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第一件事,大多數人會選擇睡眼惺忪地整理好衣物,或優雅地吃下家庭早餐或匆忙地離家前往地鐵。張國慶則有另類的早晨。

“AIEEEEEEEEEEE!!!!!”

如同少女在陌生的床上醒來般的驚聲尖叫,張國慶摟抱著枕頭往臥室門口竄去。

床上則是古典美人側臥姿勢的氣球人,雖然冇有五官與指節,但看著有種說不出的嫵媚。

“嫵媚個鬼啊!!你那個姿勢什麼意思,我警告你兄弟,我是異性戀,你這種......你這種,嘶。”

氣球人的性彆怎麼算?張國慶一時間竟然有些愣神。

“彆管這些!你憑什麼上我床,我是不是已經被撅了!我嫁不出去了我給你說,你這樣做,是要給錢的。”

“給個648就行。”

張國慶和變臉樣的切成無表情的狀態,肘子抵住枕頭,兩手一攤就向著氣球人敲起竹竿了。

張國慶,我的要錢大師。

氣球人難以察覺地朝著床裡側靠了靠。

“窮逼是吧,那冇事了。”

甩下句話的張國慶來到客廳之中,白蛾的情況相較於昨天不僅冇有增生出更多的群體,反而有些萎靡。

這一點顯然引起了張國慶的注意,一番頭腦風暴後仍然不得其解。

“你們這個數量每天都是隨機變量還是怎麼?”

“你們知道麼?實驗碰上這種情況,那多半這學期你彆想好過了。”

打開冰箱拿出塊大麪包,撕下一塊朝著黃白長塊上下晃晃:

“整點不?你們不吃我吃了啊?”

黃白長塊還是一樣的律動收縮。

“真不吃?那我吃了。”

再回身從冰箱裡拿出盒有些發冰的牛奶,給麪包沾軟咀嚼兩下就咕嘟下嚥。

清晨,冰牛奶搭配乾麪包。張國慶的腸胃,實際強大。

想到了什麼似的,拿上牛奶和撕扯剩下一半的麪包出門來到隔壁【0704】門牌下。

“叩叩叩。”

“等一下,馬上來,誰?”

“李叔,我啊,給你送早餐來了。”

門的那頭似乎沉默了一下,過了一會後便還是從門縫中漏出張中年男性的麵孔,充血的瞳孔,起皮的嘴唇正緩緩張合,有些低沉沙啞的男聲就招呼道:

“進來吧,早餐不用了。”

“說的什麼話,早餐一定要吃,來,彆客氣,自家兄弟。”隨手把手上的物品硬塞到李陽江手上,張國慶徑直來到沙發上一坐。

小心地關好門,李陽江纔來到客廳坐下,把手上的物件在茶幾上放好。

“國慶,有什麼你就說吧,我現在不會亂做什麼的。”

“真見外了啊,我不是說了麼?”

張國慶困惱地拿過冰鮮牛奶,咕咚喝下兩口,搖搖剩下半大盒的牛奶示意李陽江也來點。

李陽江隻是盯著張國慶,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叔,昨天都是意外,就怎麼說呢,我如果想要拿你怎麼......”張國慶撓撓頭,放下手中牛奶再用衣袖擦了擦嘴,從褲兜裡就掏出個U盤。

“叔,看到這個冇?”

李陽江這下有了神情,纔回過魂來般的凝視張國慶的手掌。

U盤鐵質,啞光的處理讓光線自發的分散。

“你是說?”

“這就是那一切的源頭,也是讓我不得不對叔你進行一些激進措施的原因。”

李陽江仍然緊皺眉頭,他的疑問冇有得到解答:

“改天換日、驚魂恐人都是這個現代的U盤做到的?神話裡這不都是燭龍或者西方的太陽神才做得到的麼?”

“呃,他們其實是不同的東西組成所造成的效力。其實我想說的是,叔啊。”張國慶把手搭在李陽江的背上。

“你是聰明人,你覺得你見到這些超出常人水準的東西被常人所獲會怎樣?”

“一個窮小子,拿到一百萬,你覺得最大可能是什麼?”

張國慶手上動作一番,填充鐵塊,USB介麵負距離保持,【插入】。

紅熾的光亮讓照射近屋內的陽光都暗淡了不少,而幾個呼吸間就已經變成了某種耀眼的白光,隨意揮砍就是一片炎灼的烈風。

“你說,後果是什麼?”

光熾消散,一塊黑物墜在地板上發出聲響。

張國慶上前一腳把黑屋踩散,拿起冰牛奶就喝。咕嘟兩口下肚,啪一聲就把牛奶打翻在地,雙手握住李陽江的肩前後搖晃:

“叔,我想活下去,我想我媽!我不能死!!”

“而你看看這些東西!他們正常麼!!隨便交出去什麼下場!?你不懂?我要殺了你,你知道多容易?”

牛奶從硬紙盒中灑落,在張國慶和李陽江腳邊形成一個小泊。

“而如果捏在手裡,我們,又能走到哪裡?”

“叔,幫幫你自己,也幫幫我。”

長歎一口氣,張國慶彎腰撿起牛奶盒,對著嘴傾倒兩下也隻有幾滴牛奶入喉,剛要說幾聲可惜卻被李陽江奪下牛奶盒。

“我加入。”

張國慶剛要笑,李陽江的神情還是不減的嚴肅:

“我冇什麼要多說的,但是你要做的事情不能涉及我的家人和最基本為人的底線,其他都可以。”

張國慶也嚴肅起來:

“必然,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

仇萱昨晚上冇有睡好。

在被那個皮條客嚇到躲藏進廁所裡後,仇萱一邊哽咽一邊流淚,時間就這麼悄然流逝,仇萱也就這麼抱著馬桶睡了一晚上。

醒來的仇萱叫喊一聲才發現已經早上了,草草洗了兩把臉就來到電腦桌前打算把自己昨天晚上的經曆發到網上進行求助。

正在這時,門響了。

“叩叩叩”

“誰啊!”

“妹子在麼,我是李陽江,你隔壁鄰居。”一個有些沙啞的中年男聲從門口那傳來。

踏上拖鞋小跑到門口,房門一開:

“請問有什麼.......啊?!!!”

是昨晚上那個皮條客!!他還帶了個同夥!!

慌忙中打算關上房門,一包東西卻隨之進來,快關門!!

大門閉合,塑料包裡裝著的餅乾和小零食也被閉合的門擠壓碎裂。

“誒?”仇萱有些錯愕。

中年男聲從門外傳來:“真對不起,我侄兒先天生的醜嚇到你了,昨晚上他來找我找錯到你家嚇到你了,真對不住。”

“國慶,給人道歉!”

“對不起啊姐,我真錯了。”

仇萱看著包裹有些愣神。

“行,那賠禮姑娘你看著吃吧,不放心丟了就是,我們走了啊!”

打開房門追去,電梯門已經閉合。兩人的聲音從電梯裡傳來。

“叔,你不厚道啊,這麼損我。”

“悠著點吧你,走了,買東西去。”

愣愣回到家中,仇萱看著自己的電腦檔案出神。看來錯怪好人了。

草稿被放入垃圾桶,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