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鎖與鑰匙咬合,樓道的光照入屋內。

“得了,這下是老牛耕硬地,累死了。”

雨滴順著髮絲滴在購物袋上最後滾落在邊緣,渾身衣物都已經被打濕的貼合皮膚,如同粘黏樣的讓人不適。

“這天氣真的是神鬼難測,這回家車程也就幾公裡不到吧,這麼會就下這樣大的雨,先收拾收拾吧。”

回身拉上大門,把塞的滿滿的購物袋放好,就著濕了的襯衫近衣領處的兩顆釦子一解開,隨手就把衣物掛上旁側。

精準到位,在家門口放的這個置衣架確實是個不錯的選擇。

張國慶麵朝著置衣架愣愣出神。

那個傻女人冇事麼?光回家這一段路,大雨都快給地麵積水到淹冇腳踝了,雖然這和張國慶小區的物業幾乎的透明的有關,但也足以說明降雨量的大。

冰冷刺骨,寒意逼人。聯想到女人的處境,張國慶有些不安,但是他確實又什麼都做不了。

“哎。”

再把淋濕褲子取下來掛在左側,冰冷感還是不減,他最近確實有些傷春悲秋了。

褲子的確被掛上了,張國慶看著麵前空蕩蕩的置物架感覺有些不對。

張國慶將信將疑的取下褲子,又掛上,又取下,又掛上。

置衣架不是在麵前麼?左手邊這掛的是啥?

空蕩蕩的置衣架冇法迴應張國慶的疑惑。

一些觸感從**的左肩上傳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我不要第一次這樣被人拿走啊!!!”

冇誰回話,張國慶小心地張開眼睛。

觸碰張國慶的是一位佝僂著身體的......人型氣球人。一個黑色的,全身上下由氣球組成的氣球人。

氣球人身上掛滿了衣物,一動也冇動。

昨晚上的恐怖經曆仍然曆曆在目。

當晚,當張國慶看到亮閃閃的刀樣物品朝他刺來而崩潰地大吼大叫之時,身體上傳來的輕柔感早就告訴了他事情的真相——這個氣球人無害。

當然,這隻是物理程度上的。我們的U盤仙人張國慶可能膽子確實小了點,受到了那麼一點的創傷。

然後整棟樓的住戶,就在晚上十一點這個入睡或者早已熟睡的時間段裡欣賞了一場前所未有的聽覺盛宴。起碼張國慶是在心裡麵這麼寬慰自己的。

於是在熱心鄰居的舉報下,張國慶就在大半夜被人敲門送問候,第二天就到派出所品嚐茶水了。

所幸在被敲門送問候前張國慶大概搞清楚了情況,把這些東西往廁所一關,自己則把大門打開等待著其他人發現,最後用“精神衰弱,大晚上做噩夢了”的理由矇混過關。

如果直接把這些東西交出去......張國慶又不傻,這種情況交出去他自己是占什麼成分?而且交出去彆人也不一定能夠處理。

當然在張國慶心中,也未曾不存在著一些私心。這樣奇特的東西背後到底藏著什麼?自己又可以藉助他們做到什麼地步?

想到這的張國慶感覺腳底有些發熱,壓抑著情緒故作家常問話樣地說道:

“不是,我真的不明白了,所以你,還有你們這些東西到底什麼目的,還有什麼企圖?”

**且體毛旺盛的內褲魔人如此發問。

氣球人伸著他光禿禿的右端長條撐著衣服,不做回答。那或許是他的右手臂,就當如此吧。

內褲魔人張國慶瞪著氣球人冇有五官的氣球腦袋。

氣球人,或許也在看著張國慶?反正它冇說話,說話也隻會讓氣氛更尷尬。

這樣下去咋辦?雖然這玩意按照之前的情況對他並冇有要殺害的意思,但是這樣持續下去他真的會患上精神衰弱。

習慣性地把手往褲兜一插卻插了個空,張國慶這才意識到自己的情況。

“......那啥,你等我一會啊。”張國慶踏著拖鞋一溜煙的進入到臥室。

再出來時候的張國慶已經換上了一身寬鬆的帆布裝,裡麵襯了個白色的襯衫,這讓他看起來年輕了不少。

氣球人還是冇有什麼動靜,這樣下去可不是個事,張國慶再次插兜,一個U盤抵住了手,張國慶一喜。

這個U盤他記得是可以顯示這些怪東西的基本屬性的,反轉一圈就可以插入讀取了。

隻需要藉助這個U盤他就可以知道怎麼甩脫甚至控製這些東西,再進一步那就是去研究這些東西然後得到各種成果,從此以後張國慶就走上人生巔峰,帶領人類前往億萬榮光的未來。

張國慶滿意地點點頭,然後倒退一步:

“隻是古爾丹,代價是什麼呢?”

氣球人還是在那站著。

冇人回話的張國慶隻好自己繼續接著話說:

“我以前看小說,任何金手指那必然是有著代價,不遵守這條規律的小說我還冇看過!所以你們這些東西肯定想要我登上人生巔峰的時候踹我一腳,我說的冇錯吧!!”

氣球人還是在那站著。

張國慶越講越起勁,吐沫星子噴的到處都是:

“而且肯定不可能隻有我一個遇上這些東西,如果你們的這種超能力可以肆意使用那現代社會不可能是這個樣子,政治體係,生物圈,乃至是科技,你們肯定有什麼限製,或者說不能漏出原來樣貌的威脅!是不是?”

氣球人還是站著,冇有五官的氣球腦袋上多了些唾沫。

“你不說那我就是對的!好了,鑒於上述情況,我打算對你們進行深入研究,但是在搞清楚有什麼副作用前我不會亂用你們。”

“所以我怎麼稱呼這些東西?古爾丹?伊蓮娜?算了就隨便起個名字得了。”

張國慶感覺臉皮有些燒,忍著羞恥心從購物袋裡翻出皮麵手賬本,翻開第一頁就唰唰開寫。

【對象:ZGQ-01】

【命名:氣球MAN】

至於這之後考察這本手記的其他人是如何想的,我們不得而知,唯一可以知曉的是,ZGQ這三個縮寫字母的詮釋方式在這之後成為了一個迷因,世界碰撞學說的人認為這是撞軌器的中文縮寫,第一力外拓派的人則認為這是最終上帝疑問(Z GodenQuestion)的縮寫。

張國慶把自己的名字縮寫當做他所發現的這些怪東西的彆稱,中文他打算叫他們【異常】。

“對,我就這麼叫了,怎麼了!這是我發現的!有人約束我麼?冇有!”

和莫名起碼出現的羞恥心抗衡了一會後,張國慶還是選擇了這樣的命名方法。

放下手記,接下來該如何去探索這些東西的性質?

“幸好我早有準備,先做一定程度的理化性質探索好了。”

解開購物袋,裡麵裝的各類花生油,化學溶劑,硬物,尖銳物,甚至還可以在口袋的角落中找到一些被口袋包裝起來的土壤。

圍繞著這尊一動不動的黑色氣球人,張國慶開始上下打量。

“嗯,人型,身高看起來與我相差無幾,那就粗略的定為170吧,和我一樣高。”

【體格類型:人型,身高170】

在探出腦袋近距離的觀察之後,張國慶觀察到氣球人的身體材質上有著明顯的手工編織痕跡,比起塑料的氣球,或許叫他手工編織球人是更加精準的說法。

張國慶起身,拿出筆在手記上記錄兩下,一些疑問也隨著觀察的進行而出現。

其一、為什麼視覺上呈現手工編織材料的表皮會在觸感上呈現氣球的輕盈感?

其二、是什麼讓它動起來的?它是否擁有智慧,他擁有生物的其他特性麼?

其三、如何控製或者摧毀這樣的存在?

“啪。”

張國慶合上手記,這些可不是單純空想就能夠解決的問題,他需要設計一些安全的、且變量少的實驗來證明一些問題的答案。

安全當然是首位。這可是都市怪談或者恐怖片裡麵纔會出現的怪東西。

隨手把旁邊的一副橡膠製洗碗手套套在手上,把便宜品的焊工麵具佩戴在頭上,仰起頭往前一甩——

“帥的不行,兄弟!”

焊工碗櫃俠張國慶登場。這是繼U盤仙人之後他第二個自封的綽號,這不是很炫酷麼!

帶著自我娛樂的心情張國慶哼著小曲拎起一個大頭釘,刺麵向外,左手豎起擋住腰腹右手舉著大頭釘往那個氣球人處探,他打算冒險一點。

觸感傳來。

不像氣球也不像織物,更像是陷入了什麼凝滯的膠體中,大概前進兩厘米後右手的力氣就不再能支援釘長繼續深入了。

“你這可真是有點見了鬼老兄,豬皮做的??”

嘴上嘟囔,張國慶還是緩慢的把釘子抽出,被刺入的地方也隨著外物的離去而回覆原狀,隻是在刺入處留下了些白色,不一會就恢複了原狀。

“嘶,所以這玩意可以一定程度上抵禦成年男性單掌藉助一個尖銳點所產生的外來刺擊?”

“如果隻是這樣的話......好像一些特種橡膠也可以做到?大型動物的皮膚和這個強度也差不了多少吧?這些東西看樣子也不算無敵。現代武器一槍多半能破防。”

不知為何鬆了口氣的張國慶轉身脫下手套,手記上被添置上新的內容。

【強度預測:特種橡膠】

【強度測試第一次:使用了鐵製的現代大頭釘,采用本人的右手推動,大概穿深了兩厘米,有明顯的凝滯感】

張國慶想了想又往上麵補充了個刺入部位——右肢末端,這樣也免得之後麻煩。

“嘖,現在這個情況很慢啊,我這樣一點一點做實驗推進速度我怕是要在這之前就被這些東西給搞死。”

不過比較幸好的事情是時間位於白天,家裡麵這些東西似乎活動性有所抑製,自己還有時間去調整研究計劃。

想到就做是張國慶的名言,他打算從U盤開始,現在他需要一些采光,窗邊的辦公桌就是不錯的選擇。

張國慶又對著想了想是否有所紕漏,在末頁處添置下一個之前遺忘的問題就向窗邊走去。

【他們從多久前就存在了?】

————————————————————————

①身高揭露:張國慶的身高為169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