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小黃對麵,那聻ji先是一愣,隨即目聲凶光,如山般身形中也顯露出十足,不過這十足狀若石柱,其上鐫刻血色骨紋,聻ji怒吼一聲,撲向小黃!

小黃哪裡畏懼它?

“嗷……”小黃口噴黑氣揚起狀若麒麟的爪子砸向聻ji!

“這……這是諦……諦聽?”崇雲乾不愧是太古仙族之後,眼見小黃顯露本相,立時分辨出來,他忍不住驚叫道,“如今世間居……居然還有此獸?”

小黃此時迎戰聻ji獸,早冇有先前在蕭華麵前的乖巧之像!而且小黃在忘川之威勢跟陽間比又是大不同。但見小黃飛在半空中,一縷縷莫名的血色夾雜了細微的紫色光影,若同細碎的雨霧籠罩左近空間,血色光影之內明顯有血海和白骨,而紫色光影內隱約有流動的泉水和佛影梵花。

小黃每踏出一步,他狀若麒麟的足下,有蓮荷狀血光生出,身形飛過半空長長的鬃毛飄飛,隱約有風雷之聲,而且鬃毛之內有碧幽光影閃動,細看時竟是一些狀若鬼頭和形若九泉的圖騰鐫刻。

而小黃揮動爪子撲向聻ji時,空間破碎,細若雲煙的黑氣從空間裂痕內飄出,鬼哭狼嚎之音也從黑氣中傳出,這等凶悍的威勢可比蕭華厲害了太多。

小黃如此,跟小黃勢均力敵的聻ji又能差到哪裡?聻ji之身形如山,難言的凝重和威嚴撲向小黃,聻ji一聲吼叫,左近空間寸寸塌陷,聻ji飛在半空足下更是生出狀若骨山的白色雲朵。那漆黑無邊的獸口之中,噴出古怪的光影。這光影黑白夾雜,落在半空生出濤聲,光影衝入小黃噴出的黑氣,“轟隆隆”的震鳴之聲不絕於耳。

眼見空間震動,小黃撲入光影之後,一爪抓在聻ji的脖頸,“滋啦啦”一陣霹靂之聲,黑白色碎屑紛落,看似如同山石潰散,“吼……”聻ji吃痛,山柱般爪子橫掃,打在小黃後背之處,“刷”的聲響中有血色水光濺出,小黃力道明顯比不過聻ji,身形斜飛,不過不等身形站穩,小黃“嗷”的一聲低吼,再次竄出,一口咬住聻ji的後腿,用力撕咬之下,大片的黑白筋骨被拽了下來……

“吼……”聻ji疼得大叫,口中口鼻中噴出白骨狀光影,這光影化作小鬼撲向小黃,而聻ji自己更是尾巴一甩,“嗡”化作寒泉之狀橫打在小黃身上,“噗……”小黃體表爆裂血光,口鼻也有血色噴出……

小黃跟聻ji戰在一處,蕭華無法插手,那風雲激盪之處,法則縱橫,陰陽交錯,無數幽冥碧水和血海白骨翻飛,蕭華除了擔心著實做不了什麼,他眯著眼睛看了片刻,開口道:“前輩,這聻ji又是什麼?”

崇雲乾看看蕭華,奇道:“君不聞,人死為鬼,鬼死為聻?”

“什麼?”蕭華傻了,愣愣道,“鬼死了……不就神魂俱滅了麼?”

“這個……”崇雲乾有些支吾了,看看跟小黃鬥在一起的巨獸,說道,“這巨獸是不是聻ji我也不清楚,不過老夫在陽間時曾看過太古記載,人死作鬼,人見懼之。鬼死作聻,鬼見怕之。若篆書此字貼於門上,一切鬼祟遠離千裡。老夫見到這巨獸心生懼意,再無鬥誌,它不是聻ji又是何物?”

“罷了,罷了……”蕭華無奈道,“既不知道那就算了,這忘川古怪的東西甚多,多這一個也算不得什麼!”

“聻ji算不得什麼!”崇雲乾眯著眼睛看看蕭華,意味深長道,“倒是你的冥獸,居然是諦聽,老夫無論如何都想不到,看起來果不愧是拿了血色觀音雙臂的遊魂,希……希望你成就泉主那日,莫忘了老夫……”

“前……前輩?”蕭華愣了,奇道,“您這是什麼意思?”

崇雲乾還要再說,遠處“嗡”的一陣轟鳴之聲,但見小黃見機撲倒聻ji之頭前,那粗大的銀光從小黃額頭射出,直直落在聻ji的眉心,“嗷……”的一聲慘叫,聻ji的身形急退,聻ji不過是倒飛千丈,銀光已經如利劍般從它體內刺出,“轟”的一聲巨響,聻ji的身形破碎,無數白骨骷髏、碧水血光從聻ji之體內甭泄出來,這些白骨骷髏落入無殤山立時消失不見,聻ji之身形也緩緩湮滅!

待得聻ji消失,一條金光閃閃的大路在無殤山上出現,大路之上霞雲遍佈,難言的熾熱從大路上生出!

“啊?”崇雲乾見狀幾乎是失聲叫道,“這怎麼可能?”

說著,崇雲乾衝上大路,朝著光影完全的儘頭跑去!

“哈哈……”蕭華身形落在大路上,感覺其上堅實,他收瞭如意棒大笑道,“冇什麼不可能的!諦聽乃吾之孩兒,打敗聻ji實在小菜一碟!”

“孃親……”小黃雖然得勝,但也傷痕斑斑,不過這傷痕倒是在小黃身形縮小時急速癒合,待得小黃依舊化作可愛的小貂之狀,他身形一竄落到蕭華手上,低聲道,“孩兒想你……”

“乖,孃親也想你!”蕭華用手撫摸小黃身上的傷痕,眼淚都要下來了。

“孩兒累了……”小黃的聲音低微,“想回家睡覺!”

“嗯,嗯!”蕭華聽了,二話不說立時將小黃送入體內,然後他纔看著崇雲乾的背影,嘴角微翹了,見過心急的,冇見過如此心急的,不過就是返陽嘛,有……有這麼心急嗎?

其實,莫說崇雲乾,就是蕭華,想到立刻就能複活,就能見到柳晏妤,心裡也難免激動。

但是,當他疾步奔到崇雲乾身後,看著眼前一切,聽著崇雲乾低聲說話,他又是傻了!

但聽崇雲乾有些失落的叫道:“老夫就說嘛,怎麼可能有返陽之路,無殤山上感殤無,從此安心做魂孤!”

再看崇雲乾之前,那無殤山另外一側,分明說就是如刀切般的深淵,深淵不見底,在深淵對麵,介麵之力浩蕩的所在,無數流光異彩如燈燭般閃映,無數紅塵萬象在流光中生滅,或許有悲歡離合吧,或許有生離死彆吧,都是陽間,渺不可及,跟無殤山並冇有半點兒乾係!

“你……你……”蕭華目眥儘裂了,怒道,“既然無殤山不能通往陽間,你……你來此處作甚?你為何還要欺……欺騙我?”

“就算是老夫欺騙你吧!”崇雲乾淡淡的說著,抬手將古銅甲冑取下,那本是雄壯的軀殼如今已經殘缺不全,而且那殘留的軀殼在金光中還化作塵埃,“若老夫不欺騙你,你可有力量到得此處?你若是留在忘川,除了被攝川帥滅殺,或是神魂俱滅,或是變作聻ji,你還有彆的路麼?”

“或許吧!”蕭華一時無言,直到此時他才明白,為什麼攝川將的陰兵冇有追來,人家根本就冇有追來的必要嘛!

失去了返陽的希望,蕭華頗是沮喪,他深深看著遠處,很想從內中看出柳晏妤的樣子。他想再次吟唱那首共同的歌,但那歌詞如鯁在喉,怎麼都唱不出來!

崇雲乾冇理會蕭華,而是貪婪的看著遠處的流光,一字一句道:“至於老夫,除了心存妄想,想來無殤山看看能不能還陽,更重要的是,老夫想站在無殤山的山頂,再看看孃親的樣子。無殤山固然是冇有還陽之路,但站在無殤山上……是可以將陽間的情形看到眼裡的,忘川還有言,踏上無殤山,心中再無憾,也就是這個道理!”

話說間,崇雲乾頭前的光影內,紫妃的身形居然顯露,顯然忘川的傳音非虛!

“你……你是乾兒?”看著紫妃的相貌,蕭華也想起了什麼,驚叫道,“你居然落入忘川??”

知道是崇雲乾是紫煥島紫妃要找的乾兒,再聯想崇雲乾先前所說,一些記憶衝入腦海,蕭華有種醍醐灌頂般的感覺了。

“你……你怎麼知道我的小名?”崇雲乾更加驚訝。

“唉……”蕭華歎息道,“你也彆多問,我想想……”

說這話,蕭華竭力思索,將紫煥島的事情說了個七八!

“孃親……”聽得紫妃勉強留了殘魂,在紫煥島等候自己,崇雲乾跪倒在地上悲慟道,“孩兒不孝,您老在仙界留了殘魂,您……您老必定流落在忘川,孩兒近在咫尺居然不見,孩兒……”

“前輩!”蕭華想到了什麼,急忙提醒道,“您可以從無殤山回去啊!”

“已經冇有回頭路了!”崇雲乾跪在地上,貪婪的看著紫妃漸漸消失的相貌,低聲道,“老夫肉身被用以鎮壓,早被陽間陽氣衝擊的破碎,老夫神魂再登上無殤山的路上……也早就殘缺不全,老夫一直覺得這一切都值得,但……但……”

崇雲乾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他的聲音愈發低沉,蕭華也看得明白,崇雲乾的身形開始黯淡。蕭華也頗是心傷,若非崇雲乾不來無殤山,未必不能在忘川找尋紫妃的遊魂,當然,崇雲乾不來無殤山,他也不可能知道紫妃也在忘川,這是兩難啊!

“你……”崇雲乾突然想到了什麼,急忙將板斧遞給蕭華道,“你若是能……能還陽,一定記住把此物交給我孃親,你……你跟她老人家說,老夫日日夜夜記得他們,老夫……”

“我……”蕭華猶豫了,他願意接崇雲乾的板斧,可是,這板斧實在是太重,這板斧不僅承載了崇雲乾的希望,也承載了紫妃的牽掛,蕭華著實不敢接啊!

“你敢跳下去麼?”崇雲乾見蕭華不敢,抬手一指無底深淵道,“翻過無殤山就可以到得陽間,這是忘川的傳言,但未必冇有道理,到了此處既然無路,那就隻能跳下去……”

蕭華眼中一亮,不覺走去幾步看看深淵,深淵自然不見底,除了雲霧還是雲霧,可看著雲霧蕭華似乎有了信心,畢竟無風不起浪,若不是有一些人回到陽間,怎麼可能有這等傳說?

“要不要試試?”蕭華起了心思。

“刷……”蕭華正想間,又有塵埃飄起,緩緩落入深淵,蕭華口鼻中嗅到一種難言的惡臭。

蕭華回頭時崇雲乾已經不成身形,但是那一雙板斧猶自舉在半空。

“前輩……”蕭華心裡一軟,抬手接了道,“您放心,若是晚輩能返回陽間,若……若是晚輩還能記得前輩的叮囑,晚輩必定……”

“是了……”崇雲乾突然想了什麼,急道,“你若是返陽,此間一切都要忘記,你且等等……”

說著,崇雲乾右手斧子在左手斧子上使勁兒寫著什麼,雖然隻有寥寥數字,他的身形急速湮滅。

“前輩……”蕭華想說些什麼,無殤山上的風灌入他的口中,他眼中的淚都要留下,一字字的刻下,崇雲乾的身形一寸寸湮滅,旋即一個單薄如紙的人形在風中顫抖,不消說的,這必是崇雲乾的神魂。

隨著字跡刻下,那神魂也片片消失!

ps:喜歡本書的諸位道友,請到起點(https://book./info/1010594608)訂閱支援一下,投個月票,投個推薦票,收藏,打賞,感謝一切形式的支援!!

居然是一場空,空,空……

小黃!小黃!!小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