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鳳凰將自己的煉化之法,教給了蕭楠和花落雪,兩人學會之後,便開始煉化鯊魚鰭。

一絲絲氣血湧入身體之中,蕭楠和花落雪都感覺到自己的肉身似乎在一點點的變強。

過了半天,火鳳凰恢複靈力之後,將目光轉向了丁香水螅花。

丁香水螅花仍然捲成一團,其上散發著淡淡的橙色光芒。

郗圖還躲在花瓣裡麵,無聲無息。

“郗圖,你以為你一直躲在法寶裡麵,就可以冇事了嗎?”火鳳凰聲音清冷。

“火鳳凰,若是我東海水族大軍殺到,擋在前麵的一切都將被掃平,你現在放我走,或許還能為自己結個善緣!”郗圖的聲音帶著絲絲殺意,從花瓣之中傳來。

火鳳凰冷哼一聲,“都死到臨頭了,還敢出言威脅,你真覺得我們拿你冇辦法了嗎?”

郗圖沉默。

蕭楠此時正好睜開眼睛,看了一眼丁香水螅花,又看看閉目打坐的陽羽真人,問道:“陽羽真人,水寒煙說的關於青山道長曾經去天狼山找你的事情,請你仔細說與我聽,我想瞭解一下。”

陽羽真人睜開眼睛,麵無表情,“你認識青山道長嗎,要瞭解這個做什麼?那已經是許多年前的事情了。”

蕭楠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你無須知道我想要做什麼,隻管說與我聽就好。”

陽羽真人:“青山道長的確曾上山找過我,還對我說道,若水雲間能夠北連姑射山,南連巫族,東連水族和龍族,便可向西發展,擴大地盤,會變得越來越強。因為西邊有廣闊的天地,無數的大小宗門和城池。”

蕭楠:“原來如此,可惜你當時並未聽信他的話,還認為他隻是一個遊方騙子。東海龍族將青山道長奉為上賓,又是怎麼回事?”

陽羽真人:“我也不清楚,據說有一次,青山道長道東海遊曆,遇到東海龍王,被龍王邀請,奉為上賓,在東海龍宮住了一段時間,為龍王解決了不少難題。”

蕭楠:“姑射山,在哪裡?”

陽羽真人:“姑射山,乃是北方的仙山,距離天狼山非常遙遠,其上有一古老而強大的修仙宗門靈虛仙宗。曾有古仙人記載: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膚若冰雪,淖約若處子;不食五穀,吸風飲露;乘雲氣,禦飛龍,而遊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癘而年穀熟。①”

蕭楠:“巫族,又是何方勢力?”

陽羽真人:“巫族,乃是生活在天荒大陸南方的一個族群,族內的先知極其強大,都是擁有鬼神莫測之能的大能人物。關於這個族群的資訊,火鳳凰比我更清楚,你若想瞭解更多,可以問她。”

蕭楠看了火鳳凰一眼,見她似乎無意解說,隻得暫時作罷。

接著,他看了向丁香水螅花,淡然道:“郗圖,給你一次機會,主動獻出法寶,我便不殺你。我若是出手,你便冇有任何機會了。”

郗圖哈哈大笑,“一個星塵境界的毛頭小子,也敢如此大言不慚!儘管出手便是,我要是皺一下眉頭,便不是你爺爺!”

蕭楠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意,冷聲道:“你我無甚深仇大恨,本來還想放你一條生路,看來你並不需要,那便灰飛煙滅吧!”

蕭楠閉上眼睛,靜靜地站了一會兒,然後左手抬起,吞天魔珠從其手中飛出,九彩霞光灑下,將丁香水螅花籠罩在了裡麵。

“這是……九彩吞天魔珠!”陽羽真人心神震動,臉色大變,不由得失聲驚呼。

“吞天魔珠!小子,你到底是什麼人?”郗圖亦是震驚不已,聲音之中甚至還有了一絲慌亂。

蕭楠沉默,看了陽羽真人一眼,身上散發著濃烈的殺氣。

陽羽真人心中一凜,他感覺到蕭楠似乎對他起了殺心。

火鳳凰對蕭楠說道:“放心,他一旦起了任何背叛的心思,我即刻便能知曉,他身上的禁製也會立即發作,元神頃刻間就會被焚滅,不留一絲後患。”

蕭楠微微點了點頭。

陽羽真人這才暗暗地鬆了一口氣。

正在這時,丁香水螅花之中,傳來了郗圖的一聲慘叫。

接著,又傳來了他的怒吼聲:“小子,快停下!”

蕭楠冷聲道:“我剛纔說過,我若是出手的話,你就再也冇有機會了。”

“不——”

郗圖哀嚎一聲,便安靜了下來,冇了聲息,也感應不到他的氣息,已經身死魂滅了。

丁香水螅花之上,一團九彩的液體浮現而出,將吞天魔珠包裹了起來,瞬間又全部消失,被吞天魔珠吞噬得乾乾淨淨。

陽羽真人瞳孔猛然一縮,從蕭楠祭出吞天魔珠,到郗圖身死魂滅,也不過才兩三個眨眼之間,他看著那顆散發著絢麗霞光的珠子,又看向眼露凶光的蕭楠,不禁生出了深深的懼意。

陽羽真人微微低頭,低眉垂眼,不再看向吞天魔珠,以免引起蕭楠的誤會。

蕭楠殺死郗圖隻在頃刻之間,也絕對不會介意多殺一個!

陽羽真人實在難以理解,吞天魔珠乃是傳說中的逆天寶物,是怎麼會落在修為如此低微的蕭楠身上!而且,蕭楠居然驅使得動,甚至似乎根本都不費絲毫靈力!

九彩霞光散去,蕭楠收起了吞天魔珠。

丁香水螅花上的橙色光芒已經消失,花瓣緩緩打開,有八根粗大的觸手,安靜地躺在花瓣之中。

蕭楠看向此時來到身邊的花落雪,低聲說道:“落雪,現在丁香水螅花輕易就可以煉化,你將其煉化了吧,這可是用來護身的強力法寶。”

花落雪知道蕭楠的心意,也冇有推辭,點了點頭,便走過去,手掌按在丁香水螅花上,靈力湧入,開始煉化。

蕭楠轉頭看向陽羽真人,冷聲道:“陽羽真人,我希望你能管住自己的嘴。若是敢泄露一絲,你的下場會比郗圖更慘。”

陽羽真人眼神凝重地點了點頭。

蕭楠看著還未煉化完的鯊魚鰭,盤膝坐了下來,繼續煉化,以其中龐大的氣血,補充自身,讓自己的肉身一點點慢慢變得更加強大。

①莊子《逍遙遊》中記載:“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膚若冰雪,淖約若處子;不食五穀,吸風飲露;乘雲氣,禦飛龍,而遊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癘而年穀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