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大通色厲內荏的說著。

其實他現在已經怕了,被薑淩天的殺意震懾。

然而海大通很清楚,他不搬出來顧長生的話,必死無疑,若是搬出來了顧長生,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顧長青?

薑淩天的眼中卻是閃過了一抹疑惑。

說實話,他還真冇聽說過這號人物。

畢竟,薑淩天纔來到仙域多久。

事實也讓海大通失望了,很顯然,心急之下,海大通都忘了薑淩天的來曆,對於仙域的一些傳說,薑淩天知道的可不多。

下一刻,薑淩天直接以氣機壓出,當場就將海大通碾成了血霧!

殺起來,那叫一個乾淨利落。

這也是薑淩天的行事準則,任何欲要對他不利的人,或是事,他絕不會留下活口。

這與天驕之間,為了爭奪機緣造化不同。

與天驕一爭,讓他樂在其中。

但海大通這一類的事情,薑淩天實在是提不起興趣。

還不如趁早解決,省得麻煩。

當海大通死後,海氏一族的族人們明顯是愣怔住了,全部都呆呆的僵滯在原地。

海無量先醒過了神來,他忽然看向了薑淩天,眼底深處略過了一抹難以置信。

海無量已經知道宇文無敵死在了薑淩天的手中,對於薑淩天的實力可以說是有些判斷了。

然而直到親眼見到薑淩天後,海無量才知道,自己還是冇敢想。

這位站在他麵前不遠處的年輕人,修為之強,已經可以僅憑氣機就碾殺仙尊了!

要知道,一般的天尊是絕對做不到這一點的。

這是何等實力?

六品天尊?甚至是五品天尊?比之東方宇還要強大嘛?

海無量看不透薑淩天的實力,不過他很清楚,自己肯定不是薑淩天對手。

在海大通死後,醒過神來的海無量當即便向著薑淩天一個抱拳施禮。

麵露愧疚之色。

“族內出了這般敗類,還望小友莫怪。”

薑淩天看了眼海無量,他倒是冇有為難這些海氏族人。

冤有頭債有主。

“前輩不怪我纔對,殺你一族人,實乃這海大通罪有應得。”

“無端招惹我淩天道盟,此事,身為道盟主宰,我自是不會坐視不顧。”

“當然了,其餘未參與此事的海氏族人,與我無冤無仇,我也不會追究什麼。”

聞言,海無量出聲感慨道:“謝小友。”

事情彷彿是解決了。

不過東方宇、秦嚴兩人的臉色都不好看。

薑淩天也知道,這兩位前輩一定是想到了那顧長青。

與兩人離去時,他向著兩人笑了笑。

“兩位前輩的心思我明白,不過嘛,你們也看到了,是那顧長青先動的手。”

“他既然派出了狗腿子找事,那也就怪不得我了,等辦完了這邊的事情,少不得我要去找他領教領教。”

薑淩天說的隨意。

東方宇愣了愣,隨即麵露笑意。

這倒是他擔心的多餘了,他差點忘了,薑淩天與他曾經接觸過的那些年少天驕們可不一樣。

當然了,東方宇還真不知道顧長青是誰。

畢竟,他在五千萬年就被困海眼深窟中,這纔出來冇多久,自然不會知道後世的一些事蹟。

但東方宇看得出來,既然那海大通如此倚仗此人,隻怕此人定然不簡單。

想到了這裡,東方宇看向了一旁的秦嚴。

身為仙門關長生世家的家主,秦嚴自然是知道一些事情的。

果然,秦嚴苦笑道:“前輩失蹤多年,不知道這顧長青倒也正常。”

“說起來,這顧長青並非是我南瞻部洲中生靈。”

“哦?不是我南瞻部洲?”東方宇有些驚訝。

不是南瞻部洲的生靈,卻將手都伸到了南瞻部洲嘛~

要知道,仙門關是南瞻部洲與神國接壤的門戶,這仙門關中三大鎮守氏族,其中之二!竟是都與那顧長青有了聯絡。

這不免讓東方宇感到了一陣詫異。

“嗯,這位顧家的公子,是近期風頭最盛的一位人物。”

“說起來,這顧家,東方前輩您應該是知道的。”

“顧家正是東勝神洲三聖不老山中的頂尖大族,這位顧家的公子,更是三聖不老山的傳人。”

秦嚴又說道。

聞言,東方宇麵露恍然之色。

“原來如此,竟是三聖不老山的傳人啊。”

“這樣的話,老夫我就不意外了。”

“三聖不老山,乃是東勝神洲的一品勢力道統,與我羽化仙宗齊名。”

“根據南天望所言,在我失蹤的這些年裡,可是有不少人都想將手伸入南瞻部洲。”

“這下看來,倒是顯得合乎情理了,這位顧家的顧公子,想必是想將三聖不老山的勢力版圖擴大到南瞻部洲吧。”

“嗬嗬,倒是一個有理想抱負的年輕人。”東方宇輕笑了幾聲。

秦嚴點了點頭,又說道:“其實今日之事還不僅如此。”

說到這裡,秦嚴看了眼薑淩天。

薑淩天自然明白秦嚴的意思,他笑了笑,道:“前輩應該是知道了一些道盟的事情吧。”

“冇錯,我淩天道盟與這三聖不老山算是有些糾葛。”

“想當初,一共有四大勢力入侵我界,其中就有三聖不老山的下屬勢力,青霄宮。”

“所以說嘛,就算這顧長青不來招惹我,總有一天,我道盟也會與青霄宮發生衝突,到了那時,隻怕三聖不老山也不會坐視不顧。”

“說到底,這不過是對方先出手了。”

“兩位前輩也不用擔心,與這顧長青的事情,我記下了。”

“對了,秦前輩,先前那海大通說了個什麼外號來著,這顧家的公子……”

秦嚴道:“萬古長青。”

“寓意著萬古歲月,不敗不滅,足可見此人的天資之強。”

“其實還有一句,合起來是。”

“顧道長生,萬古長青。”

長生…長青……

好大的口氣。

聞言,薑淩天的目光卻是驟亮。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眼底深處有著潛藏不住的戰意!

與人鬥,與天鬥,其樂無窮!

與真正的天驕一爭高下,更是薑淩天這一類的絕世天驕們,內心深處最為渴望,最大滿足感的來源!

因為大道飄渺!無窮無儘!本就孤單!

既如此,在這無儘追尋大道的路途上,偶爾能遇到一些強勁的對手,為自己的生活平添色彩,豈不美哉?

“顧長青嘛。”

“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薑淩天的眼神閃動著。

那雙眼,就猶如是盯上了獵物的獵人。

在顧長青看來,薑淩天是他的獵物。

同樣的,顧長青又何嘗不是薑淩天的獵物!

至於誰能笑到最後,誰纔是那真正的獵人,便在手底下見真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