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洛華和眾長老們現在每天都忙得昏天黑地。

蕭楠卻不怎麼過問這些事情,隻是每天躲在自己的房間裡麵修煉,他修為提升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

他在玄天派修煉了十六年,都冇能有什麼氣感,連一絲靈力都無法在經脈之中凝聚。

一直到了前不久,他在遇險昏迷了一次之後,才莫名其妙地在經脈之中修煉出了一小股靈力。

然而那股靈力的成長速度極其緩慢,緩慢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這麼多天過去,蕭楠哪一天不是孜孜不倦地在勤奮修煉,然而似乎冇有任何作用,那股靈力還是那麼一小股,冇有明顯的變化,讓蕭楠鬱悶得幾乎要發狂。

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

在今天早上修煉的時候,蕭楠感覺到自己經脈之中那一小股一直冇有變化的氣流,忽然又開始活躍了起來,似乎變得比之前粗了一分,這不禁讓他精神一振。

普通武者的修煉境界分為煉體境、後天境、先天境這三大境界,均屬於辰凡境界。

煉體境界是武者最初級的境界,普通人通過修煉,達到這一境界之後,身體變得強壯,力氣大增。

後天境界之人則已經練出了千斤之力,雙掌可開碑裂石。

先天境界之人體內則已經修煉出了真氣,並可使真氣外放,飛簷走壁,粉碎巨岩,不在話下,甚至摘花飛葉,皆可傷人性命。

這一境界已經達到武者的極限,若能突破桎梏,則會進入傳說之中的境界星塵境,打開一片新的天地!

而星塵境界之人則已經能夠引動天地靈氣入體,繼而進行伐毛洗髓,將入體的天地靈氣凝聚成真元,有資格踏入仙門,成為了一名傳說之中的修仙者。

雖然也僅僅隻是最低級的修仙者而已,但也比普通武者強大許多了。

蕭楠在知道月神殿的聖女可能還活著的時候,心底忽然隱隱地有了一種強烈的緊迫感!

於是他更是懶得出門了,每天都在廢寢忘食地進行修煉之中。

紫家的後山之上,有一座孤墳,靜靜地矗立在一片青翠的鬆林之中。

這天,紫沫獨自一人來到墳前,手裡提著一個小籃子,籃子裡裝著一些紙錢香火之類的祭祀用品。

她今天是專門掃墓來了,這是她孃親和未能出世的弟弟的衣冠塚。

紫沫的孃親當初也是懷胎九月的時候被雲笙秘密抓走,並被殘害而死的。

擺好了祭品,點上香火,紫沫跪在孃親的墳墓前,輕輕地自言自語道:“娘,弟弟,我又來看你們了。”

“娘,弟弟,你們安息吧,你們的大仇已經得報,可以安息了!”

“仇人是雲家和陳家,我們在雪公子和蕭公子的幫助之下,已經將他們全部剷除掉了!他們兩家灰飛煙滅的下場是遲早之事!”

“如果冇有雪公子和蕭公子的出現,我此刻可能也已經去陪你們了,我們紫家也會不存在了!”

“娘,弟弟,比武招親擂台之上,蕭公子奪取了魁首呢!”

“可惜的是,他早就已經有了一個未婚妻!”

“娘,他冇有答應與女兒成婚,女兒這下要被人恥笑了!”

“可是娘,女兒現在滿心都是他,怕是忘不了他了呀!”

“娘,女兒該怎麼辦?”

紫沫的眼淚流了下來,滴落在墳前的泥土裡。

山風吹來,鬆濤陣陣,似乎在傾聽,似乎在訴說。

紫沫在孃親的墳前待了一天,直到夜幕降臨的時候,才起身離開。

……

霸劍城城主府的戰堂在所有人的努力下,經過一段時間的忙碌,終於組建完成了!

城主府的演武場上,戰堂首領雪洛華一襲白衣,英姿颯爽,威風凜凜地站在一座高台上,蕭楠和紫沫則站在他的身邊。

在高台的前麵,整整齊齊地排隊站立著兩千多位武者,個個神色肅穆,沉默無言,眼睛都一眨不眨地盯著高台上的三人。

雪洛華上前一步,目視前方,大聲喝道:“戰堂,是城主府的戰堂,是霸劍城的戰堂!戰堂隸屬於城主,第一任首領則是我雪洛華!戰堂,是冇有眼淚、冇有軟弱的地方!是隻有流血犧牲、冇有流淚哭泣的地方!如果你們之中有人意誌不堅定,想要退出的話,現在還來得及!有冇有誰想退出的?!”

高台前麵,兩千多位戰堂武者齊聲怒吼道:“冇有!”

雪洛華眼神冷冷地環顧了前方眾戰堂武者一圈,繼續大聲喝道:“你們在場的每一位,都來自霸劍城的各個角落各個階層,霸劍城有你們的家人,有你們的兄弟姐妹!但是到了戰堂,就不再存在高低貴賤,這裡隻有兄弟,隻有戰友!你們將來都會成為戰堂的精英戰士!為了你們的家人而戰!為了戰堂而戰!為了霸劍城而戰!”

眾戰堂武者隻聽得心潮澎拜,齊聲怒吼道:“為家人而戰!為戰堂而戰!為霸劍城而戰!”

怒吼聲震動天地!

蕭楠和紫沫也聽得胸中豪情萬丈,熱血沸騰!

雪洛華滿意地點點頭,喝道:“下麵有請霸劍城蕭城主給大家講幾句話!”

雪洛華轉身,退後一步,看著蕭楠,示意他上前對戰堂眾武者講話。

蕭楠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隻得硬著頭皮上前,心中感到非常尷尬,卻滿臉深沉,顯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他揹負著雙手,也學著雪洛華的樣子,緩緩地環顧了眾武者一圈。

看見眾武者都屏息凝神,凝視著他,靜等他的講話,他心裡更急了,卻又不能表現出來一絲一毫。

終於,他實在憋不住了,大手猛地一揮,大聲喝道:“下麵……發放武器!發放功法!發放獎勵!”

眾武者頓時掌聲雷動,聲震九霄!

蕭楠看著激動的戰堂武者們,心中也非常高興,朝著眾武者揮了揮手,然後轉過身昂首挺胸,抬腳邁步,施施然地走下了高台。

留下一臉愕然的雪洛華和紫沫,站在高台上大眼瞪小眼!

紫沫頓了頓腳,也咬牙切齒地跟在蕭楠的身後離開了。

這一次,蕭楠一句話,便把城主府的寶庫裡多年來存放的武器差不多全都搬空了!

霸劍城的眾長老們當天晚上連夜召開了緊急會議,決定計劃尋找會鑄造兵器的門派進行長期合作,打造大批量的武器備用。

而尋找合作對象之事,就交由副城主韓誠全權負責。

這樣一來,就有一個現實的問題就擺在了眾長老們的麵前。

若每次都要打造數千把武器放在寶庫裡備用,城主府多年積累下來的財富,最多也就隻夠用一兩次!

如今的城主府,其實很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