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昏暗的樹林裡,蕭楠三人趴在草叢之中,都早已經累得氣喘籲籲,渾身汗水直流,衣衫都濕透了。

他們也不知道自己已經殺了多少的魚人武士,反正到了後麵都已經殺紅了眼,終於從角鬥場裡逃脫了出來,全身上下都是刀劍之傷,渾身浴血,一路東躲西藏,如喪家之犬一般,遠遠地逃亡到了這裡。

三人也不敢露出身形,怕被追殺的人發現,隻得躲在樹林裡的草叢之中,休息一番等待天黑了再說。

蕭楠已經從身邊的兩個男人口中得知,這裡是一方與外界不太一樣的小天地,時間正好與外界的相反,外麵如果是白天,這裡就是黑夜,外麵如果是黑夜,這裡就是白天。

蕭楠聽了,不禁感歎造物的神奇。

這一方小天地裡麵,主要生活著三個種族,第一就是白天追殺他們的魚人族,第二個是狼人族,最後一個是娜迦族。

這三個種族都各有各的特點。

魚人族有堅硬的鱗片護身,皮糟肉厚,肉身防護最強。

海妖族會釋放強烈的閃電,擅長遠程大範圍攻擊。

狼人族身體強壯,擁有強大的肉身力量,雙爪鋒利堅硬,可擋刀劍,近戰攻擊力最強。

這三個種族同在一方小天地裡生存,但他們之間並冇有能夠和睦相處,反而都十分好戰。

他們各有各的領地,為了爭奪有限的資源用以本族的生存和發展,隨時都可能互相攻伐,紛爭不斷!

三個種族在這一方小天地裡,三足鼎立。

在這裡,強者為尊,弱者隻能淪為毫無價值的犧牲品!

這裡麵也有少數一些人類,大多都是像蕭楠一般,無意之中被傳送進來的。

他們無法找到出去的路,便隻能在這裡三個土著種族的夾縫之中,東躲西藏,艱難地生存。

因為,這一方小天地的三個土著種族都對人類非常敵視,所以有一些不小心被傳送進來的人類,在這裡隻能夾著尾巴做人,躲在無人知道的地方。

否則一旦被這些異族抓到,最後都隻有死亡的下場!

跟在蕭楠身邊一起逃出來的兩個人,都是姓路,一個叫路嚴,一個叫路章。

兩人本是一對兄弟,修為都已經有了武者先天初期的境界,也是無意之中被傳送進來之後,被魚人族抓住的,最後成為了魚人族的玩物,差點就在角鬥場裡被迫兄弟相殘,最後也會是死路一條。

三人都已經簡單處理了自己身上的傷,他們看起來雖然身上到處都是血,但實際所受的傷都不是致命傷,畢竟他們之中有兩位先天初期境界的武者,加上一位星塵境界的修仙者。

即使白天的時候,他們已經被數百名魚人武者團團圍住廝殺,但他們仍然奮力衝殺,逃脫了出來。

“你們會說他們的語言碼?”蕭楠輕聲問道。

路嚴和路章都搖了搖頭。

路嚴說道:“我們不會說他們的語言,也聽不懂。但魚人族、狼人族、海妖族都會說人族的語言,這是一個已經在這裡不幸被魚人族殺死的前輩告訴我們的。”

蕭楠聽了,便不再說話,一直安靜躲在草叢裡麵,眼睛露出了沉思之色,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當夜幕降臨的時候,蕭楠三人看到周圍已經很久冇有什麼動靜了,才悄無聲息地草叢裡鑽了出來。

路家兩兄弟建議往遠離魚人族的方向離開,好躲開魚人武士的搜捕追殺,那些魚人武者太多了!

蕭楠卻咬牙切齒地說道:“我今天差點就死在了這些魚人怪物的手裡,豈能就這樣離去?我喜歡現仇現報,現在就想要潛回去殺一通,以報此仇!”

路家兩兄弟一愣,看著一臉殺氣的蕭楠,都覺得他的膽子太大了,還敢想著再殺回去,誰知道再來一次,他們還能不能再次活著出來!

蕭楠看著路嚴路章兩兄弟,淡然說道:“你們是否願意跟我再去殺一次,給這些魚怪異族一點深刻的教訓?”

路家兩兄弟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一抹決絕之意。

路嚴說道:“好!左右都是出不去,與其憋屈地東躲西藏,還不如去殺他個痛快!”

蕭楠的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了一絲笑容。

魚人族的領地是在一處巨大的盆地裡,盆地中央有一座寬廣的淡水湖,沿著淡水湖邊,有許多魚人族的村落,還有一座小城池。

一片樹林裡,蕭楠三人隱藏再黑暗之中,看著水湖邊一簇簇的燈火,那就是魚人族的村落了。再往深處看去,哪裡有一大片的燈火,就是蕭楠三人白天逃出來的那座小城池了。

蕭楠手裡冇有趁手的武器,他被傳送道這一方小世界的時候,程欣婷的那根長鞭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消失不見了,或者已經被傳送到了其他的地方,並冇有隨他一起。

路家兩兄弟則各自手裡握著一把長刀,是從魚人武士的手裡搶來的。

在這一方小天地生活的三個異族,因為常年互相征伐,所以他們崇尚武力,不論男女老少,人人皆是武士,全民皆兵。

每一個村落都有一兩隊巡邏的魚人武者,那座小城池裡,巡邏的魚人武者更多,蕭楠今晚的目標就是他們。

終於,一隊巡邏的魚人武者緩緩地走了過來,一共有十個魚人。

等他們走過樹林旁邊時,路家兄弟二人就像是兩條幽靈一般從樹林之中猛然鑽了出來。

魚人武者前方,路嚴擋住了去路,後方則是路章攔住了退路。兩人都冇有絲毫猶豫,揮舞著長刀就魚人殺進了魚人武者的隊伍之中!

魚人武者的隊伍頓時分開,五名魚人武者圍住了路嚴,另外五名則圍住了路章。

一場戰鬥就此爆發。

刀光劍影之中,有一道殘影閃過,蕭楠突然出現在了一個魚人武者的身後,隨即雙手迅速抓住魚人的頭,在他還冇有反應過來之前,猛然用力一扭。

“哢嚓!”

被蕭楠抓住了頭扭斷脖頸的魚人武者立刻軟倒在地,氣絕身亡!

蕭楠一閃身,又化成一道殘影,瞬間抓住了身邊另一名魚人武者的頭,再次猛力一扭!

又一位魚人武者身死!

這是一場單方麵的屠殺!而且,這場屠殺很快便結束了。

十名魚人武者的巡邏小隊全部身死,被蕭楠和路家兄弟將他們身上都搜尋了一番,隻搜到了一些魚人吃的乾糧,並冇發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隨即他們便將那些魚人武者的屍體都丟進了樹林之中,然後繼續向下一個村落悄悄潛去。

黑夜之中,魚人族的領地裡麵,越來越多的魚人族村落被蕭楠三人光顧,終於有魚人發現了村裡巡邏的武者莫名失蹤的事情,魚人族特有的警報聲隨即響起。

接著許多村莊也都發現了,這一晚上,魚人族村落的警報聲就這樣此起彼伏,不斷地響起,引起了所有魚人的高度警惕,甚至還以為是狼人族或者海妖族來進行偷襲了!

就在天快矇矇亮的時候,奔襲了一夜的蕭楠三人終於悄悄地退出了魚人族的領地。

他們在一座荒無人煙的山穀之中,找到了一個隱蔽的山洞,在山洞裡分吃了一些從魚人族那裡得來的食物,便都開始休息了。

而在這一方天地之外,則是夜幕已經開始降臨了。

霸劍城城主府中,花落雪和紫沫一起來到了蕭楠的房間之外,卻仍然還冇有見到他回來,上午的時候她們已經來找過一次了。

她們不知道蕭楠去了哪裡,已經一天不見人了,詢問城主府裡的下人,也冇有人知道。

距離六城秋獵的時間越來越近了,她們今天是想來尋找蕭楠,商量一下,何時啟程前往天狼山,參加三年一度的六城秋獵!

這對霸劍城來說,是當前最重要的事情了。

誰知道,這個時候的霸劍城城主蕭楠卻失蹤了,不見人影!

她們卻哪裡得知,蕭楠此刻正在一個與世隔絕的小天地裡,每時每刻都處於被異族殺死的危險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