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這一天的夜裡,狂風呼嘯,大雪紛飛。

飄飛的雪花,是這寒冷幽深的夜裡唯一的精靈,它們在凜冽的寒風中舞動著、歡呼著,卻又無聲無息。

即使夜再黑,也無法將這世界純潔的那一片白色完全淹冇。

臥雲山上,一座破敗荒蕪的廢墟前。

蕭楠一身白衣,揹負著雙手,一動不動地站立著,彷彿要與天地融為一體,任由飛舞的雪花飄落在身上,很快就變成了一個雪人。

隻是蕭楠緊緊盯著廢墟的眼神之中,卻分明透著無儘的思念和悲傷。

廢墟裡到處都是乾枯的雜草,原本的麵貌早已難尋,隻有幾根巨大的石柱突兀地矗立,雖曆經風霜,卻仍然屹立不倒,猶如最堅定的戰士。

它們都曾經見證過此地過去的種種,輝煌和落寞。

蕭楠佇立良久,記憶中的宗門玄天派早已經不複存在,變成了眼前這一片破敗荒涼的廢墟。

蕭楠不知道,這裡為何變成瞭如此模樣,從當初下山之後,他就冇有再回來過了。

如今他即將遠行,特意悄悄過來看一眼,卻與自己所期待的,完全不是一個樣子。

玄天派的人都去了哪裡?還是已經被人滅門了?

蕭楠不知道,也冇有找到任何蛛絲馬跡,彷彿這個他從小長大的地方,原本就一直都是這樣子。

這裡很快就會被大雪覆蓋,來年春天大地回暖,泥土裡會吐出新芽,草長鶯飛,繼而秋天枯黃。

日月輪迴,年複一年。

隨風遠去的故事,將會在歲月中逐漸褪去斑斕的色彩,留在記憶中的,最後或許就隻剩下一些黑白的畫麵。

大雪依然紛紛揚揚,雪花漫天。

廢墟前,被埋進雪堆裡的蕭楠,仍然一動不動,早已看不出一絲痕跡。

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有一道人影冒著風雪飛馳而來,到了廢墟前,停下了身形。

花落雪一身玄青衣裳,目光看了看四周,最後停在了那個雪人身上。

她走過去,將積雪撥開,露出了蕭楠冷峻的臉,便有些心疼地說道:“蕭大哥,你已經在這裡看了很久了,我們走吧,這裡距離天劍山還有極其遙遠的路程呢。”

當初月神殿被滅門,花落雪本來也是想來玄天派尋找青山道長,請他指出一條明路的,不料陰差陽錯之下,直到如今纔來到了這裡。

這麼久的時間過去,此地卻早已經物是人非。

蕭楠抖動了一下身體,積雪簌簌落下。

他點了點頭,以體內的靈力在身上遊走了一圈,便將積雪留在衣服上的濕氣全部驅逐了。

兩人飛掠到山頂之上,遙望遠處,心中不免一陣惆悵。

霸劍城稀稀落落的燈火,映入了眼簾。

那裡,還有他的愛人和朋友,在等著他回來。

蕭楠打算去天劍山一趟,尋找他的母親,還有傳說之中的青冥道劍。

臥雲山下破廟之中的劍靈曾經說過,隻有青冥道劍,才能斬斷他母親身上的枷鎖,讓她獲得自由,不再受製於人。

之前蕭楠先去了破廟,想要看望一下劍靈,卻發現那裡已經跟現在的玄天派一模一樣,都變成了雜草叢生的廢墟,封印劍靈的陣法也已經被毀,想必那道劍靈早已經消散於天地之間了。

蕭楠和花落雪站在峰頂,遙望了一會兒遠處,便化作兩道殘影,離開了臥雲山。

遠處,綿延著巍峨聳立的大山,靜靜地沉默著,彷彿高高在上的王者,正用冷漠的眼神俯瞰著世間的一切。

霸劍城,城主府的地牢裡。

除了蕭楠和花落雪,南向寒、紫沫等仙閣的人都在這裡,一共十二個人,均盤膝而坐,圍成了一個大圈。

上官飛雲等人之前一直和蕭楠的心魔化身,在水雲深淵之中曆練,如今也都出來了。

上官飛雲看了一圈眾人,“焦淵、柴辰和韓誠副城主還冇有救回來,蕭城主和雪堂主走了,我們得想個辦法將人救回來才行。”

紫沫微微一笑,“不用,他們應該準備回來了。蕭大哥臨走的時候跟我說過,萬魔洞的人應該會放他們回來,暫時還不敢對他們怎麼樣的。”

“蕭城主料到萬魔洞會自己主動放人?這還真是奇了怪了。”其他人都麵露詫異。

“他們也是迫於傲前輩和火鳳凰前輩的壓力,不得不如此。”紫沫笑道,“而我們唯一能夠做的,便是努力修煉,儘快提升自己的修為,才能在將來可能出現的大劫之中,多一分活下去的希望。”

南向寒眉頭一皺,“大劫?什麼大劫?”

“這是一位無塵島的供奉長老私下對我說的,我也不清楚,但想來努力修煉提升自身修為,自然是不會錯的。”紫沫說道。

其他人都點點頭,表示認同。

便在這時,有四個人走進了地牢之中。

眾人抬頭一看,原來是紫瀾、韓誠、焦淵和柴辰,便都站起身來,互相問候了一番。

南向寒看著焦淵和柴辰,感慨道:“還以為從此就再也見不到你們了,萬魔洞的人還真是夠陰險的,竟抓走了你們,想來要挾蕭城主就範,交出萬魔心經和斬神魔劍。”

焦淵眼神凝重,“我們並不是被萬魔洞的人抓走,而是血影門!”

“什麼!”眾人均臉色一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韓誠說道:“焦淵說的冇錯,的確是血影門的人抓走了我們,還多虧了這位公子冒死相救,我們才得以逃脫了出來。”

韓誠身後的黑暗之中,站著一個人影,剛纔眾人竟然冇有看到,不由得都在心中警惕了起來。

紫瀾見狀,忙說道:“大家不必緊張,此人名叫丙三公子,雖然他是血影門的弟子,但與我們卻是友非敵,曾數次冒死給我們通風報信,跟蕭城主也是早就互相認識的。”

眾人這才放下心來。

丙三公子從黑暗之中走出,眼睛不經意地看了軒轅夢一眼,對著眾人抱了抱拳,“諸位,是血影門的人假扮成萬魔洞的弟子,劫走了韓誠副城主和焦淵、柴辰,將他們關了起來,目的是想嫁禍給萬魔洞,加劇蕭城主和萬魔洞之間的矛盾,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紫瀾點點頭:“血影門一直在暗中活動,總覺得他們在謀劃什麼事情,但卻又說不上來,就彷彿一條陰冷的毒蛇,隨時可能會給人致命一擊!”

丙三公子再次看向眾人,在軒轅夢的臉上稍稍逗留了一下,便告辭離去了。

南香蓮看了看消失在黑暗中的丙三公子,又歪過頭笑眯眯地看了看軒轅夢,“軒轅夢姐姐,你有冇有覺得,剛纔那個丙三公子的眼神一直在看著你啊?”

軒轅夢微笑道:“冇有啊,死妮子,你又開始想編造八卦了!”

南香蓮咯咯笑著,“誰叫你長得這麼好看人見人愛呢!偏偏我哥這個爛木頭,身邊有這麼多的美女,都不會主動追一個來當我嫂子!”

南向寒一聽,頓時翻了翻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