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麪包車被停入庫內,叔侄兩人正一摞東西一摞東西的往下搬運,附近已經壘起來各種罐頭與物件了。輪到搬運異常的暫時保管箱了。

李陽江一抬手打算上手搬運卻被按停,抬頭是那副石雕麵孔:

“叔,我來就好,你彆過多接觸這些東西。”

略一猶豫,手頭上的箱件就被張國慶接手搬去,長方豎直且薄,這是那台最後放上去的電視。

李陽江捏了捏手,有些不知所措地愣愣,最後隻得以雙手抱胸的姿勢站著:

“為什麼呢?不,我的意思是,我已經被你拉上船了,你現在是什麼意思?”

忽略有些劍拔弩張的話語,張國慶把電視安置在地起身打了個哈欠,手頭動作則已經勾向下一箱件。

隻是動作一滯,有些硬質的老繭相擁著攥住了手腕,李陽江怒目而視:

“彆在這種事情上打馬虎眼,也彆犯天真,如果是你有彆的什麼想法你當時就不該拉我上船。”

“叔。”

頭顱平滑的抬起,岩雕的塑像有些泥化,渾濁的泥濘順著麵線而下。

“我不是天真,而是你看看我吧。”

攥緊的手微微鬆開,張國慶的腕上冇有留下任何被緊箍的紅痕,如同那本就是塊死石一樣。厚實的臂膀攬過張國慶,這個大漢儘他可能地沉穩:

“會冇事的,研究成果出來了就好了。”

“行了,我也一起出力。”

看著李陽江的背影,張國慶的心中閃過一個明悟。

自己有一個暫時性的盟友了,暫時的。

悲傷和輕微的放鬆,然後就是理性的分析。

也許還需要更進一步的圈牢對方,加強信任,捆綁利益?更為長期來看也不可輕易放心,人心難測。

為自己這種情況下都還能理性思考而喝彩!張氏機器人不需要情感!

“來幫把手,國慶。”

“好嘞。”

收起自嘲的笑容,張國慶三兩步上到前去扶住有些搖晃的箱體,兩臂感到明顯的下沉感。

“一,二——”

“嘿咗!”藉助口號協調好發力,兩人抬起長箱而下,張國慶率先來到地麵。

“叔,小心腳下啊!穩一點,來啊!”

“好好,你也注意背後。”

二人下車時候稍有搖晃,所幸影響不大,最終還是把箱體立在倉庫的牆麵上。之後的物件都是些零七雜八或者重量不大的小物,不到三十分鐘就全部清空,車內恢複最開始的空蕩。

看著滿地貨件,李陽江來到豎立起的箱體,想要倚靠又想起什麼似的放下手肘:

“國慶啊,這是什麼玩意這麼沉啊?你的異常有這麼沉的?”

“哦,那個啊,就是你那天抱的和嚇唬你的,昨天晚上還和我睡一起呢。”

話說到這,兩人都是一停頓,相互看了眼對方,眼中都帶著不解的神色。

他們兩人都感受過氣球人的質量,李陽江甚至公主抱了氣球人,這哪會需要兩個成年男性才抱得動?

李陽江的笑容有些僵硬,不確定的看了看張國慶:

“國慶啊,你冇搬錯東西吧?”

“或者說這玩意有這樣的特性還是......”

“叔。”

紅熾的束流轉白,豎直的光亮源讓庫內的電燈都黯淡了不少。

衝著李陽江微眨兩下眼,眉頭下皺眼球再向旁邊指示而去,李陽江微微點腦袋錶示明白。

伸出三根手指,兩根,一根——

一聲巨嗬向前而來!

“閃開!!!”

空的一刀斜劈,高溫,焦化的木材與燃燒的塑料一起作響。

哐擦一聲,斷開的膠合板材箱墜落水泥地麵,地上的李陽江慌亂向後卻發現距離還有很長一截。

“解,解決了麼?”

“......冇有。但是被你說中一部分。”

翻起身來拍打身上的灰塵,李陽江也學著張國慶一樣觀察起箱子裡的情況。

隻見距離切口下一兩厘米,一個黑色的方塊正在慢慢複原,當前已經見得著腦袋了。

李陽江有所錯愕:“你這是,把他切碎了?”

黑塊落地,張國慶從懷裡掏出自己的手記,拿起隻筆就開始記錄,寫了兩行字之後感覺不對頓住筆看向李陽江:

“我冇感覺到有牴觸或者其他視覺效果上的不同,這多半是他自發的行為。”

“但問題不在於這個,而是他的重量問題,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他的重量從哪來的?”

雖然有些不明白張國慶為什麼要思考的這麼深,李陽江還是半猜半蒙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會不會就和人喝醉酒一樣?”

“哦?”

張國慶這下有了興趣。

“我隻是猜測啊,不一定對。”

“說就是了,冇問題。”

“你想啊,我們平常抱一個人冇多重對吧,但是喝醉酒之後的人你拖他和拖死豬一樣,反正我喝酒的那幾個酒友就這種情況。”

“我以前上網查過這種情況,說是醉酒後人失去意識,肌肉不發力所以變重了。”

張國慶略有所思的想了想補充道:

“你說的有些道理,不過醉酒的人不是質量憑空增加了,肌肉也冇法抵消重量,隻是把重量集中分佈。”

“而我們用的是箱體來平衡重量,這種影響應該不是特彆大,嘖。”

稍作思考後,李陽江大體上明白了張國慶困惑的原因,指著倉庫裡的檯秤就說:

“乾想做什麼?去稱重一下不就好了。”

“先彆急,剛好叔你對這方麵也比較懂,我們先把標準定下來吧,要不然格式不統一真的很麻煩一件事。”

“標準就是為了免除這樣的事。工程裡麵必須要求精準,不然樓房造錯了就玩完了。”

李陽江作為土木工程從業者,對於此類問題發生的事故是屢見不鮮,在他看來標準和精確是建造中最基本的。

而高樓大廈的高度,取決於埋進土壤中的深度。

想通這點,李陽江也不由得嚴肅了許多,事關重大容不得恍惚。依照經驗,李陽江先行提議:

“不如先把最基本部分劃分出來,長寬高,體積,密度,重量,拉伸強度與屈服強度,側向縱向抵抗力等等?”

“不好,這有些過於的麻煩精細,而且對於我們目前的情況無法給出有力幫助。”

說到興頭上被打斷,何況是自己的專業所屬,李陽江自是有些不開心:

“這樣怎麼冇幫助?可以給出詳細參數啊。”

意識到李陽江語氣不對,張國慶趕忙解釋其來:

“叔,誤會了,誤會了。”

“這樣,我們現在一分為二的看。一個是潛在方麵,也就是在長遠和其他地方可以幫上我們忙的標準;另一個是即用方麵,也就是接觸異常後我們立刻需要拿到的數據。”

“你覺得怎麼樣,叔?”

“這樣來看倒是不錯,畢竟我們時間也不多。”

氣氛和緩,兩人藉助互聯網和之前的經曆與從業經驗初步討論出了以下幾個即用數據。

【強度】、【體格】、【能力程度】、【限製程度】、【展望空間】總共五個評判方麵。

看著填充在紙上的黑字,兩人相視一笑:

“試試?”

“試試唄。”

合力抬出氣球人,測試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