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秋風暗想眼下咱們已經到了生死攸關的緊要關頭,你竟然還想著會不會被江湖朋友恥笑,著實荒謬。他沉吟了片刻,這才接著說道:“方纔我原本打算將狼王殺掉,隻是這個畜牲太過狡詐,冇等我出手, 便即唆使三頭惡狼倏施偷襲,若不是慕容姑娘出手相救,隻怕我已經著了狼王的毒手。”

厲秋風說到這裡,看了慕容丹硯一眼,這才接著說道:“待到我落地之後,狼王便即混跡於狼群之中,壓根不曉得它藏在何處。就算我打定了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的主意,找不到這個畜牲,也隻能是束手無措。”

厲秋風說完之後,葉逢春心中一動,口中說道:“厲大爺說得不錯,若是能將狼王斬殺,剩下的這些畜牲失了首領,隻能一敗塗地!”

葉逢春說到這裡,略停了片刻,這才接著說道:“怪不得厲大爺方纔巧施妙計,殺掉那頭大惡狼,其餘的惡狼雖然頗為畏懼,不敢再行圍攻,但是並未逃走,而是窺伺在側。想來它們知道那頭大惡狼並非真正的狼王,纔沒有一鬨而散。隻有斬殺了真狼王,這些畜牲纔會心生畏懼,轉身逃走,不再圍攻咱們。”

慕容丹硯聽葉逢春說話,心中不屑, 暗想這話還用你說,難道誰不知道麼?!眼下攻到咱們近前的惡狼不下三四百頭,火圈外麵還有更多的惡狼在虎視眈眈,要想從幾百頭惡狼中找出狼王,勢比登天還難。姓葉的若是有好主意儘管說出來,可是他明明束手無措,卻又說出這樣一番廢話,著實可惡!

慕容丹硯思忖之際,突然聽到左首傳來幾聲淒厲的嚎叫,她嚇了一跳,急忙轉頭望去,卻是眾夥計與狼群對峙良久,幾頭惡狼忍耐不住,突然向站在對麵的夥計撲了過去。厲秋風和慕容丹硯從狼群之中殺出一條血路,與葉逢春等人會合之後,眾夥計已經不像此前那般害怕,就連先前嚇得癱倒在地上的幾名夥計也膽氣複壯, 從地上爬了起來, 握緊了腰刀與狼群對峙。此時看到幾頭惡狼撲了上來, 眾夥計揮舞腰刀亂劈亂砍,登時將一頭惡狼砍成了數塊,其餘兩頭惡狼也受了幾處刀傷,慘叫著向後逃走。眾惡狼看到同伴吃虧,哪裡忍耐得住,登時張牙舞爪地撲了上去,與眾夥計鬥在了一處。此時眾夥計雖然冇有結成方陣,但是已不似先前那般一團散沙,一個個肩並肩挨在一處,猶如一道牆壁一般,手中腰刀此起彼伏地砍了下去。如此一來,惡狼再也不能像此前那般將眾夥計分割開來,逐個圍攻。而且隻要有一個夥計受傷,便被同伴救到後麵,另有一名夥計擠了上來,填補傷者留下來的空隙。惡狼雖然瘋了一般攻向眾夥計,可是不隻冇有占到便宜,反倒被眾夥計打得甚是狼狽,眨眼之間又有二三十頭惡狼或死或傷。

隻是眾夥計忙著與惡狼激戰,無暇向兩層火圈新增樹枝樹葉,是以火焰越來越弱,四周漸漸變得黯淡起來。此時正是天亮之前最黑暗的時候,湧入內層火圈之中的惡狼越來越多,要從四五百頭惡狼之中找到狼王,勢比登天還難。

厲秋風雖然與眾夥計站在一處,但是幾乎冇有惡狼敢向他挑釁,隻向站在他左側的眾夥計攻去。厲秋風一邊揮刀幫助站在他身邊的夥計抵擋惡狼的攻擊,一邊不住掃視狼群,想要找到狼王的所在。隻見無數頭惡狼猶如海浪般湧了過來,撞到眾夥計布成的人牆之上,又紛紛向後退去,情形極為古怪。

厲秋風苦思無計,正自焦急之時,忽聽葉逢春在他身後小聲說道:“厲大爺,請借一步說話。”

厲秋風心中一怔,揮刀連砍三刀,幫助站在他左側的一名夥計逼退了兩頭衝過來的惡狼,這才向後退開兩步。厲秋風剛剛退開,便有兩名夥計自他身後衝上前來,站在他方纔站立的地方,揮舞腰刀抵擋攻過來的惡狼。

厲秋風退到葉逢春身邊,正要開口說話,隻聽葉逢春搶著說道:“如此拖延下去,就算咱們能將這些畜牲耗走,隻怕咱們的傷亡也不小。而且眼下咱們被大雪困在這裡,聽那幾個傢夥說過,要想走到那座山莊還有百餘裡。眼下大雪覆蓋了道路,咱們的坐騎也已經被惡狼吃得乾乾淨淨,這百餘裡路看似不長,可是要徒步走到山莊,至少也得花上三四日工夫。狼群若是在途中再次偷襲咱們,隻怕要比眼下還要凶險!是以無論如何,還是想法子在這裡痛擊這些畜牲,讓它們不敢再來圍攻咱們為好。”

葉逢春說到這裡,略停了片刻,這才接著說道:“要想將狼群徹底擊敗,須得將狼王殺掉,可是這個畜牲躲在狼群之中,咱們壓根找不到它的蹤跡,是以要想將這個畜牲除掉,須得想法子引它現身。在下不才,打算扮作誘餌,讓這個畜牲自己跳出來,然後再由厲大爺和穆姑娘將它斬殺。”

厲秋風和慕容丹硯冇有想到葉逢春竟然說出這樣一番話來,心中都是凜然一驚,不由對視了一眼,神情都有一些古怪。慕容丹硯暗想姓葉的極為奸詐,雖然幫著咱們做事還算用心,可是每到生死關頭,他是絕對不會替咱們著想,而是打定了主意先行逃走。怎麼今日他卻變了性子,竟然聲稱自已要做誘餌,引誘狼王現身,這可不像是姓葉的能說出的話。難道這個傢夥又在打什麼鬼主意,想要坑害我和厲大哥不成?

念及此處,慕容丹硯心中驚疑不定,雙眼緊盯著葉逢春,口中說道:“葉先生如此說話,著實讓人驚訝。我有一句話或許會得罪葉先生,葉先生雖然智計超群,不過並未練過武藝,要想在成百上千頭惡狼的虎視眈眈之下引誘狼王現身,勢比登天還難。不曉得葉先生到底有何打算,還是說出來給我和厲大哥聽聽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