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濁的汙水橫流,古岩正在距地麵八又七分之一英尺處的縫隙中發出迴響。

這,是一座學校。

一座不太尋常的廢棄學校。

枯枝落葉遮蓋嚴實的校園路上,風吹樹葉,枯枝被重物碾壓斷裂聲。

“大傢夥啊,咱們今天就來這探險了啊,來看咱今天和怪談大戰三百輪啊!他們但凡敢來指定妹他們好果汁吃嗷!”聲音渾厚拉碴還帶著些地區口音,這是個北方漢子。

漢子把自拍杆一舉,對著攝像頭打了個哈哈就開啟了直播,幾條彈幕飄過直播間。

【直播間:廢棄學校揭秘,老鐵探險!】

>【66666666】

>【這年頭還有人這麼玩,搞快點】

>【主播可以整個活麼】

>【主播某陽大街的是吧(惱)】

有人氣了,漢子興奮起來:

“咱話不多說,先給大家看看這四周啊,咱們今天就是來給大傢夥開開眼界的!”

自拍杆被高舉起向著四周環視一圈,脫了白漆的停車場線下藏著不知材質的紅痕,歪斜斷開的枯樹乾蛛網橫生,長鏽生紅的告示牌,見底的乾涸池子,正在隨風搖晃的爬牆虎一勾一勾的抓著什麼。

“咕嘟。”

>【主播,害怕的話咱彆播了吧?】

“什麼話!聽聽,什麼話?走,咱們跟著走了啊!”

男人慌亂地掩飾兩句,就看到鏡頭被搖搖晃晃地從自拍杆上卡合到了胸前的佩戴式支架,一個跟隨鏡頭就完成了。

看上去有些膽小的主播名叫劉勇,本該死於一次投資失敗導致的跳樓中,結果眼睛一閉一合就回到了自己年輕17歲的時候,與之一同穿越的還有他手上那個小千元的智慧手機。

這個手機冇有彆的什麼特彆,隻是能連接上原來世界的網絡,也就是五年後的網絡資訊。

本該一路飛黃騰達直升高位的他此時卻乾著這樣的行當,自然是有著他的原因的。

>【走兩步,彆光站著啊】

>【冇意思】

彈幕打斷了劉勇的沉思,劉勇邁開步子繼續行走在校園路上。

正常的校園小路,本該被學生使用的磚塊裂開縫隙,蟲豸進出,雜草橫生,再把他們順著線條相互疊起咬合,怪異而壓抑的規律性壓抑住人的呼吸,這時候出現個什麼都會嚇到人。

把準備好的西紅柿掏出來往臉上一砸,順勢拿起鏡頭對準染紅的猙獰麵部,劉勇大吼出聲:

“哇呀!!!!!”

>【我去,好懸冇給我一激靈】

>【這是乾啥】

>【?】

>【表演吃西紅柿是吧?】

>【爛活】

“哈哈!被嚇到了吧你們!瞧你們這瓜慫!”

劉勇樂嗬嗬地看著直播間彈幕飛漲,把鏡頭隨意地往旁側一挪指向草叢。

僵死發白的腫脹軟體,突兀失神的眼球占據了鏡頭的絕大部分。

彈幕飛漲,劉勇的目的達到了。

他穿越帶來的這部手機有些古怪,需要他去嚇人才能給他用,對應需要消耗的數值則是兩行奇怪的亂碼。

【宿蠕蟲:17 37】

【感染骨劍從地底蔓延生穴:3 20】

經過長期的摸索,劉勇大概知道,前一個數字代表著粉絲度,後一個數字代表著怪異度,兩個數值在他獲取未來網絡資訊的時候會被消耗。

他已經藉助這部手機賺了不少,彩票,賭石,股票運轉,但是奇怪的是他總是會忘記這些錢去哪的,就像從來冇賺到過一樣。

“啥?”

男人故作吃驚的舉起攝像頭,將信將疑的檢查下草叢,翻出來個浮腫樣子的怪物麵罩笑了笑。

“就是一個學生遺棄的麵具,你們這些觀眾啊,就是膽子太小。”

漢子把麵具一丟再不以為意的嘲笑兩聲,彈幕和炸開鍋了樣的增長起來。

>【但是你剛剛你晃過的二樓那有個女學生在那看你】

>【人影呢?】

>【主播彆在這種地方直播了,生命要緊】

>【那麵具好真啊,像剝下來的】

>【我起雞皮疙瘩了】

>【演的?麵具為什麼在這?】

“二樓?”

男人對準二樓拍攝過去,燈光閃爍。

“你們彆嚇我,這種事情看不得玩笑,這可是廢棄校區,怎麼可能會有人?”

>【彆說了主播,快點去看看吧】

>【好像是想不開在上吊】

>【報警吧要不,主播給個地址】

還是那個二樓,一個上吊的女子高中生正在向下滴著血,然後樓道燈光一閃,女子高中生不見了。

那自然不是真的,那是劉勇提前踩點安排好的裝置,道具被掉到天花板上去了而已。

“行了啊,大家先彆慌,你們肯定看錯了,不如我給你們說說這裡的怪談,傳聞中在天與天交割的時候踏上學校的第十三階台階,就可以穿梭星宇橫渡人世,指不準剛剛那個就是穿梭回來的。”

“咱今天就捨命一把陪大家來探一探了!加油兄弟們!”

劉勇踩著樹枝走向教學樓,暫時關閉手機直播的麥克風,把對講機從腰跨一掏:

“喂喂,準備好了麼?”

“隨時待命,還有多久上來?”

“快了,你注意點和我打配合。”

對講機被關上了,通訊那頭是教學樓的一樓走廊處,一個男人正癱坐在地上,旁邊是一處水缸。

地平麵上的實際是負一層,而通往一樓的大拐角樓梯則因為年久失修而無法使用,必須從負一樓的安全通道走上一層。

等劉勇走到負一樓安全通道的時候就到他表現的時候了,他們團隊一共三個人,還有個人負責在二樓操縱機關,而他則是拖動裝滿的水缸在地麵出聲。

多等會吧,劉勇還要過會纔來。

男人眯上眼睛,迎著月光眯上眼睛開始假寐。

......

>【臥槽臥槽臥槽跑啊跑跑跑】

>【為什麼這裡有娃娃啊!】

>【怪談直播?wwww】

>【你們有冇有聽到什麼聲音啊】

>【我雞皮疙瘩起來了】

劉勇調整下呼吸,今天的節目效果非常好,負一層裡安排的機關都觸發正常,批發市場裡買的那幾個劣質娃娃喇叭質量不好反而成了亮點。

再把下麵這個房間探索了就可以上樓了。

門把手被上下扳動兩下,然後被劉勇一把抓握在手上。

左右翻看兩下,劉勇的嘴角有些抽搐,果然有些東西還是不能圖便宜,一分錢一分貨啊。

這個項目就暫且略過,直接前往一樓。

“呼......啊,咕嘟。咱先說好啊,我不是怕了,剛剛看到的就純屬是巧合,我先上樓梯間裡去休息休息。”

>【門開了啊主播】

>【先彆去一樓,這地方太詭異了,一樓跑不掉】

>【門開了】

>【但是什麼學校裡會放娃娃啊】

>【裡麵說不定有真的怪物】

>【營銷效果可以,加我VX一起乾麼?】

屁話,要的就是跑不掉,要不然怎麼嚇到你們。

劉勇為了迎合觀眾把攝像頭對準那扇剛剛被他扭壞的門,他都檢查過了,怎麼可能——

門開了,微弱的亮光在裡麵閃著。

“咕嘟。”剛剛不是門壞了麼?

他記得在房間中放置了驚嚇玩具,總之時間還夠用,這樣的展開也很吸引觀眾,繼續吧。

“這門,我剛剛,我冇打開啊,兄弟們我怕了,把公屏打在害怕上好不好?我真怕了。”

>【wwwwww你也害怕啊】

>【▒▒▒▒▒彈幕護體▒▒▒▒▒】

>【彆怕都在呢】

>【主播你進去我給你打賞個火箭啊】

>【老闆糊塗啊】

>【老闆使不得,草】

“那你說的啊,我為了大家,拚了!!”

一猛子紮進去,某些細微的聲音從牆縫裡傳來,距離門口不遠處似乎有什麼空穴正在泛起迴音,如同肌膚一樣蜷曲捲積起來的灰白色牆皮在屋子中央的一根小火燭下照的發亮。

一個木製的猴子娃娃正坐在椅子上,腦袋被扭過來,直挖出做眼睛的兩個空洞正往門口這看。一些聲音從樓上響起:

“嗒,嗒嗒嗒嗒————”

“臥槽!”

劉勇愣在了門邊,這次他真的有點被嚇到了,蠟燭是他的人點的冇錯,但是樓上這聲音?

“不是,老鐵們,這我真的有些怕,要不咱們彆看這個,我們往樓上去?”

>【剛剛那個聲音是樓上的彈珠?】

>【多少有些陰間了】

>【科學證明那個是鋼筋的形變聲】

>【▒▒▒▒▒彈幕護體▒▒▒▒▒】

>【臥槽臥槽】

>【不敢看了,主播快跑!!】

>【看你後麵】

時機不錯,劉勇操作一番按出對講機:

“推動水缸製造氣氛”

“收到。”

沉重的水缸聲從天花板上響起,劉勇配合的發聲:

“臥槽臥槽臥槽臥槽!!!!!!”

奔跑!娃娃裝置的聲音從後方傳來,劉勇一路配合的來到一樓的安全通道,順手再把直播暫時關掉,最後的畫麵是他的奔跑畫麵搖晃。

“哈啊,哈啊......”可以休息一會了。

從樓梯口上來通過走廊,外側的群星閃爍,山巒林影晃動,再往前麵走就是推動水缸的兄弟,那玩意真的挺沉,冇他在是真的不行。

“喲兄弟辛苦了,商量下咋做唄?”

“行,進這間教室吧?我東西都放裡麵呢。”

男人筆直走進教室,劉勇的對講機響了,看來是二樓的人員有什麼要商量,按開對講機。

“勇哥抱歉啊,我剛剛睡著了,冇耽誤事吧?”

“啥?”

一股難以形容的激寒湧上心頭,剛剛那是誰?這個又是誰?

“啊,啊哈哈,我剛剛跑的有些累,我先去上個廁所啊兄弟。”

劉勇見準機會一下往二樓跑去,上麵有自己的人,一起抗敵,對,一起!

像是找到救星一樣的劉勇狂奔直上二樓,樓道,碎屑,踩踏聲不絕,有幾個踩踏聲??

“臥槽臥槽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知道什麼時候手機的直播自動開啟了。

>【wwwwww好刺激】

>【剛剛發生什麼了?】

>【後麵!快跑!快跑快跑】

“不是,我真的遇上了,兄弟們救命,幫我報警,報警,報警!!”

劉勇一路狂奔,對方位於前麵一間教室之中。

一個疑問出現:

他,他會不會也會?

“啪”一塊瓷磚落地,聲音迴響。

恐懼蔓延,左側轉彎進入長道,快跑!!

進入第一間敞開門了的辦公室,劉勇一個猛勁紮進教師辦公室,反手,鎖門!!

一片黑暗,窗簾遮住星星的光亮,狂跳不止的心暫時得到一些緩釋,門外也冇有彆的什麼聲響。

搜尋,手機搜尋!!

劉勇手止不住顫抖,慌亂打開搜尋引擎,什麼資訊才能救他?!

冇有誰動,手機開始一個按鍵一個按鍵的輸入拚音。

【shi】

【san】

【jie】

【tai】

【jie】

“十三階台階......?不,為什麼可以直接搜尋這個怪談,我要的是自救,自救那就必須——”

詞彙被第一個相關搜尋打碎,那是距離今日三天後的報道。

一張暗色係的圖片,像是從某個樓頂拍攝的視窗相片,畫麵中央是一個消瘦的男人玩著手機,背後有個人影。

標題名叫【十三屆台階主播失蹤事件揭秘】。

窗簾一下被莫名其妙拉開了,手機自動切換回直播頻道,彈幕伴隨著飛快的鋪滿全屏。

>【▒▒▒▒▒彈幕護體▒▒▒▒▒】

>【後麵,看後麵,看後麵!!!!】

>【▒▒▒▒▒彈幕護體▒▒▒▒▒】

>【▒▒▒▒▒彈幕護體▒▒▒▒▒】

>【我報警了】

>【後麵!!後麵!!】

鼓起勇氣站直身體揮拳,什麼都冇有。

“啪。”

手機摔落在地聲。然後就是撕裂聲,叫吼聲,岩洞聲,某種古遠的地嘯聲,木板被扯碎,滑膩的拖拽摩擦,聲音漸遠。

無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