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10:30發一下固定下時間,等會補上。這幾天學業確實忙,白天時間不夠,隻好出此下策,還望海涵。

PPS:通常而言,第二天來看都是新章節,如果你看到這行字請重新整理一下。

白色橡膠手套由指尖被拉拽向掌心。

“啪!”

現在我們有一雙不會玷汙遺物的手了。把光源挪的再近一些,然後小心再小心地翻開筆記.....

.........

【我叫德勒茲·▒▒▒,當你翻閱到這行文字的時候,我很有可能已經死了。】

字跡有些模糊,後麵則有一行不易辨彆的被劃去的小字,墨跡比其他的字新不少。輕輕拈過紙麵反過來對著光照。

【告訴經理,我做不了他的手套了】

.........

翻閱文字的手略微停頓,手套帶來的阻塞與束縛感似乎在瞬間被加大了。

經理需要繼續查閱,因為他正在工作,而工作需要的是冷靜。放鬆點,經理,你還有彆的隊長和乾員呢。

這個房間本身就在T字路口,門前左右風口讓這裡溫度偏低,混凝土的材質則更讓這裡的保暖性質再差上一籌。經理把旁側的視燈移得更近了一些,他有些看不太清了。

【我來自▒▒▒的一個小鎮,我曾在幼年學習過搏鬥與槍械技.....】

翻閱速度加快,這並不是經理今天所需要尋找的內容。

【我與祖父...】

第二十七頁,跳過。

【我參與了大學的童子...】

第四十二頁,跳過。

【我步入社會...】

翻閱的速度開始減緩....

終於,經理找到了他想要的段落——第八十三頁。

【我加入了獨立調查小隊。】

結合前後段落的文字來看,筆記的主人德勒茲通過家族的資訊知曉了自己的世家一直都在為某個神秘的基金會注資,而德勒茲的家族則作為基金會的股東享有著基金會的反饋。

而反饋究竟是什麼?德勒茲在反覆詢問了他的家人後得到了答案——超自然現象。

德勒茲則在一番介紹後加入了這個他從小就好奇的神秘組織,隸屬於經理手下的一個小隊。

繼續翻閱,房間的溫度更有些冷了。經理不禁加快了速度。

【文明這樣一個詞彙,從其誕生之初就註定和混沌所作鬥爭,以物理學的一個概念,也就是所謂逆熵。】

這句話是德勒茲抄寫的組織理念,旁邊還有一些疑問與註釋。這句話被懸掛在組織門口,還冇進門就能看到。

【我進入到這裡麵了,富貴堂皇的木地板和大理石雕像。我的家族在為這種地方供資?這真的不是什麼騙局麼?】

【接頭人讓我們把這裡當做自己的另外一個家,他稱呼自己為組織的手套?或許我得提防一二。】

經理嗤笑一下,搖搖頭繼續看下去。

【我需要和這些人去組隊?一群普通人?而我們要去打一場小規模戰??我想我得好好考慮這裡是詐騙場所的可能,我在東班牙和老緬應該有些人可以幫我,我得準備跑了。】

【“你會明白的”】

你會明白的。經理繼續翻閱,輕微的動作仍然導致了筆記發出刺啦聲。

【那個手套這麼對我說了。他們給我們發了戰術揹包、加塞藥的.50▒▒、▒▒▒▒精準步槍配大彈鼓、鋁熱彈、TNT、(粗口)的,▒▒,▒▒火箭筒!!這是小規模???我們到底要去和什麼做鬥爭!!】

【為什麼那個死麪癱還可以拿到一套▒▒▒服裝?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每當經理看到這種浮誇且略帶壓抑的文字後都會發笑,如同第一次那樣。

不過這並不是經理今天的主要目的。和老朋友留在人世的痕跡敘舊不如去直接為他做點什麼。

經理直接跳過了他已知的那些部分,筆記的時間來到德勒茲最後一次的出勤任務上。

這裡的字跡從中間就開始模糊急促,甚至帶著焦炭和泥土的痕跡,是什麼讓一個和異常事物打交道了這麼多年的乾員慌亂如此?仔細辨彆。

【書寫時間16:02,我們來這裡,▒概第二天了,這裡暗無天日,巨▒的頂▒遮蓋了天空,我們隻能依靠不知道為什麼有供▒的吊燈來分辨路徑,幸好我有囑咐隊▒們佩戴石英錶,機械錶我自己帶了,這玩意雖然誤差會大,但是具有更好的環境適用性。】

【這裡有很多家▒,整個場景都帶著很明顯的人造物感,但是直到現在為止我們都冇有▒遇任何的可交流智慧生物,這可能也是某種異常,隊友們有些低迷,▒▒慶那傢夥又開始不安▒了,冇辦法。】

【書寫時間21:24,我們遇到了各種野▒,它們似乎是這個場景中的棲息生物,統一表征為紅眼與帶尾,普遍呈中小型,戰鬥力與尋常的羚羊和兔子差不多,攻擊性弱,未表現出明顯社會性與智力,暫時冇有▒現食物鏈的存在,推測極有可能是異常產物本身。】

【我阻止了好奇的隊員去獵殺和隨意觸摸的舉動,(粗口)的,組織腦子裡(粗口),下次不能指派專員來教導或者起碼出本手冊麼?】

【書寫時間21:57,發現了一個村▒,社▒性智慧生物相當不好惹,但是▒小姐發揮作用了,她似乎搶奪了他們的所有權,我們這下擁有了一個暫時性的定居點了。】

【▒▒▒▒▒▒,該起床▒▒▒....】

大段文字被遮蓋,唯一可見的部分也冇有什麼可用的資訊。

【書寫時間09:20,我們眼前的場景似乎是第一天已經經曆過的了,早起時候我聽見了炮▒炸響的聲音,我的隊員▒小姐似乎掏出了懷錶,她對自己悄悄低語,有的時候我總感覺她不太對勁,但又說不上來不對之處。】

【書▒▒間09:49,吃了▒飯】

【書寫時間09:51,隊員們在這樣的環境中有些精▒衰弱,在▒察地形的時候,隊員被嚇壞了,他描述著有一隻巨大▒血絲的眼▒鑲嵌在貨架的電飯煲中,幸虧有攜帶了懷錶進行催眠。】

【書寫時間11:21,剛剛出現了和▒長得一樣的怪物,我指示隊友們迅速離開並且闡述了原則▒作為隊長出現重大事▒必須自查,在付出一些代價後我確認了對方的死亡,幸虧這破玩意冇有什麼死亡詛咒或者▒▒需要死▒纔可以觸發的反製能力。】

【書寫時間12:07,煤油▒效▒。那個怪物在和我搏鬥後,另外兩隻和▒長相一樣的怪物前往小隊麵前並且以一者死亡的代價滲透進了小隊,我得趕快回去了。】

【書寫時間12:09,我想我犯了個錯,我的隊長通訊器去哪了?剛剛是誰給我發的▒息?】

【書寫時間14:24,一頓▒合後我們完成了擊殺。我不知道我該不該說,我的精神出問題了。我恍惚間看到被我擊殺的▒是我的隊友。】

【書▒▒▒1▒:10,▒搞不清了,我真的不理解了。】

【人纔是最可怕的。】

記載到此結束。

後麵還有幾張焦糊成塊的頁麵,可如果強行分離很有可能導致總體結構散架——遺物是一位亡者最後能說的幾句話。

風從鐵門縫底灌進來,一路鑽入褲腳。時間不早了,經理能做的事隻有離開這裡,遺物室內的各種物品有著殘餘的影響,過多的接觸會導致身體狀況和理智水平的下降。

“啪”摘下接觸碳黑而變得汙黑的手套,把筆記放回收納箱再旋轉一下,卡合聲。燈光微微閃爍,手腳的麻木散去,冰涼的觸感終於被經理感知到了。他坐太久了。

“我會找出來原因的。”平靜的男聲響起。

“叮”火機磕碰聲,點上一隻雙爆珠香菸,煙霧瀰漫,胸膛微微被尼古丁溫暖了起來。

“走了。”

大門閉合,冷光微微閃爍,電閘刺啦出火花的砸向【OFF】,一切都安靜了。隻留下一些殘餘的香菸氣。

晚安,德勒茲隊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