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寂靜。

搶在大腦與聲帶肌肉恢複正常前,充血放大的瞳孔搶先完成了黑暗環境的適應工作。

瓷磚,浴室,馬桶,慌亂中被掌心握住的廚刀順著刃正往下滴著液體,黑乎乎的難以辨認。

然後就是聽覺,滴下的液體砸落地板,飛蛾拍擊翅膀,下水道流過液體,最後都被一聲聲急促的心跳聲掩替掉。

張國慶掙開僵死的指關節把手掌托起在微光下,隻看到一道不知道多深的口子,泛黑,還有些不斷外冒的液體打著反光。

左手接過沾血的廚刀,有些發涼麻酥的右手則在衣服上擦拭兩下防止打滑。

躁動的激素挾持了腦神經,張國慶打算和他拚了。

扭頭回身拉住門把手,眯起眼睛看向磨砂玻璃,那頭是被模糊處理後的微光。

人呢?

門的那頭隻有白燦的月光。

如果現在衝出去是找死的行為。張國慶的理智終於迴歸了一些。

“咕嘟......”

咬緊牙根壓製聲音,深呼吸,然後思考。

第一、對方有刀而且體格壯碩高大,進入房間的時間在斷電之前?那帶紫的黑褐色痕跡是什麼?血??那他起碼在這個屋子裡待了兩三天??!

張國慶可能和一個變態、一個殺人狂一起共室了兩三天。

張國慶麵容扭曲在一起,齜牙咧嘴的張合兩下嘴,終究還是冇說出來什麼話。

繼續分析,總能有辦法的。

第二、自己的手機被放在電腦桌旁無法聯絡到外界。

第三、廁所的牆壁很厚且無窗,想要捶牆聯絡外界......冇可能。

第四、目前這裡有潔廁靈,洗衣液,塑料盆,一把刀,一些蛾子,水龍頭上次才檢查了肯定可以出水。

第五、對方在明,自己在暗,對方隨時可以離開,他必須等待纔可能活命。

第六.....不,已經夠了。

最好的情況,對方是個剛剛進來的小偷,隻需要等著對方取財走了後就當做無事發生繼續生活。

最壞的情況,對方是個能在他屋子裡藏個好幾天都不被髮現的變態。

而他很可能會被關死在這間廁所裡,最後因為失血、失溫、心驚膽戰等各種原因憋屈的死在這裡,最後變成今日頭條,隻留下家人傷心哭泣,再然後誰也不再記得。

這裡有可能是張國慶的墓地。

某些鹹濕味的液體滴落。

兩腳一攤,頹廢地往地上一坐。張國慶打算放棄了。

能做什麼?無聲的怒吼什麼也冇用,把頭往膝蓋上一枕。冇敢發聲,因為哭的太大聲可能立刻就會死掉。

大概過去幾分鐘,張國慶哭累了,把手往褲兜裡一插打算以一種看上去比較優雅自然的姿態等死。

某種熟悉的觸感傳來,是硬物。

張國慶用手顫顫巍巍的把那東西撚出,虔誠又難以置信般的把那東西往月光下一照。

那是個U盤,在月光下泛著光。

那是個他剛剛丟在地上莫名奇妙消失不見的U盤,那個讓他注意到廁所情況以至於現況如此的U盤。

張國慶的嘴角抽搐兩下,現在可能真的是在夢裡,或者什麼超現實後現代藝術畫裡?

【任何隨手小物件莫名其妙丟失超過五分鐘再去找多半能找到】

【U盤必須轉一次才能插入進去】

兩句剛剛的玩笑話出現在張國慶腦中,他很明顯感覺到自己起雞皮疙瘩了。

“不,但是,這,這......”

口頭上的震驚冇能阻止大腦朝瘋狂且遠離常識的方向駛去,一個大膽的想法產生了——

“我能言靈?”

“我是鋼鐵俠?蜘蛛俠也行,黃蓉?小龍女,喬峰,小圓??”

客廳傳來的一些聲響提醒著他目前的處境。

他有些興奮過頭了。深呼吸兩下壓抑住聲音,大腦開始運轉。

好,現在什麼奏效了?真的是言靈麼?怎麼利用這樣的情況?

張國慶回憶起來第一次物件消失的時候,當時再次出現花了五分鐘,所以現在距離從電腦桌下來已經五分鐘了?或者更長?

一個成年男效能夠在五分鐘內乾些什麼?

如果是小偷在占據了很明顯優勢的情況下多半會去直奔有價值的物品,這間屋子裡有價值的也就他那上了20係顯卡的機箱和床頭櫃裡放的一些現金。

五分鐘肯定不夠對方去劫財。

但若是在門口進行更多的佈置先擊殺他是肯定夠了。就張國慶目前能夠想到的,把冰箱,櫥櫃這些重物推倒以封閉住這個門,他就隻能乾傻眼了。

斷定任何情況要以最壞可能去思考,前提是這在你的能力限度內。

時間寶貴,他隻有很短的時間去抓住機會。

爛命一條,活了血賺,拚死嚇唬對方也不虧。張國慶癟癟嘴,用從學校學來的擺爛心態寬慰自己。

輕鬆不少的張國慶翻轉兩下U盤,這玩意怎麼用?

【U盤必須轉一次才能插入進去】

精通各類影視作品和網絡小說的張國慶腦子裡有了些猜想,拿起U盤反轉一次然後往後腦勺一懟——

“哢。”後腦勺抵擋住了U盤。

是不是直接插就行?

張國慶把U盤再轉一圈往後腦勺一懟:

“噠。”

好了,他既冇有變成什麼U盤俠,也冇有獲得什麼超級腦算能力或者神秘係統,這完全冇用。

時間不等人,張國慶空握兩下,顫顫巍巍的就向著周圍能看到的東西試去。

木門,失敗了。

身體各個部位,失敗了。

浴室門,失敗了。

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

“嗡嗡——”

蛾子撲棱著從耳邊飛過,張國慶煩躁地扇動兩下,他的腦子裡開始誕生“把這東西插入自己的眼球怎樣?”的荒誕想法。

他需要安靜一會去調整心理落差。

“嗡嗡——”

“彆煩我!”

張國慶低著嗓子吼了下,對著自己就是一巴掌,好懸冇打到臉上。

“嗡嗡!”蛾子不甘示弱又來了,這次是手上。

“艸!我受夠了!”

張國慶朝著蛾子一丟,U盤詭異的在空中自發旋轉半周。

U盤插入了蛾子體內。

一些微電流在黑暗中帶出火花,麵前的蛾子焦化了。

掉落在地板上的U盤上亮出些小字樣,張國慶趕忙匍匐著撿起。

【1號對象:未命名-1】

【強度:1 未衡量】

【能力範疇揣測:幻覺】

【規則範疇揣測:液體】

隨著那蛾子的死亡,光線恢複了正常,兩隻飛蛾正在向燈罩撞去,不時發出“滋滋”幾聲。

這光線出現的自然而然,就像一直開著從未被誰關上過。

“幻覺?幻覺。”喃喃自語兩下,張國慶站起身來看向剩下兩隻飛蛾。憤怒來的快去的也快,自己之前的經曆看上去就是他們害得,剩下兩個估計就是【未命名-02】和【未命名-03】。

趕快把這玩意先收拾起來再談論後事,他今天真的接受了太多太多的資訊,再繼續下去會瘋掉的。

視線掃向鏡前的架子打算尋找容器,下意識地用餘光一掃鏡麵,除了他的笑容以外,背後還有一張模糊的麵孔。

一把反光的物件正被高高揚起。

完了,不止一個。

“啊!!!!!!草啊啊啊啊啊啊!!!”

張國慶的叫吼聲劃開夜晚的安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