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的牙從門框旁側生長而出,層相疊起覆壓表麵,一些瓷質的捕鼠夾擠出青牙哢哢的鎖閉整個大門隻留下個門把手。

張國慶對著自家大門直瞪眼。

“這......啥?”持續瞪了一會後,場景閃爍兩下如同某種冇電了的器械樣消失個不見,一道正常的防盜門出現在眼前,正如張國慶家的大門一樣。

遲疑地回到樓道中檢視樓層數,【7F】的藍白標牌在那掛地穩穩噹噹,回過頭來看向門牌,也並冇有出現什麼找錯家門的烏龍事件。

張國慶直皺眉頭,左手持握U盤右手開門,一隻飛蛾顫顫巍巍地從旁側飛過。

一把抓住飛蛾用力一攥,汁液迸射,眼前的光景削弱了一分。

天花板癱軟的垂落而下,油膩斑駁的色光破壞著物體配色,一塊下顎骨成片狀的插上消融的浴缸爬上錯亂的牆壁,幾何交織,直線閉合,一切亂麻難辨。

砰。關上大門,眼前的景象逐漸撕扯下偽裝的皮囊,其下是一隻隻合上翅膀的白蛾相互爬行,身下則是藏著密麻的黃白色蟲卵。

從門口看去倒頗像個倒掛的長條狀黃底白麪裝飾,這樣的結構在屋內有七處可見,這還未算上見不到的。

這是那些蛾子?張國慶有些愣住,他記得昨晚上處理掉一隻後隻剩下了兩隻,他們這是什麼繁育能力?

孟德爾當年在做培育實驗的時候要是有這些玩意在,可能真冇果蠅什麼事,嗬。

反手鎖上大門防止有人進入,肩膀處卻被某種柔軟物貼上。

轉眼看去,果不其然。通體漆黑的氣球人張牙舞爪的做出個要出拳襲擊的模樣。

把外套交到靜止的氣球人手上,張國慶隨口說著:

“行行行,多謝回家招待,嚇得很好,下次不要嚇了。”脫下運動鞋就著襪子換上拖鞋,腳底卻赫然一空。

“哇!!”

什麼情況?張國慶低頭看去,一群白蛾紛飛而起,磷粉撒下,腳邊那雙真的拖鞋被鍍上層白色。

好嘛。張國慶把襪子脫下,一些黃色液體破出餅狀的......這雙襪子彆要了,不過之後研究可以用。

把襪子丟到鞋櫃上引起又一陣飛蛾飛舞,踏上拖鞋走到廁所麵前的張國慶有些將信將疑:

這門把手會不會也是?

光滑的金屬觸感告知了答案,張國慶鬆下口氣地一轉門把推開大門,白蛾又飛了。

門把手是真的,門是假的。

“所以這些東西還像白蟻一樣可以啃食木材?算了,不影響。”

門把手被隨手的一丟,打開廁所的燈光,水流沖刷著水槽。

一捧水覆上臉,繁忙一天的張國慶終於可以短暫地歇一口氣了。

長歎口氣打算關上門靜一靜,卻隻發現一個門把手空落落地待在地板。

不脫褲子地坐上馬桶,視線正對著無門的門框而出,張國慶陷入了沉思。

一天時間,就一天時間。

從昨晚上直到現在剛剛好一天時間,他連續發現了三個超自然現象,並且把他們命名為異常,在白天被請去喝了茶,嚇到了女店員,幫了老奶奶。

甚至出去吃個大排檔找到了工作,回家路上遇到了研究超自然現象的瘋子對他莫名其妙的進行了一番考覈,最後還被對方識破了計劃!

這一切合理麼?這一次性發生的事情也太多了吧?!

“真的服了!什麼鬼東西都是!”越想越氣的張國慶坐在馬桶上一腳踹出。

然後就是某種硬物的觸感和一些麻酥感。

硬物?張國慶伸出脖子一看,那是塊石製的方形花壇角,和路邊隨處可以找到的一樣。

【小物件規律】還可以針對這麼打一個東西生效?那是他胡說的啊!疑問被腳尖迅速攀升的疼痛代替:

“痛嘶嘶嘶嘶——吼啊啊啊!!”

U盤仙人張國慶,在今日也受到了心靈與身體的重創。

一瘸一拐的從廁所的抽屜裡拿出跌打油,倒在腳尖上然後好好揉搓,一些熱感伴隨著刺激產生,然後舒緩。

忍耐疼痛中無意一抬頭看向鏡子。

鏡麵中的人如同地幔中的某種岩石,又像是某種定製化的鋼鐵機器,硬質的基底上拿鑿子雕好無官,再一鋤頭把兩個眼眶砸爛。空洞而冰冷。

猶豫和恍惚中前移兩步,鏡中的手與張國慶的手所貼合。

這位是誰?

一些因為危機而忽略過去的疑問出現,難以解釋的問題又引出下一個問題,某種恐慌籠罩了張國慶。

從剛剛進門開始,他為什麼冇被那麼詭異的場景所影響?甚至一些害怕的念頭也冇有,隻是默默地觀察著事物的變化?

他為什麼可以有那麼清晰的理智去麵對那個變態?哪怕是被襲擊被骨骼斷裂思路都十足的清晰?

再往前,再往前!!

這些古怪的東西他適應的怎麼這麼快?

為什麼當天淩晨他被驚嚇後直接搞清楚了狀況?巨大驚嚇後第一件事是隱藏行蹤?!

那把亮閃閃的東西落下的時候,那個U盤放電的時候!到底是誰死了?!

他到底是誰?

張國慶看向鏡麵,岩柱般的親年冇有詭異的微笑也冇有恐怖的變化,隻是冰冷,隻是如常一樣的臉上帶著條平穩的唇線。

張國慶感覺自己陷入某種巨大的空洞,人格如同被某種巨力解離開來,殘存的理智開始尋求維繫自己生存的要素。

用力丟出東西,五分鐘時間,繼續。

蛾子,捏碎,無效,繼續。

讓氣球人反覆拍打,無效,繼續。

U盤反插————

無聲跪倒在地,肌肉被大腦控製,肺部律動地向身體運輸氧氣,快速的心跳聲正在逐漸降低頻率。

張國慶大概明白了U盤的【規則】,或者說【代價】。

要麼犧牲人性,要麼改造思維方向,具體到了什麼程度他不得而知。

看向周圍被掃成一片狼藉的地麵,洗麵奶瓶,散落的高純酒精,破碎的瓷器和被碾壓死的蛾子,一些蛾子正在地麵上舞動四肢爬行。

“這就是異常......?這就是,可憐蟲?”

張國慶攙著身側的櫃子站立而起,拿著U盤愣愣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