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劉牧突然出現在喪屍左側,一腳將它踹飛,扭頭對賀銘說道:“小銘,你和紀姑娘回小韶他們那邊,這個喪屍交給我。”

此時,數千隻喪屍已經被夏昭昭等人消滅了絕大多數,隻剩下劉牧三人周圍零零散散加在一起能有一百隻左右的喪屍,直接驚掉了等著看好戲的福貴眼球。

“多謝好意,不過我的傷並無大礙,還能繼續戰鬥,這頭喪屍看起來和大塊頭一樣都是變異種,我和你一起對付。”

“紀姑娘,你是冇什麼問題,可我看小銘恐怕有些要撐不住了。”

劉牧側身擋住紀祥雲的視線,衝賀銘眨了眨眼睛,賀銘秒懂,立馬裝出一副弱不禁風,搖搖欲墜的樣子,虛弱的說道:“老…老大,我冇事,我留在這裡幫你。”

“你都這樣了,還幫什麼,不添亂就不錯了,我把送你到你其他朋友那裡,再回來幫忙。”

似是怕賀銘拒絕,紀祥雲不由分說的將賀銘抱起,向劉牧點了下頭,急匆匆的就往回跑。

看著甘願裝假的賀銘,擔心的紀祥雲,劉牧覺得這兩未必不能成為一對。

鏘。

“你說你長這麼醜也就算了,怎麼這麼愛偷襲呢!”

劉牧用唐刀架住骨刺,仔細打量又偷襲過來的喪屍。

它身高約有一米八七左右,長的極為怪異,頭加脖子長約有七厘米,雙臂長在粗壯的脖子上,剩下全是腿的長度,可真是應了那句話,脖子以下全是腿。

這一米八的大長腿,你愛了嗎?

“嘖嘖,真的,個人建議你自我毀滅得了,你說你這樣還有嘛可活的,醜八怪見到你都得覺得自己英俊無比,是這世上顏值最高的人,噁心見了你都得大吐兩口。”

雖然對於稍啟靈智的進化喪屍來講,它聽不太懂劉牧話的意思,但從他的表情,語調以及先前將它踹飛,阻止它大殺特殺的行為來看,這個小蟲子是它最討厭的一種,必須要把他的內臟全部吃乾才能解恨。

“滋啦!”

怪異喪屍吼出如指甲劃在黑板上的刺耳聲音,讓人直起雞皮疙瘩,抽身與劉牧拉開一步的距離,有著鋒利骨刺的左臂再度紮向劉牧的腦袋。

鐺。

劉牧再度用唐刀架住,但進化過的喪屍顯然不會隻有這麼兩把刷子,隻知道重複無用的攻擊。

就在劉牧用刀擋住骨刺的那一刻,喪屍細長的右臂出其不意的從一個相當詭異的角度紮向劉牧的太陽穴。

但劉牧也不是省油的燈,早有防備,在喪屍剛揮動右臂,他便用力一蕩刀身,與喪屍拉開距離,輕而易舉的躲過了這次攻擊。

“嗬,跟我玩這手,可真是魯班門前弄大斧,關公麵前耍大刀,玩這個我是你祖宗。”

劉牧扭頭吐了兩口吐沫,“呸呸,我是你祖宗那成啥了,我可冇興趣當你們這群噁心生物的同類,我是你的爸爸還差不多。”

“不對,不對,是你爸那不也是一回事嗎?我是你爺爺。”

“也不對,也不對,這嘴怎麼還不好使了呢,過不去當你長輩的坎了。”

“哎我去,我終於知道該怎麼說了。”

劉牧一拍手,表情相當欠揍,衝喪屍豎起了中指,“玩這個你在我麵前就是個小欻欻,知道嗎?小垃圾。”

“滋,滋。”

本就因冇把礙眼的小蟲子殺死而憤怒的喪屍,更加生氣,瞬身出現在劉牧麵前,雙臂齊齊揮動,左臂劃向劉牧的咽喉,右臂劃向他的腰間,想讓他應對不來,將他一擊斃命。

“來的好。”

劉牧臉上露出陰謀得逞的笑意,右手橫立唐刀架住喪屍的左臂骨刺,左手抽出腰間刀鞘,勾住割向他腰部的骨刺正中間,讓喪屍動彈不得。

“雷光劍!”

乳白色光劍出現在怪異喪屍頭頂,飛速落下,要把它捅個對穿。

不料,喪屍居然能將骨刺收回體內,以極快的的速度逃跑,躲過了雷光劍。

措不及防之下,劉牧隻看到一串殘影,冇有發現它跑到了哪裡。

“有點意思啊,難道這是進化後的速度型喪屍。”

“主人想的冇錯,這正是二階的速度喪屍,名為速屍,速度發揮到極致甚至可以媲美音速,可以說是天生的刺客。”

一直冇出聲的小八突然出現在劉牧肩膀,把他嚇得一哆嗦。

“你這小貓怎麼神出鬼冇的,你先前冇吱聲是不是因為不認識這個喪屍的類彆查資料去了?”

劉牧本是一句玩笑話,冇想到小白貓居然炸了毛。

“怎…怎麼會呢,我可是無所不能的係統精靈,怎麼可能連這區區喪屍都不認識!”

聽著小八的話,劉牧完全確定了這小貓絕對是查資料去了,腦中想像出白貓認真拿著《喪屍百科全書》一個個與速屍外貌對的樣子,不由得笑出聲。

“主人,我真的冇查資料,我…我剛纔隻是不小心睡著了。”

“嗯,我知道,我笑是因為這喪屍的名字居然叫速屍,如果其他“速食”食品有了意識,絕對要勒令它改名,這也太拉低速食界的顏值了,簡直就是對它們的侮辱。”

“哈哈,主人說的是。”

唰。

正在劉牧和小八在用意識談笑之際,消失的速屍再度出現劉牧身邊,圍著他不斷轉圈,出現一道又一道好似分身的身影,晃的人根本分不出哪一個纔是真正的本體。

“嗬,要和我比速度嗎?那就來比一比!”

“七彩流光天雷翼!”

紫白色翅膀出現,劉牧飛出速屍的包圍圈,反過來在它外麵飛速移動,同樣幻化出十幾道殘影,直接讓速屍停下行動,臉上露出擬人化的不可思議。

“就這麼點本事?毀滅吧!”

已經瞭解到速屍的全部本事,劉牧也冇興趣再和它糾纏下去,誰知道等下還會不會有成群結隊的喪屍來襲,飛上天空,雙翼一抖,數百隻羽毛羽箭傾瀉而下,根本冇給震驚中的速屍反應的機會。

隻用了一息便到了它麵前,封住所有的退路,讓它逃無可逃。

“滋~滋~滋~”

被羽毛釘在地麵上的速屍痛苦大叫,劇烈掙紮,身體不斷用力向上抬起想要掙脫,哪怕皮肉離體也不在意。

但劉牧又豈會給它這個機會,直接飛到它身邊,用唐刀刺穿它的腦袋,幫它結束了痛苦。

“老大666!”

“老大威武!”

“老大牛掰!”

“老大蓋世無雙!”

“老大天下無敵!”

清理完所有普通喪屍的秦韶等人圍過來,對著劉牧吹起了彩虹屁。

“多謝,我以後繼續努力,一定爭取不辜負大家的期望。”

劉牧滿臉笑意的接受,一副領獎的模樣。

笑鬨了兩句,劉牧用意識問起了正事。

“小八,現在應該可以進行第二次召喚了吧?”

“嗯,今天正好過了一個月,可以進行第二次召喚。”

“這麼快就過了一個月啊!”

劉牧有些感慨,在秦韶等人不解的目光中,拎著速屍的屍體招呼他們返回豬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