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

一聲氣響,大貨車的車輪組應聲而緩,機械的扭變鎖合聲隨之而起,等到一切平息,微微前傾的車體藉著彈簧懸掛而複歸原位。

一輛與貨箱緊密相連的載貨大卡車就停靠在了水泥的路麵上。

扣緊白色的安全帽,大卡車的主駕與副駕上下來兩人,看起來年齡都不算小,一線土木工程從業者才具有的黑麪更是揭示了兩人的身份。

大貨車的前燈照出空中的煙汽,主駕駛那人抬起手肘遮住亮光,回過身拎著手上的蒲扇,撈起衣服下沿就往裡扇風,邊扇風還不忘給旁邊的人搭話:

“江老弟,你這次怎麼找我來啊,你瞧你這急得,我都快以為你家裡出啥事了。”

大概是涼快了一些,主駕那漢子往褲兜一掏,一包七元錢的鴨綠煙就出現在手上,順著條紋一撕,打開包裝先把一隻煙倒過來放置,再順出兩隻煙遞去晃晃:

“先整點?”

緊皺眉頭的李陽江先是一愣,像是冇回過神來的接住手外側那條煙就點了起來。

這倒是讓主駕驚了一跳,眉頭也緊了緊,拿出火機把煙點上,雲煙霧饒間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煙氣嗆人,需要金錢購置,但卻也算能買來的一時溫柔。

對失去溫柔關注的李陽江來說,這一直是他抵抗焦慮的良藥。吞吐,記憶浮現。

在張國慶求救的當時,李陽江在第一時間就開著倉庫附近的摩托前往工地,一路上電話不停,足夠規格的容器與建材隨著一隊工地的兄弟開始動作,他們最終會集結在工地等待李陽江。

其中建材的數量有所超出尋常。

見識過異常所具備的偉力後,李陽江並不認為那是單純人數能夠解決的問題,哪怕再來幾隊人也不管用。

要對抗那種東西或許需要百萬噸衝錘,製作鑽石的高壓容器,核反應甚至是粒子對撞機,甚至更多超出人類所能想象的東西。

眼下能夠依賴的隻有同樣掌握了異常力量的張國慶。

而李陽江要做的事情就是封閉並加固倉庫,防止任何東西的進出。

這其中也包括張國慶。

“呼.......”

鼻息噴出兩道煙柱,菸頭的燼灰已經接近濾嘴,李陽江大概整理好了思緒。

旁邊的漢子也把手上的煙一丟,踩碾兩下就問道:

“所以江老弟,你到底什麼事?”

“中午的時候你調了你工地上一隊人,神神秘秘不知道去做什麼,然後就是一大單子的建材追訂。”

漢子的眼睛在安全帽遮出的陰影中漏出一些疑惑審訊的意味,走到李陽江的旁邊一拍肩膀:

“剛剛拿煙也是,你平常不是這樣的。”

“你到底......”

李陽江在心中暗道一聲不好,一時間在腦袋裡怎麼也想不出來個具體的應對方案,見著漢子要繼續發作,趕忙搶話:

“榮哥,這邊其實是一個——”

“行了。”

被叫做榮哥的男子換上一副笑臉,拿著蒲扇給還愣神發怵的李陽江扇起風來:

“我知道,老弟你肯定是接了個大訂單,來源我也就不問了,你看你那飄忽的樣子,拿煙都從你老哥我手外側拿了啊,可以的啊。”

“哈,哈啊,榮哥你也知道的,他們那些有錢人嘛,這次也是機會難得,但是您永遠是我榮哥。”

榮哥聽了哈哈一笑,用力猛拍起李陽江的背部,再很是得意的把蒲扇一撇指著自己胸口:

“那肯定的!你這種好事都叫上我,那肯定是自家兄弟,來,驗驗貨?”

話都到這個份上了,李陽江也是推脫兩句表示信任:

“彆了,都是自家兄弟,信得過。”

“這邊走?咱們去看看項目?”

榮哥自然答應,兩人向著倉庫方向走去,李陽江一路和榮哥聊著家長裡短,不到一會的時間,兩人就來到了倉庫門前。

等待榮哥觀察整個倉庫的期間,李陽江朝著不遠處的白色麪包車瞄了兩眼,確保無誤後才繼續著介紹工作。

榮哥扇著蒲扇,看著麵前這個不規則的門框發出疑問:

“......你這單子真的正經麼?”

廢話,當然不正經。李陽江暗罵一聲。

中午時候李陽江帶著工人隊伍回來的時候就發現這個大洞了,張國慶和氣球人都一起消失在了倉庫中,順帶留下了一條長痕。

幸虧工隊裡麵都是和他乾的久了的底班人員,一起拿著工具打磨了那被巨力拉伸熔融開的倉庫大門,順便也把延伸出的痕跡處理了個七七八八,剩餘的異常也呆在麪包車裡。

隻是時間過於緊急,得到了麵前這個產物。

扭七八拐的大門框,如同麻花一樣結構向外延伸,最後邊緣處被打磨的平齊。

如果硬要說的話,把我這個門框放到藝術展中去當個裝置藝術應該是不錯的選擇。

李陽江長歎口氣,故作深沉地說起話來:

“哎,誰知道那些上流人士怎麼想的。”

“一會又是什麼藝術展廳,一會又是什麼末日避難所,等你都已經建地差不多了又改成了獨立收容間。”

榮哥有些忍俊不禁,作為土木方麵的一線人員,乙方中壓力最大的幾乎就是他們這批人,他也能算是深有感觸了,但是現在李陽江是乙方。

憋住笑意,榮哥的另一個疑問來了:

“那你乾啥還接這單?”

李陽江陰聲陽氣地回道:

“因為我傻。”

回過身來,李陽江用大拇指搓揉起食指中指,再衝著榮哥一挑眉:

“哥,你提供建材,我的人出工時,咱們六四開。”

“誰六?”

“你六,我也不瞞著,對方有些報酬不是錢,但是卻珍貴異常。”

榮哥一皺眉,反問起來:

“你確定?這可是六四開,對方什麼東西那麼值錢?”

李陽江隻是笑笑,不做回答,心裡麵卻是另一番算盤。

六四開那是因為你馬上也是自己人了。

兩人緊接著你一眼我一語的商討起具體的參數細節起來,涉及到專業領域,雙方都有著自己的堅持。

氙燈的光亮照射,夜色已臨。

突然間似乎是電力不穩,整個地方的光照閃爍一下又隨之恢複正常。

一尊黑色的人型雕塑在房屋的陰影處顯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