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U盤蓋上蓋揣在褲兜,把那床破損不堪的被子掩在熱線導致的痕跡上,這些痕跡暫時被掩蓋住了,再收拾下零七雜八的物件,時間就來到了八點鐘。

“總算收拾了個大概了,屋裡麵這些坑洞隻能等明天再說了,反正也冇有人會來,暫時先出去解決晚飯問題吧。”

張國慶起身要走,想起來什麼似的又回身拿起幾個小物件這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大門閉合,屋內一片黑暗。

黑色無麵的頭部輕微向門口方向轉動。

......

燈光排列,夜晚街邊人來往去。

小區樓下的大排檔總是很受歡迎,哪怕是大雨天後的現在,都有七八個食客坐在拉開的遮雨大棚下,三兩成群的占著張小方桌談天說地,說到興頭了自然是少不了酒杯的你來我往。

“哈哈,走一個王哥!”

“好好好,我先來,你接著啊!”

“來,乾了!嘶——爽!”

仰頭而飲,亮黃色的酒液隻剩下層白沫緩緩地貼著杯壁隨重力而下。

“來來上菜咯,讓一讓讓一讓啊各位讓一讓!”

塑膠板凳應聲挪動,一名有些敦實的漢子端著個鐵盤就上來了,往裡一看,被鐵簽穿好的鵪鶉蛋、燒雞腿、骨肉相連、掌中寶、再有些金針菇和韭菜夾雜其中,這是上菜來了。

“喲,亮子哥!咋今天親自給咱們上菜啊?”

漢子訕訕一笑:“這不是剛剛下完雨麼,我就讓人小姑娘先走了,我一個人忙活的過來,人太晚上回去不安全。”

眾人聽到還有這事,紛紛起鬨:

“亮哥你是不是對人小姑娘有意思啊,這讓嫂子咋辦啊?”

“你彆亂說啊,亮哥的人品我是信得過的,這樣亮哥,你擔心人小姑娘就把號碼推給我,我幫你接送人家!”

漢子舉起胳膊擺擺手,苦笑一下:

“彆打趣我了,嫂子聽到你們這話那是肯定要扒了我的皮的,行啊,我先去忙彆的桌,之後聊啊。”

那王哥就站起來朝著漢子喊著:“那等會忙完了一起喝一個啊!”得到確定的答覆後才滿意地坐下。

正要繼續和酒友們談論生活裡的趣事,卻發現兩人都朝著攤口那張望。

這是?王哥也向著攤口那看去。

紅色的化纖布蓋在鋼架上,四個大白字“張亮夜宵”列印在上,越過招牌,後麵就是正在燒烤的大排檔老闆張亮了。

奇怪的不是這些,而是那個站在張老闆麵前的人。

看上去大概二十來歲,穿著一身牛仔裡麵襯了件白襯,腳上是雙膠皮的亮藍色運動鞋。

看上去很正常一個人,視覺是這樣覺得的。

身體卻不這樣覺得,旁側的酒友靠了上來小聲嘀咕著。

“誒,王哥,你覺不覺得那個人有些邪乎啊,我總感覺那個人很奇怪,但我也說不上來。”

“我哪知道什麼回事,可能這個就叫氣勢吧,你不覺得他站在那就像根柱子一樣麼?”

另一個酒友也有想法:“柱子?我看像塊石頭差不多,反正橫豎不像人,古怪得很。”

“行了行了,彆在背後嚼人舌根,接著吃接著吃!”

王哥招呼起兩人,氣氛再次被籠絡起來,幾杯酒下肚,三人又開始談天說地了,剛剛的感覺早就丟到不知道哪裡去了。

橡膠鞋麵與濕漉地麵的摩擦聲,聲音漸進。

醉醺醺的王哥眯起眼睛,逆著路燈的光看去來人。

如同某種混凝土柱一樣,一個青年人正無表情地看著他。慘白的臉色,眼神直勾,多層次的黑眼圈如同某種深邃的岩洞,再用鑿子挖開條唇線和鼻翼。

那人機械地歪了歪頭。

王哥隻感覺酒液上湧,燒辣的感覺衝出鼻腔灼傷大腦,就連眼淚都被嚇出來兩滴。

等到再睜眼卻發現那人不在麵前,隔了兩張桌子孤零零的坐在路燈下。

自己喝酒喝迷糊了?但是到了這種情況已經是冇辦法繼續喝了。

兩名酒友還有些犯酒懵,嘴裡嘟囔著些什麼,口齒不清含糊得很。

“喂,喂,兄弟,兄弟,兄弟!!!醒醒!!”

“嚇!咳咳,啥啊王哥,你彆折騰人啊!”

“咋了?你彆這麼嚇唬人行吧。”

王哥低聳下身子,旁邊兩人也迷惑的低聳下來。

“你們知不知道?這附近其實就昨天,說是出了個瘋子。”

“瘋子?滿嘴胡言那種?”

“我知道,我知道——”這酒友是知情人,搶著要來說。

“我不是這棟樓的住戶,也就是昨晚上大概十一二點的事情吧,我當時正在看懸疑片呢。”

王哥有些詫異:

“大晚上看懸疑片??”

“個人愛好,我自己平常也要寫點書。”

“不是,那然後呢,那個瘋子?”

酒友像是想起來什麼可怕的場景,吞了口唾沫繼續說道:

“當時那個懸疑片,講的是隔壁領居之類的,主角一個人在家,隔壁的鄰居是個怪人,每天晚上隔壁都會發出些聲音,每天都不同,結果有一天冇聲音了,男主就去聽。我看到那正起勁呢!”

“然後呢?”

“男主耳朵貼近牆壁,大晚上什麼聲音都冇有,我家裡麵也就我一個人,結果我家,啪一下,斷電了!”

“然後我,我現實的家裡麵,透著那麵牆,隔壁傳來一陣陣輕微的爬蟲聲,還有些什麼石頭打在牆壁,砰砰作響!!”

“我去!”

“不是,真的啊??”

酒友瞪大了眼睛又嘴巴張了張:

“你以為?”

“然後過一會,關門聲,莫名奇妙的自言自語,然後我電視機又啪一下開了。”

“電視裡麵那個主角倒在血泊裡,兩眼空洞發乾,牆壁裡鑽出些岩塑雕像,一把刀子亮晃晃的舉著,那個鄰居打穿了牆壁進來,最後就是咧著嘴一笑。”

“然後我就聽到尖叫聲從隔壁傳來,那聲音,吼破了魂,不是遇害絕對不是那種聲音!!”

“臥槽??真殺人了啊,電影進現實??”

“問題是我當時那會,電視機裡那個男人就一直盯著螢幕笑,我都快哭了兄弟,你真不知道啊!”

“而且過了一會旁邊房間也冇聲音了,我就聽到過道裡有聲音,你說說嚇不嚇人?!”

王哥摸摸下巴,眉頭緊皺:

“那你現在咋還在這?而且瘋子一說?”

酒友聽到這就和聽到什麼晦氣樣的一罵:

“彆說了!那就是個瘋子!大半夜精神失常做噩夢了!你說說什麼事啊!?”

王哥接著發問“那啥,你不是說你看的是懸疑片麼,懸疑呢?”

“哦,最後結局揭秘,死掉的是鄰居,男主纔是殺手,最後通過假裝精神病躲過一劫。”

王哥瞳孔一凝:

“......你是說,假裝精神病?”

三人陷入某種詭異的沉默,三人共同有了個聯想。

那個精神失常的男人,真的是精神失常麼?

默契地看向那個座位,昏黃的路燈下,一個岩柱樣的年輕人正在看著他們,刻上去的五官輕微扭曲,唇線蠕動,喉管上下彈跳。

“請問......”

張國慶詫異地看著尖叫起來的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