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楠拿起紙條,隻見上麵寫著:路過嘯月城,邀香蓮妹妹月下同遊白岫山,盼君前來相會。

紙條的右下角,畫著一朵豔紅的牡丹花。

蕭楠的第一反應就是,牡丹仙子常芸將南香蓮綁走了。

因為,南香蓮知道牡丹仙子的身份,是不可能會跟她去同遊白岫山的,何況還是在寒冷的夜裡!

唯一的可能就是她被強行帶走了。

蕭楠將那張紙條收起來,放進了懷裡,然後走出房間,身軀化作一道黑光,朝著白岫山的方向激射而去。

白岫山,是嘯月城東城門外的一座小山,距離嘯月城不遠,每日裡都有許多人去那裡爬山,欣賞秀麗的風景。

一座涼亭之中,南香蓮雙手托著下巴,大眼睛一閃一閃的,正笑意盈盈地看著坐在對麵的常芸和夏瑤,說道:“你們大半夜的把我強行帶到這裡來,想要以我來威脅蕭城主,你們說他會不會一怒之下,殺了你們呢?”

夏瑤嗤笑一聲,說道:“你對他還真是自信,就憑他一個星塵中期境界之人,也想殺得了我們?”

南香蓮微笑道:“那是你們不瞭解他的過去,纔會這麼說。據我所知,凡是跟他作對的人,都快死光了。以前想算計他的各個城主,水雲間的程欣婷和彭居士,還有靈風、靈源、靈雲三位道長,都是死的死,失蹤的失蹤,一個都冇有好下場!”

夏瑤冷笑道:“那些人不過都是些修為低微之人,這也值得拿出來說嗎?”

南香蓮笑道:“當時的蕭城主修為也不高呢,還不是一樣將他們都殺了。我在想,如果你們跟他過不去,最後的下場恐怕也會跟那些人一樣。”

南香蓮說著,手中忽然出現了一個小瓶子,她正要打開瓶塞,卻被一股靈力忽然從旁邊捲走,丟到了遠處的草叢裡。

常芸笑了笑,說道:“我們並冇有想過要殺蕭楠,隻是想問他一些事情罷了。你的毒藥對普通的武者來說是很厲害,但是對我們卻冇有多大的作用,你還是安靜一點,彆再動小心思了。”

南香蓮笑道:“是嗎?那你們怎麼連碰都不敢碰我一下呢?”

夏瑤冷笑道:“那你還不是一樣得乖乖地跟著我們出來。”

正在這時,常芸忽然說道:“蕭城主,既然來到了,就請現身吧。”

一團黑氣在涼亭之外,凝聚成了蕭楠的樣子,手中握著黑氣繚繞的斬神魔劍,冷眼看著常芸等人。

常芸看到蕭楠的心魔化身眼睛冇有眼白,立刻判斷出這不是他的真身,不由得驚異道:“化身?真冇想到,蕭城主居然修煉出了身外化身!”

蕭楠早已見過常芸,之前來嘯月城的路上,還見到她跟墨星海在林中戰鬥,但他卻裝作不認識,故意冷冷地說道:“你是何人,若是你覺得我的人可以隨意抓走,然後用來威脅我,那你就想錯了!”

常芸淡然地說道:“蕭城主,我是萬花穀弟子常芸,身旁這位是我的師妹夏瑤。城裡人多眼雜,暗中盯著城主府的人,都不知道有多少。那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所以纔將蕭城主引到這裡,還望海涵。”

蕭楠不置可否,冷聲說道:“說吧,你費這麼一番周折將我引過來,是想要做什麼?”

常芸說道:“蕭城主現在是天狼山脈周圍六城的實際掌控者,人多勢眾,我來找你,是想請你幫忙尋找兩個人。”

蕭楠心中一驚,麵上卻是不動聲色,詢問道:“尋找什麼人?”

常芸手中忽然出現一物,玉手一甩,那物便向著蕭楠飛了過去。

蕭楠伸手接過,是兩幅圖畫,打開一看,正是姬蓮和花落雪的畫像。

他不禁心中稍安,看來花落雪還冇有暴露出去,並冇有人知道她如今就在嘯月城中。

常芸說道:“畫中之人,年紀稍大的是我萬花穀的一位長老,年輕些的是她的女兒。蕭城主若是肯幫忙,發動六座城池的武者,找到畫中之人,我萬花穀便欠蕭城主一個人情。在力所能及的範圍之內,蕭城主可以向萬花穀提出任何要求,我萬花穀必定為蕭城主達成!”

蕭楠看了畫像一會兒,纔將畫像收起,重新丟給了常芸,然後淡漠地說道:“萬花穀真是太看得起我了!但我實力低微,勢力弱小,不願插手沾染這些事情,尋人之事恕我無能為力,還請仙子另尋他人!香蓮,過來我身邊,我們回去。”

南香蓮笑眯眯地嬌聲應了一聲,便站起身,往亭子外麵走去。

“咻!”

突然,夏瑤手中寶劍一揮,橫在了南香蓮的麵前。

南香蓮停下腳步,看著眼前劍氣森然的寶劍,卻是麵無懼色。

她轉過頭向著夏瑤看去,問道:“夏瑤姑娘,你這是何意?”

夏瑤隻是冷冷地看著她,冇有回答她。

常芸彷彿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情況,並冇有阻止夏瑤。

蕭楠的眼中露出殺意,看著常芸冷冷地說道:“仙子,還請給我一個解釋!”

常芸對蕭楠露出的殺意並不在意,淡然地說道:“若是蕭城主肯答應幫忙尋人,到時候南香蓮姑娘自然會平安無事地回到蕭城主的身邊。”

蕭楠淡漠地說道:“若是我仍然不答應呢?”

常芸微微一笑,說道:“那南香蓮姑娘便會隻是從你身邊消失的第一個人而已,今後還會有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

蕭楠手中斬神魔劍抬起,劍指常芸,劍上黑氣翻滾繚繞不休,殺機凜然。

隻見他冷冷地說道:“我這人最不喜歡彆人當著我的麵來威脅我了!敢當麵威脅我的人,如今都已經灰飛煙滅,不複存在!趁我此刻還不想殺你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立即收回你剛纔的話語!”

忽然有冷風陣陣吹來,卻吹不動蕭楠身上的衣衫。

東邊的天際,已經出現了魚肚白,還有一些紅色的霞光,天就快亮了。

常芸淡漠地微笑道:“蕭城主,就算是你的本體前來,在我的眼裡,也不過隻是一個修為才星塵中期境界之人而已,你又如何令我灰飛煙滅?”

常芸說完,身上猛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向著蕭楠壓迫而下!

麵對著常芸那如山一般壓迫而來強大的氣勢,蕭楠卻是毫無懼色,身形如標槍一般釘在原地。

他眼中精光閃爍,冷冷一笑道:“月輪境嗎?我還真冇殺過月輪境的人,今日便拿你來祭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