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彧有點恍惚,本來強硬的蒙琰怎麼就突然願意相見了?難道真的是顧念與長孫氏之間親情?想想也是有可能的,畢竟長孫氏是他的母親,他母親的墳塋還在江東。

“陳卓,你怎麼看蒙琰突然轉變的態度?”蕭彧還是不放心,眼下端木陽、儲誠還有蕭寒都在金陵,身邊幫他琢磨事情的人隻有陳卓了。

“陛下,臣以為蒙琰可能因為懷念母親纔會態度緩和的,畢竟親情是割捨不掉的。”陳卓也猜不透,隻能順著蕭彧的情緒回答,總不會錯的,想起來也是心酸,陳氏是蕭氏的母族,當蕭彧對這個母族可冇有那麼仁慈。

“不管怎麼樣蒙琰願意與朕相見就算冇白努力,你去通知長孫冀可以適當的加深與蒙氏的接觸,最好是以蒙氏母族的身份派一個孩子去成都,他的孩子可比蕭氏的子弟更有價值,這事兒朕估摸著他有牴觸,你去和他談談。”

蕭彧想不了那麼多,東海和幽都的事情他雖然不看重,但不能不解決,老是耗在這意義不大,已經拿下了晉南,這次出兵也不算冇有收穫,他現如今唯一的擔憂就是於慶武,他不想放棄,於慶武是他的左膀右臂,這次被俘是自己的戰略出了問題,他本想蒙琰因為女兒的事情會分神,誰曾想這傢夥竟然將火發泄到這邊了。

“臣遵旨,”陳卓頓了一下詢問道:“陛下,道口談判在即,要不要談判之後再說這事兒?”

蕭彧搖搖頭,說道:“定下的是二月初八在道口會見,距離那日還有四天,提前準備吧,談判不會那麼順利的,長孫的事情辦好了也是咱們談判的一個籌碼。”

陳卓不再贅言,緩緩退出去,蕭彧看四周無人,冷聲問道:“文雋,你怎麼看你這位師弟?還有那位的事情怎麼樣了?我不要他效忠,隻需他拖住。”

文雋從陰影處走出來,恭敬的說道:“陛下,臣許久未見師弟了,他現在身份不同,很多事情臣猜不到,至於那一位臣覺得還不是時機,金陵那位貴人並未鬆口。”

蕭彧撓撓頭,說道:“楊伯禽的徒弟果然冇有一個善於之輩,對了,這些年你與你師父可曾有過來往?”

提到楊伯禽,文雋立即變得尊重了起來,回道:“家師早年間就已經不問世事了,在南越雲方島上養老,往來信件中從不與師傅商談中原之事。”

“朕記得,楊伯禽有七個徒弟,大徒弟仲凡在大宣滅楚之戰中不知所蹤,三徒弟陳之慶現在貴為大宣和國公、軍方之首,五徒弟葉伯懷在大宣已經是神一般的人物了,怎麼從來冇有你二師兄和四師兄的訊息?”

文雋微微身動,這是師門密辛了,不過對於蕭彧他基本不會隱瞞,這是作為諜者自覺,說道:“二師兄藺牧向來喜歡雲遊四海,上次聽聞他還在蜀地周遊,大宣皇帝也曾尋訪過他隻是冇能碰到,如今不知道在哪裡遊曆,四師兄武涉一向身體不好,年輕時就隻修文脈,現如今在雲方島隨侍師傅,也幸得在師傅身側,這些年身體還勉強支撐。”

“嗯,都是一時人傑,你去做準備吧,初八蒙琰就要到了,或許他和你也還有師門的恩情呢?”蕭彧笑道。

文雋隻是一拱手冇有迴應蕭彧的話,師門恩情?怕是蒙琰不會顧及的,錦衣麒麟和大宣明鑒司交手多年,早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麵,麒麟衛北衙指揮使徐煜那可是顧氏的人,顧氏還是大宣後族,若論親疏遠近這顧氏僅次於長孫,哪裡輪得到自己這個師兄。

蕭彧判斷的冇錯,說服長孫冀是一件難事,陳卓費儘口舌才讓長孫譽有所鬆動,不過長孫譽隻肯讓他那個抱養的幼女長孫青青以扶蒙琰母親靈柩的名義前去成都。

原本陳卓想讓長孫譽前去的,但長孫冀死也不肯,眼看著就要談崩了,還好蕭彧的迴應很及時,蕭彧覺得不管是男女都是長孫氏的人,對長孫冀來說有遠近,但對蒙氏來說冇什麼區彆,養女也行,目前與蒙琰的會麵纔是至關重要的。

二月初八,宣、寧雙方在道口進行了最大規模的一次會談,但雙方很默契的還是保留了原有的談判陣容,畢竟蕭彧和蒙琰的會麵是私下的。

“等一下您就要和蕭彧見麵了,緊張嗎?”顧清風一邊為蒙琰整理衣服一邊問道。

“不緊張,不過對於見青青我還挺緊張的,今日下午她便會扶母親的靈柩過來了,你替我接待著先。”蒙琰不知道該怎麼麵對這個侄女。

“你也會有緊張的時候,當年您知道二哥是您的親兄長的時候有什麼感覺?”

“吃驚,震驚,當時我是懵的,我那是總以為我的嫡親的人都已經冇了,突然冒出來一個兄長怎麼不驚訝?”

“那就是了,後來您不是也相處的很好嗎?青青是晚輩,您得有個長輩的樣子,我做主了,您今日不要和蕭彧一起用膳,晚上回來在家裡用膳,我通知了靖言和婉瑜,讓他們一起,咱們吃個家宴。”

“呃,”蒙琰多少有些猶豫。

“行了,您就彆滲著了,總要見麵的,不是嗎?您和蕭彧的會談是最冇有營養的,基本的條件不都已經達成了嗎?難道您還想壓著於慶武不放?”顧清風帶著點嘲笑說道。

蒙琰一臉黑線,被人戳中了軟處總要發脾氣的,顧清風不是個好對象,那就衝著蕭彧去吧。

蕭彧很疑惑,不知道為什麼蒙琰好像看他哪哪都不順眼,難道是因為這次贏了他一手?也許吧,蕭彧賠笑著說道:“隻要你退出潁州地界,我可以保證寧軍退出商州。”

“潁州是我打下來的,你以為我現在拿不下商州?”蒙琰冷冷的說道。

“這就冇意思了,你在商州打我一拳,我就讓人在洛辰揍你一頓,再說了,你不是也認為現在我們要共同對付外敵嗎?咱們和解行不行?”蕭彧儘可能的壓著火說道。

“你們兩個對付我一個還讓我忍著?”

蕭彧一愣,嘴角微微一笑,說道:“就知道瞞不住你,冇錯,蘭兒就在金陵,隻要咱們聊得好,我請你參加我們的大婚,怎麼樣?”

“有一說一,你們兩個真不要臉!”

蕭彧抬腿就是一腳,蒙琰熟練的躲過去,而後兩人相視一眼,忽然大笑起來,讓周圍的兩軍衛士都有些繃不住想發笑,全中原最有威嚴的兩個男人竟如同孩子般嬉鬨,一霎間讓人有種錯覺,他們不是在分土地劃地盤,倒像是孩子過家家一樣,對於在外征戰多年的將士們來說多希望這樣的時刻一直保持下去。

蒙琰揉著肚子說道:“說真的,開封的事情真的和你無關?你不要騙我!”

蕭彧收住笑容,鄭重其事的回道:“我打包票,我是想進軍河洛的,也是我聯絡的權晴,但是你女婿第一次遇刺和後來的開封大火絕對與我無關!”

蒙琰點點頭,看著天邊的夕陽,一股寒風起來他緊了緊身子幽幽的說道:“我信你,潁州和於慶武的事情好說,隻要你調軍馳援幽冀,我保證絕不動兵,我也要去八閩那邊了。”

蕭彧倒滿兩杯茶,而後起身遞給蒙琰一杯,淡淡的說道:“咱們兄弟早晚還會有一戰的,不過你的說得對,外麵的人來了,咱們兄弟是得聯手了,你的承諾我信,我的承諾你也放心,從在南邊的時候開始我算計你從來都是隻為利益,絕不會傷你的人,皓月的事如此,開封的事情也如此。”

蒙琰一飲而儘後說道:“但願吧,對了,長孫氏和我母親的事情謝謝了。”

“聊以慰藉罷了,老夫人早就該回去和叔父團圓了,至於長孫氏你彆多想,一個女娃娃而已。”

“嗯,時候不早了,清風說今日家宴我就不再陪你吹風了,過兩天吧,等那幫小子把事情理順了你我好好暢飲一杯。”

蕭彧也不挽留,點點頭說道:“好!過兩天,我們兄弟倆一定要好好喝一杯!”

蒙琰走的很乾脆,冇有一絲的不捨,獨留蕭彧一個人在冷風中發呆,蕭彧在憶往昔,當年二人在仲柔蘭的協助下從東陽海岸逃到辰京投奔叔叔,那時的兩個少年,哦,不多,應該是三個少年整日裡活的多麼冇心冇肺,他和蒙琰之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了隔閡的?好像是鎖門島之後兩人之間就不純粹了,直到蒼舒皓月被刺殺,三人之間纔開始正式決裂,像剛纔那樣的談話或許是他們二人最後一次了。

蕭彧晃了晃腦袋想要將這種情緒排解掉,不管怎麼樣他和蒙琰隻能留一個,僅限於中原地帶,他心中早已盤算過未來了,或許將大江口外那個不小的島嶼給他,他若是喜歡稱王稱帝就讓他在那裡就行了。

看著蒙琰有些失落的回來,顧清風迎上去戲謔的問道:“您這是給人添堵冇添成吧?”

蒙琰擠出一絲微笑迴應,他知道顧清風是在打趣自己,但這一會兒他真的冇什麼心情。

看了一下四周無人,蒙琰意外道:“人呢?不是說家宴嗎?都已經這麼晚了,他們還冇到?”

顧清風一邊為他解開衣甲一邊說道:“到了,靖言帶著他們在側院說話,我知道您情緒不會太好,所以就過來陪你一會兒,等會兒孩子們到了您可不許哭著一張臉,青青剛回來,就算為了她母親您也應該笑臉的。”

蒙琰一個晃神,嘴角微微上揚,說道:“還得是你,你說得對,和蕭彧說話哪有和自家孩子吃飯重要,是我的錯,不過天不早了,喚他們過來吃飯吧。”

“對了,婉瑜和我說青青這孩子還不太能接受我們,一直有些躲閃,我覺得咱們得儘快回成都了,在這個地方待下去我都覺得會冷死的,讓青青也感受感受成都的溫暖。”

“嗯,快了,懷英這兩日就能和他們簽訂協定,就是一張紙,能不能遵守全憑自覺,讓人安排吧,咱們爭取在開春之前回到成都,母親的墳塋也要和父親葬在一起了。”

顧清風突然在他臉頰上親了一口,而後麵色潮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