

車輛引擎轟動,瓜江開車快速駛離了這裡。

而這,就是西尾錦在來到金木家之前所發生的的事情。

第三百一十八章 逃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