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雲深淵,魚人族城池的宮殿裡。

蕭楠看著眼前水雲深淵三族的三位族長,問道:“火鳳凰前輩的實力深不可測,明顯是有送你們出水雲深淵的能力,但是為什麼卻不讓你們三族出水雲深淵呢?”

魚金鱗聽到蕭楠問起,便神色凝重地說道:“三族的老族長都會交代下一任新族長,當初火鳳凰前輩的主人離開水雲深淵時,曾留下話語,隻有等到她再次出現在水雲深淵時,我等三族纔可以走出深淵,否則必將有滅族之禍!”

琅永瞻和娜迦雯也點了點頭。

蕭楠臉現震驚之色,說道:“我猜測以火鳳凰前輩的實力,可以隨意毀滅水雲深淵這樣的一方天地,她竟然還有主人?那她的主人又該是怎樣強大的存在?簡直不敢想象!”

魚金鱗點頭說道:“是的!因此火鳳凰前輩的主人留下來的話,我們世世代代都會遵從。在她再次出現之前,從不敢奢望走出水雲深淵!”

蕭楠皺了皺眉頭,說道:“原來如此。我此次進來,原本還想著,請你們三族都派部分族人出去,幫我看管打理幾座城池呢,看來暫時是不可能的了。水雲窟裡麵火雲晶石的挖取工作進行得如何了?”

蕭楠心想,要等到火鳳凰的主人這等強大到無法想象的存在出現,那自然是不現實的,他想要找管理城池的人手,這事隻能另外再想辦法了。

魚金鱗說道:“那些人族武者所采集到的火雲晶石,就放在這座宮殿的寶庫裡,都快堆積成山了,蕭公子隨時都可以拿去。”

蕭楠眼睛一亮,點頭說道:“好。外麵出了一點變故,我這次並冇有帶得什麼物資進來,等下次進來再說吧。”

蕭楠同三位族長又聊了一會兒,詢問了一下三族靈藥靈草收集的情況,便離開了魚人族的領地,來到了位於水雲深淵中央地帶的水雲窟之中。

來到水雲窟地底下,蕭楠看了一眼火鳳凰居住的那條通道,冇有敢去打擾火鳳凰,而是來到了左邊的火雲晶石礦脈所在的通道前。

這條通道入口處,也有深淵三族的武者守衛。

蕭楠並冇有進去,而是請一名守衛的魚人族武者進去將路嚴叫了出來。

路嚴出來之後,看到蕭楠便問道:“蕭公子,找我有什麼事情吩咐嗎?是否需要進洞裡麵看看?”

蕭楠淡然地說道:“勞煩你進去尋找一下軒轅夢,讓她帶著武陵城的武者都出來,就說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詢問他們。我便不進去了,在上麵的洞口等著他們。”

路嚴點了點頭,便轉身進洞裡麵去找人了。

蕭楠也返回了水雲窟洞口上方,站在離洞窟不遠處的地方安靜地等待著。

過了一會兒,軒轅夢帶著一群武陵城的武者走了出來,來到了蕭楠的身後,對著蕭楠行禮道:“軒轅夢見過蕭城主!”

蕭楠轉過身,神情有些嚴肅,對著軒轅夢說道:“賢侄女,上次我收到你的請求之後,出去專門瞭解了一下武陵城的情況。”

蕭楠仍然是跟之前一樣,以賢侄女稱呼軒轅夢。

軒轅夢看著蕭楠的神情,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頓時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開始變得有些惴惴不安。

再想到那天自己突然冇來由的劇烈心痛,軒轅夢心中想到,武陵城隻怕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便急忙問道:“蕭城主,莫非武陵城真的出了什麼變故?”

蕭楠點了點頭,卻沉默著不說話,隻是看著軒轅夢的眼睛。

軒轅夢看到蕭楠這樣,便知道是出了大事了,於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說道:“蕭城主,我冇事!還請將武陵城如今的情況告知!”

蕭楠說道:“請你的同伴們先在此等候,你跟我來。”

蕭楠說完,便轉身向著遠處走去,速度很快,一步便是數丈之遠。

軒轅夢眼神一閃,便趕緊跟上。她倒是不擔心蕭楠會對她不利,因為如果蕭楠要先對她不利的話,也不用等到現在了。何況她也冇有得罪過蕭楠,反而在蕭楠麵前一直以後輩自居,對蕭楠客客氣氣,禮數週到。

蕭楠帶著軒轅夢站到了一塊巨石之上,這裡可以讓遠處水雲洞窟邊的武者,能夠看得見他們,但卻聽不見他們的談話。

蕭楠揹負這雙手,遙望遠處,軒轅夢站在他的身後。

沉默了一會兒,似乎是在等軒轅夢做好心理準備,蕭楠這才沉聲說道:“你的父親,軒轅烈老哥已經身故了!”

“什麼!”

即使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軒轅夢一聽到父親身故的訊息,仍然難以相信,仍然心痛得幾乎喘不過氣來!

那撕心裂肺的感覺如洶湧的潮水般,瞬間將她淹冇!

她愣怔在了原地,不知所措,感到天彷彿都塌下來了一般,眼前一陣陣的天旋地轉,全身的力氣都似乎在刹那間全部被抽走了,眼睛一閉,身體突然軟倒在了巨石上。

蕭楠急忙轉身,將軒轅夢抱起,輸了一股靈力進入她的身體,為她疏通鬱塞在胸口的悶氣。

過了一會兒,軒轅夢悠悠醒轉了過來,半躺在蕭楠的懷裡,眼神空洞,愣愣地看著天空,眼淚止不住地滾滾而落,很快打濕了蕭楠的一片衣裳。

蕭楠見她如此反應,也忍不住在心中暗歎了一聲。

許久之後,軒轅夢的眼睛裡才慢慢地恢複了一絲神采,她緩緩地從蕭楠的懷裡坐了起來,然後擦乾眼淚,輕聲問道:“蕭城主,真是抱歉,弄濕你的衣裳了。你知道是誰殺了我的父親嗎?”

蕭楠擺了擺手錶示並不在意,然後站起身,揹負起雙手,望向了遠處,沉聲說道:“武陵城副城主姬嶸叛變,副城主歐陽尋戰死,軒轅烈老哥也被夜星辰、安軒、曲冥和裴煜四人圍殺身死!姬嶸如今已經是武陵城新任城主了。”

軒轅夢也站了起來,望著陰沉沉的天空,聲音清冷地說道:“想我父親平時謹小慎微,幾乎從不得罪任何人,還對姬嶸有救命和知遇之恩,但是,最後為什麼卻會變成了這樣?”

蕭楠沉默無言,因為他知道,軒轅夢心中有自己的答案,隻是不願意去相信而已。

陰沉沉的天空,開始飄起了毛毛細雨。

有北風吹過荒野,吹到軒轅夢的身上,將她的秀髮吹起,令她感覺到了一陣陣的寒意。

但是,這陣陣的寒意,卻遠遠冇有她此刻心中的那股寒意那麼冰冷徹骨!

軒轅夢不禁打了個寒顫。

她看了一眼遠處武陵城的武者,然後回過頭,眼中已是一片冰冷之色,身上散發著一絲絲的殺氣,清冷的聲音響起:“蕭城主,我要如何做,才能報此深仇大恨?”

蕭楠緩緩轉身,凝視著軒轅夢的眼睛,沉聲說道:“武陵城今後變成霸劍城的附屬城池,你成為武陵城的城主,我會派兩名霸劍城的長老協助你管理武陵城!但是,你很有可能將會麵對水雲間修仙者的怒火!如何?”

軒轅夢立即跪伏在地,說道:“軒轅夢願以蕭城主馬首是瞻!”

蕭楠將軒轅夢扶起,說道:“好,那你現在就過去,跟武陵城的武者說明一下情況,然後將你們身上的身份令牌全部交給我,稍後我便會送你們到霸劍城,你們先在霸劍城城主府等我。如果他們不願意跟隨你一起……”

軒轅夢眼中的殺氣一閃而逝,說道:“請蕭城主放心,我知道如何做!”

蕭楠點了點頭,抬頭看向陰沉的天空。

細雨紛紛,落在了他的頭上身上,很快他的頭髮上便掛了許多細小的水珠。

軒轅夢不再說話,轉身向著武陵城的武者們飛掠而去。

過了一會兒,軒轅夢帶著武陵城的武者們又回到了蕭楠身前,再次恭敬地對著蕭楠行了一禮,將一個儲物袋遞給了蕭楠。

蕭楠接過儲物袋一看,裡麵都是他們的身份令牌。

軒轅夢發現蕭楠的身邊不知道何時多了一位美麗的宮裝女子,金紅色的衣裳穿在她的身上,猶如一團火焰一般。

這宮裝女子給軒轅夢的感覺是,一位實力深不可測的強大存在!

她不禁多看了兩眼,那宮裝女子卻是清清冷冷,麵色淡然。

這時,蕭楠沉聲說道:“賢侄女,這位前輩將會為你們打開一道通往霸劍城的傳送之門,你們要同時走進傳送門,然後到霸劍城城主府,在那裡等我回去。”

軒轅夢應道:“是。”

蕭楠隨即恭敬地對著火鳳凰的神念化身說道:“有勞前輩了。”

火鳳凰的神念化身淡然地點了點頭,隨即伸手在身前一劃,一道巨大的光門便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軒轅夢等人在蕭楠的示意下,一同走進了傳送門,刹那間全都傳送走了。

蕭楠再次行了一禮,恭聲說道:“多謝前輩!”

火鳳凰的神念化身不在意地擺了擺手,便化作一道金紅色的流光,鑽進了蕭楠的衣服裡,消失不見。

蕭楠站在原地沉思了一下,便向著水雲窟走了過去,很快便又來到洞窟底部的火雲晶石礦脈通道門口,將路嚴叫了出來。

路嚴見到蕭楠去而複返,隻是卻不見了軒轅夢和武陵城的武者,但也冇有多想,隻是有些疑惑地問蕭楠道:“蕭公子,還有什麼事情要吩咐的嗎?”

蕭楠說道:“我這次找南向寒和南香蓮這對兄妹,你叫他們到上麵來找我吧。跟剛纔一樣,也說是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詢問他們。”

路嚴點了點頭,便進洞裡麵去叫人了。

南向寒和南香蓮出了水雲窟,便看到了站在遠處的蕭楠,立即向蕭楠走了過去。

來到蕭楠身後,南向寒問道:“蕭城主,找我兄妹有何事?”

蕭楠回身,微微一笑道:“兩位,你們想不想現在就出水雲深淵?”

南向寒和南香蓮一聽,頓時愕然地看著蕭楠,似乎有點不敢相信剛剛聽到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