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條命……”

殺掉了宇文無敵之後,薑淩天輕聲呢喃道。

仙門關內,早已被這一幕震撼的無以複加的眾人,還冇有回過神來,也聽不明白薑淩天這話的意思。

不過隨同薑淩天來到仙門關的羽化仙宗門人,還有淩天道盟中人自然是聽得懂。

羽化仙宗的弟子們,眼角直抽抽。

該說不說,這位天尊,果然是夠狠的~

而淩天道盟這一邊,眾人則是滿臉的振奮。

這纔是他們的大帝!

要乾就乾!絕不拖泥帶水!

什麼宇文家,就算是有天尊也不行!

與此同時,東方宇來到了薑淩天的身邊。

天邊還有一道身影急速飛來,幾個閃身間,就出現在了薑淩天的麵前。

這是一位身著華服,國字臉的中年男子,看起來不怒自威,貴氣無比。

這男子的出現,倒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長生秦家!”

“是秦家的家主秦嚴。”

“嘶,秦嚴在這個時候出現,他是要?”

眾目睽睽之下,秦嚴的臉上顯出了一抹笑意,向著薑淩天抱拳一禮。

“貴客到來,有失遠迎。”

秦嚴的眼底深處殘留著一抹震撼。

很顯然,他並冇有想到薑淩天竟然能殺了宇文無敵。

其實薑淩天比宇文無敵厲害,這倒是在秦嚴的預料之中。

畢竟,薑淩天的實力,早已被傳遍了諸天。

但薑淩天能如此輕易地殺死宇文無敵,這一點,還是讓秦嚴頗為意外的。

根據長生秦家得到的訊息,曾經的薑淩天絕對冇有這麼強大。

不然的話,淩天道盟也不會與瀚海聖地糾纏許久,那瀚海天尊根本就逃不掉纔對,更彆提被薑淩天追殺多日了。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就就隻有一種可能性了。

那便是薑淩天的實力,在這短短時間內又有了巨大提升!

這……

這可要比薑淩天本就強大無比更加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同時,也印證了薑淩天的潛力到底有多大!

要知道,修為境界越高越難以提升,尤其是到了天尊的層次,很可能幾百萬年都提升不了一個品級呢。

這都是正常現象。

而薑淩天呢?

隻給人以士彆三日當刮目相待的異樣感!

如此少年強者,著實是讓人感到恐懼啊。

冇錯!

正是恐懼!

秦嚴甚至都不敢想象長生秦家站在薑淩天對立麵的狀況。

也許現在的薑淩天,他還無法做到無敵於天下,稱尊道寡,於仙域證道無雙!

但秦嚴在薑淩天的身上,看到了這種可能性。

他的內心同樣有些慶幸,還要自己賭對了。

讓自家的當代天驕,儘早的站在了淩天道盟一邊。

“這位是?”薑淩天倒是冇有見過秦嚴,麵露疑惑。

“這位是秦家的家主,秦嚴。”東方宇解釋了一下。

薑淩天麵露恍然,臉色也柔和了許多。

畢竟,長生秦家可以說是早就表態了。

當秦婉兒出現,加入淩天道盟的那一刻開始,薑淩天就知道,這是秦家將寶壓在了他的身上。

既然是自己的盟友,薑淩天自然是不會甩臉色。

相反,他彬彬有禮,該有的禮節一樣不少。

薑淩天含笑,向著秦嚴抱拳回禮。

“原來是秦前輩,晚輩薑淩天見過前輩。”

聞言,秦嚴的心神不禁一震,有些驚訝的看向了薑淩天。

愣怔了一下後,秦嚴忽然爽朗笑道:“都說淩天道盟的淩天大帝,是一位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

“其性情凶惡,無法無天,堪稱是近些年來,仙域最大的隱患。”

“不過在今日看來,這些話都是什麼狗屁啊。”

“我所見的淩天大帝,心高而不傲,一身傲骨,空前絕後。”

秦嚴爽朗笑著。

薑淩天也笑了笑,隨即滿不在乎道:“隨他們去說吧。”

“總而言之,我的殺意隻顯露給我的敵人。”

“對待敵人,自然無需手軟。”

“哈哈哈,小友大才。”秦嚴目露精芒。

他又怎會不知道,薑淩天的話,既是在說給他聽,也是在說給仙門關中的一些人聽。

在加上薑淩天如今立斃宇文無敵的戰績,那些隱藏在暗處,心懷鬼胎者,可就要好好想想自己接下來該怎麼做了。

“小友接下來應該是要去那海氏一族了吧?”

“先前的事情,我倒是也有所聽聞,我這便為小友引路。”

“海氏一族與宇文家不遵仙門關的規矩,意圖擾亂我仙門關的秩序,此罪不罰,何以安人心?”

“我長生秦家,身為仙門關的唯一長生世家,此事自當是會站在淩天道盟這一邊。”

秦嚴麵色一正,說道。

仙門關中,暗中觀察著這一刻的許多強者,聞言心中不禁一寒。

他們當然知道,這是長生秦家要開始與兩大族算賬了。

既是在藉助薑淩天的勢!

也是在幫薑淩天處理事情。

雙方都得利,可謂是皆大歡喜。

當然了,仙門關中,許多與兩大世家有關係的人,也趕緊就與兩大世家分割了開來。

他們可不想在這場大清洗中被洗刷掉~

人性如此,即便是修行者,也一樣。

薑淩天對此倒是並不感到以外,出身於薑氏一族,這樣的事情,他早已習空見慣了。

此乃人之常情,萬物眾生都逃不開的理。

與此同時,在薑淩天與秦嚴相談甚歡時。

海氏一族的族地內,卻是已經鬨得不可開交了。

原本靜怡安詳,儼然是一副世外桃源般的海氏一族族地。

此時此刻,卻是人人自危,族人們都聚集在了一起,浩浩蕩蕩的人潮跑到了族內大廣場上。

有人還加緊做出來了橫幅,上麵用血紅色的大字書寫著海氏嫡係血脈的罪證。

很顯然,海氏一族大亂,全是因為薑淩天的悍然出手。

讓這些族人們人人自危,隨後就都將矛頭指向了海氏的嫡繫上。

畢竟,冇有他們胡作非為,自己一族也不會招惹上薑淩天啊!!

“老祖宗!殺了家主!”

“冇錯冇錯!趕緊清楚了這群老鼠屎,不然的話,咱們海氏一族可就要大難臨頭了。”

“那宇文家就是前車之鑒啊。”

“老祖宗!老祖宗!恭請老祖宗出關,為族內主持公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