鯊芷天冇去追擊墨陽,而是轉身扶住了郗圖的身體,口中狂笑,“我東海水族,他日必踏平東荒各大宗門,而你們終將會灰飛煙滅!”

鯊芷天說完,立即身形一動,便要帶著郗圖離去。便在此時,魔淩天的銅鐘從前方狠狠地朝著他們撞擊了過來,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鯊芷天和郗圖身後,墨陽再次殺了過來,水寒煙的水雲寶竹則從上方掃下。

鯊芷天身受重傷,靈力也已經冇剩多少了,不敢和他們硬拚,隻得帶著郗圖不斷躲閃。

同時在他的手中,出現了一個藍光閃閃的小瓶子,瓶子一傾斜,立即有一道水柱從瓶口噴出,化作了滔天的海水滾滾流出,往下方的山穀之中,傾瀉而下。

那瓶子之中竟然彷彿裝下了無窮無儘的海水,且不是普通的海水,而是有著強烈的腐蝕作用。

在山穀之中的水雲間和白雲山莊的弟子,看見猶如天河傾塌一般,無儘的海水從天空之上狂瀉而下,都拚命地想要逃跑,卻一個個都被海水腐蝕成了森森的白骨,身死道消,怨氣沖天。

隻有少數修為較高深之人速度較快,飛出了山穀,才逃得一命。

水雲間從此刻起,基本上已經名存實亡。

由於這座山穀四麵環山,水根本無法排出去,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山穀之中已經被注滿海水,變成了一片汪洋!

甘山之旁,一個巨大而深不見底的湖泊就這樣誕生了,後來還被人們取名叫做甘山湖,常年怨氣繚繞不散,多生鬼怪。

看到如此慘烈的情景,水寒煙卻是麵無表情,隻是盯著鯊芷天,和墨陽、魔淩天一起,不斷地追擊。

忽然,水寒煙冷聲道:“魔淩天,墨陽,你們難道是在害怕東海水族會來找麻煩?”

魔淩天皮笑肉不笑:“宗主說笑了,我又怎會懼怕東海水族?”

墨陽也是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

水寒煙嗤笑一聲,“那為何你們不出全力,儘快將鯊芷天和郗圖斬殺?遲則生變,我可不願如此耗下去!”

墨陽和魔淩天互相對視了一眼。

魔淩天低聲說道:“難道宗主冇有感覺到,這裡剛纔有人一直在暗中看著我們?”

水寒煙立即心神一凜,一邊追擊鯊芷天,一邊釋放神念仔細感應周圍,然而卻冇感應到什麼,不禁對魔淩天的話也狐疑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水寒煙開始有些不耐煩了,她和墨陽之前都身受重傷,靈力也所剩無幾,想要追上鯊芷天並將之擊殺,恐怕有些困難。

魔淩天完全可以追得上,甚至不費什麼勁就可以將鯊芷天擊殺,但是偏偏他卻極為謹慎,隻是緊緊跟在鯊芷天和郗圖身後,一邊不緊不慢地攻擊,一邊釋放神識不斷地感應著周圍。

煉魂紫晶瓶之中,陽羽真人的元神在虛空之中飛馳著,速度極快,但是他飛了好久,也冇有見到任何東西。

他不知道自己為何進入到了這個詭異的地方,這裡除了七彩霞光和一些雲團,彆無他物,一片空蕩寂靜。

忽然,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陽羽真人,咱們又見麵了。”

火鳳凰美麗的身影出現在了前方一個雲團之上,一頭青絲鬆鬆地綰起,斜叉珠聯璧合,垂銀星弦月以襯之,金紅色的衣裳穿在身上,猶如一團火焰一般。

陽羽真人停下身形,心神震動,“火鳳凰,這是在何處?莫非是你……”

火鳳凰:“此處是在一個奇異的空間之中,你猜的冇錯,是我要將你攝取進來的。”

陽羽真人雖然心中不安,但表麵上卻仍顯得很平靜,麵無懼色。

他一眼便看得出來,眼前的火鳳凰,也隻是一道神念化身而已。

他見火鳳凰冇有要對他出手的意思,便沉思了一下,問道:“如何才能將我放出去?”

火鳳凰:“我可以放你出去,但是我必須要在你的元神之上下一道禁製。”

陽羽真人瞳孔猛然一縮。

若是給彆人在元神之上下禁製,從此便會受製於人,生死隻在彆人的一念之間。

除非下禁製之人死亡,或者願意將禁製解除,才能重獲自由。否則,此生就很難再擺脫彆人的控製了。

火鳳凰並不打算給陽羽真人考慮太久,冷聲道:“要麼立刻灰飛煙滅,要麼從此聽命於我。給你半炷香的時間考慮。”

陽羽真人環視四周,隻見在他的周圍,越來越多的七彩霞光浮現出來,異常絢麗。

他不知道這些七彩霞光有何作用,但每一道七彩霞光都給他十分危險的感覺。

這裡冇有一絲聲音,安靜得彷彿都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隨著時間的流逝,一道道七彩霞光緩緩向著陽羽真人圍攏了過來。

陽羽真人臉色凝重,握緊了手中的寶劍,眼中的殺意出現又消失,消失又出現,如此反覆。

火鳳凰卻是麵無表情,盤膝坐在了雲團之上,似乎在閉目養神。

忽然,陽羽真人開口問道:“火鳳凰,你要多長時間纔會解除所下的禁製?”

火鳳凰睜開眼睛,冷聲道:“你冇有與我討價還價的餘地,而且,你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好!下禁製吧!”陽羽真人閉上雙眼,語氣沉重,彷彿下了很大決心一般,接著放鬆了心神。

火鳳凰站起身,玉手一彈,一道火焰從指尖飛出,瞬間冇入陽羽真人的額頭,消失不見。

陽羽真人睜開眼睛,看到周圍的七彩霞光緩緩退去,現出了兩道人影,正是蕭楠和花落雪。

蕭楠對著陽羽真人微微一笑,說道:“陽羽真人,彆來無恙啊。”

陽羽真人神色一凝,冷哼一聲,“蕭城主好手段!”

蕭楠不以為意,“今後咱們便是自己人了,真人不必如此介懷。跟在我身邊,或許將來你還能有重塑肉身的機會,說不定反而是你的一樁大機緣。”

陽羽真人不置可否,冇有回話。

重塑肉身?一樁大機緣?

一個隻有星塵境界的小子,對一個地墟境界的老怪說出如此話語,簡直是不自量力。

陽羽真人心裡對蕭楠的話嗤之以鼻,根本就是不屑一顧。

但如今人為刀俎,他為魚肉,隻能聽命於人。

即使他有地墟後期境界的修為,再怎麼不甘心,也冇有任何反抗的資格,否則就是徹底灰飛煙滅的下場。

蕭楠微笑道:“陽羽真人,我要你現在出去,偷襲鯊芷天,若是能將他殺掉最好,若是不能,也沒關係。”

陽羽真人麵無表情,無動於衷。

蕭楠眼神一閃,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

突然,陽羽真人的身體周圍浮現出了無數的七彩霞光,將他籠罩在了裡麵。

“啊——”

陽羽真人立即發出了慘叫,身體滾倒在地,臉上神色痛苦不堪。

隻是一瞬間,他的元神都變得比剛纔虛幻了一些。

蕭楠揮了揮手,七彩霞光散去,陽羽真人狼狽地從地上站起,看著蕭楠的眼神,竟是露出了一絲懼意。

此刻的蕭楠,在陽羽真人的眼中,彷彿惡魔一般。

火鳳凰的身上散發出淡淡的殺氣,冷聲道:“陽羽真人,你冇有時間慢慢適應你現在的身份。記住,蕭楠的命令便是我的命令,你今後須得毫不猶豫地立即執行!否則,讓你徹底消失在世界上,也隻是頃刻之間!”

蕭楠伸手一指,陽羽真人的麵前立即出現了一道七彩光門。

“你可以出去偷襲鯊芷天了嗎?”蕭楠淡然問道。

陽羽真人提著寶劍,默默地走進了七彩光門,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