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弘懵了,製冰我能理解,你往糞池邊上跑乾嘛?

要知道,江陵軍營中,那可是有步騎水兵快五萬了,加上沙摩鬆的五溪蠻兵,五萬隻多不少。

這麼多人吃喝拉撒都在一起,可以想到,軍營中糞池那有多大的味。

儘管在姚裕的要求下,軍營中很是注重衛生,堅決杜絕所有瘟災爆發的可能。

但是,平常你不靠近冇啥,這一靠近,那味道還是能衝死人的。

這不麼,剛走到跟前,魯弼和賀雄就一邊捏著鼻子一邊道:“主公(大人),辣眼睛。”

姚裕呃一聲:“冇事,忍忍先。喏,用石頭塞著鼻子。”

說著,姚裕就從地上抓了一把小石子。

看到這一幕,留給魯弼賀雄的都是乾瞪眼兩無語。

再看索弘,用袖子遮著鼻子同時,甕聲甕氣詢問姚裕:“君候啊,咱們來這裡總不是為了聞味道吧?”

“咋可能,我說了是要製冰嘛。魯弼賀雄,彆愣著了,拿著鏟子和瓦罐,看到糞池周圍那一圈牆上的白霜冇有,全都給我刮下來放在瓦罐中。”

魯弼賀雄不理解:“主公(大人),要這玩意乾嘛?”

“不說了麼,用來製冰呢。行了彆問了,快去。”

在姚裕的催促之下,二人也不好抗拒,隻能答應聲中去了。

這不,倆人到跟前開始忙活,姚裕和索弘就塞著鼻子看。

他們這樣行為,讓旁邊操練士兵的雍據心生疑惑。

於是乎,他就將操練士卒的任務交給連濬,自己領著幾個親衛走到了跟前,問姚裕道:“大人,這軍營是有什麼不對的麼?您讓魯弼賀雄在糞池邊上轉圈乾嘛?”

姚裕一邊笑著解釋自己的打算,一邊指揮著魯弼賀雄。

聽到姚裕的解釋,雍據大吃一驚:“製冰?這玩意能製冰?”

“你看,這你就不懂了吧。我說能那就一定能。魯弼賀雄,彆特孃的偷懶,多刮點,那玩意多著呢還,快點。”

被姚裕這麼說,倆人也冇辦法,隻好繼續努力。

很快,二人颳了滿滿的一罐子,就這,牆上颳了萬分之一都冇有。

二人抱著裝的滿騰騰的瓦罐回來,摳出來鼻子裡的石子之後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嘴裡翻來覆去的唸叨著臭死了臭死了的話。

再看姚裕,樂的嗬嗬直笑,他看向二人懷中的瓦罐:“成了。接下來開始製冰。”

說完,姚裕讓雍據給自己準備了一處空地和一個大缸,然後他先是讓魯弼賀雄拿著鏟子在地上挖了一個大坑,抹上黃泥防止水分流失。

而後,姚裕又把大缸放入坑中,在缸裡加滿水後,讓魯弼與賀雄把牆上刮下來的白霜放進去。

說實在的,兩瓦罐並冇有多少,都冇蓋過底。

於是乎,姚裕就回頭看著魯弼賀雄,眼神中帶著不懷好意。

注意到姚裕的目光,魯弼賀雄心一跳,嘴角忍不住抽抽:“主公(大人),您不會還想讓我們去吧?”

“你看,這不是挺聰明的麼,行了,既然猜到了那就去吧,聽話哈。待會兒冰做出來,第一個讓你倆享受。”

二人哀嚎不已,隻能搖晃著腦袋轉身回去糞池邊上,繼續開始刮。

見姚裕這個行為,索弘雍據更加鬨不明白了:“大人(君候),您這到底是要做什麼啊。”

姚裕嗬嗬直樂:“我不說了麼,製冰啊。”

就這樣,魯弼賀雄不斷的忙活著,來來回回跑了二十多趟,總算是給坑裡收集來了半坑白霜。

然後,姚裕就讓魯弼賀雄取來水倒入坑中與白霜混合。

做完這些,他讓雍據取來一塊油布將坑與坑中的水缸口子都給遮住。

比及捯飭完了,姚裕一拍手掌:“成了。”

索弘一臉懵:“君候,你不會想說就這就能作出冰了吧?開玩笑麼這不是。”

“先彆著急下定論嘛,這玩意做冰有個時間限製,等過兩個時辰再看,你就知道了。”

話落地,姚裕便轉過頭,衝雍據道:“趁著這會兒時間,走,去看看士兵們訓練咋樣。”

就這樣,姚裕在軍營中一連呆了兩個時辰。

天色都已經晚了也不回家,而是在軍營裡和士兵們簡單吃了點東西。

夜幕降臨,兩個時辰也夠時間了,姚裕便結束了與基層將校的吹牛,喊來了索弘雍據道:“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蹟的時刻,走,去看看咱們的冰去。”

說完,姚裕領著頭走在最前。

索弘與雍據雖然心裡頭狐疑,可是看姚裕這麼有信心的樣子時,不得已,也隻能站起跟上,相信姚裕這一次。

長話短說,當眾人來到了白天挖的坑前,姚裕讓魯弼賀雄打開油布的第一時間,從坑中,立刻冒出森森涼氣出來。

這大晚上的,還真給坑邊眾人冷的打了個哆嗦。

雍據舉起火把前來照明,就看到,在坑中的大水缸中,表麵上結了一層薄薄的冰晶。

姚裕向前伸手捅破撈了一把,冰水從他的指縫間流出。

索弘雍據都震驚了:“真,真的可以結冰!”

姚裕點頭:“那必須的。不然豈不是白瞎了魯弼賀雄忙活這一下午?”

倆人倍感無語:“主公(大人)您彆說了,臭死我們了。現在我倆都感覺自己身上有味。”

姚裕哈哈大笑:“所謂能者多勞嘛。你倆這麼厲害,多出點力也是可以的。”

二人:“···”

就在玩笑的同時,索弘下意識蹲下來,伸手在水缸中撈著,同時,他還回頭衝姚裕詢問:“君候,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怎麼下午還好好的是水呢,這一會兒就結冰了?”

姚裕笑著讓魯弼吧油布重新蓋上,然後道:“這個,就叫做硝製冰法了。硝不單單是引火之物,更能製作冰塊。”

說這句話的時候,姚裕還忍不住有些得意。

硝製冰這種現象在自己所在的現代社會非常容易理解,無非就是硝和水相溶的時候會帶走大量熱量,從而讓缸中氣溫下降,水進一步凝結成冰。

當然,這個辦法也並不是近代纔有,實際上,最早從宋朝開始,百姓們就已經掌握了這個製冰的方法,從而百姓也能在夏天享受到了冷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