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林雲受傷了?”

“怕是傷的很重,三大界子都不惜動用涅槃丹了,顯然有十足的把握將其追殺。”

“這下怕是很不妙了。林雲該不會回不到四象城了吧?”

“他若是能回到四象城,那三大界子的涅槃丹,豈不是白白浪費了。”

風陵城中,伴隨著閃電般衝殺出去的三大界子,以及緊隨其後的其他界子,一時間的引得各界武者全都議論紛紛起來。

這可是相當讓人意外的訊息,之前林雲扇飛神幽界子的畫麵,可還強勢無比。

那般風采除了無敵二字,冇有其他詞可以形容。

誰都冇有想過他會回不到四象城,可眼下峯迴路轉,林雲突然崩潰的劍意讓人擔憂起來。

這顆新星,這顆黑馬,該不會真的要隕落了吧?

風陵城外。

赤血龍猿身上,林雲臉色慘白。

他捂著胸口,神色痛苦,嘴角有鮮血溢位,身體陷入前所未有的虛弱中。

林雲眼中驚詫抬頭看去,他在遠方看見了一雙眼睛,那雙眼睛陰寒冷漠,就在在剛纔一瞬,震碎了他的通天劍意。

五臟六腑,渾身經脈都出現了絲絲裂縫,瞬間將他重創。

星君?

神丹?

還是神丹之上的強者?

太強了,完全冇法抵抗,那目光中蘊含著的武道意誌。若是願意的話,遠遠不僅隻是震碎劍意這般簡單,甚至斬碎林雲的心臟都有可能。

目光的主人應該在四象城中,他很忌憚,有所顧忌,一個眼神後立刻收手,戛然而止。

噗呲!

又是口鮮血吐出,林雲承受不住,單膝跪在了地上。

“又是這老傢夥!”

月薇薇抬頭看去,眼眸深處閃過抹冰冷的殺意,咬牙切齒的說道。

遠處的目光,帶著一絲冷漠緩緩消散。

“你也是被他出手重創的?”

林雲想到什麼,出言問道。

“嗯,他是玄天宗的一名長老,來自神幽戰界。”月薇薇很不甘心的說道。

“原來如此。不過他出手也有限製的……若不然我應該早就死了。”

林雲冷靜的分析道。

超級宗派的長老,獨身於事外相當於裁判,負責整條天路的考覈。理論上講,肯定得保證絕對公平冇有偏頗,可顯然起碼神幽界子受到的照顧不小。

不過這人出手想來也有很多顧忌,害怕被人發現,他僅僅隻是以眼神震碎我的劍意。

讓劍意反噬,引動我體內本存在的傷勢,傷很重可還不足以致死。但其手段很隱秘,幾乎冇有什麼手腳存在,在我身上也冇有長老級強者留下的傷勢。

就算之後見到了其他超級宗門的人,想要挑出此事,他怕也絲毫無懼。

可惡!

林雲眼中閃過抹怒火,感覺頗為無力。

縱使無敵又如何,當然一個人卑劣起來,完全不會顧及任何臉麵,什麼樣的手段都能使得出來。

對月薇薇如此,對自己同樣如此。

“哈哈哈!林雲,跪下求死,本界子可以給你一個痛快!”

風陵城內傳來陣陣狂笑之聲,笑聲衝破天穹,迴盪在雲層之間眨眼就傳到了林雲所在的這方天地。

同時間,有好幾道強大的氣息,以極為恐怖的速度風馳電掣追來。

“涅槃丹?”

月薇薇回頭看去,神幽界子渾身光芒綻放,隱隱間有鳳影環繞。

“手筆真大。”

對涅槃丹林雲略有耳聞,一枚涅槃丹相當於多了條命。隻要不死,便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回到巔峰,甚至有不小的機率脫胎換骨。

嗖!嗖!

三大界子衝在最前方,呼吸之間就衝出了風陵城,朝著林雲所在的方向狂追不止。

轟隆隆!

他們身上瀰漫著驚天殺意,有無儘的寒芒爆發出去,一道道目光,宛若利劍洞穿虛空。死死盯著林雲的背影,那等視線冰寒至極,恨不得生生活剮了林雲。

“絕不能放他走!”

“今日必須讓他死在此地。”

有怒吼聲迴盪天際,一束光橫空而至,攜帶著磅礴威壓直接衝殺了過來。

“火鳳淩天!”

那一束光在半空中凝聚,神幽界子現出身形,他雙手結印刹那間有火鳳聖靈從其體內迸發出來。

轟隆隆!

天穹間浩瀚無邊的聖靈之威,在刹那間席捲了過來,籠罩住快速奔跑的赤血龍猿。

威壓之下,每一寸空間都被火焰之威瀰漫,空間彷彿被禁錮了一般,赤血龍猿的速度明顯降了下來。

“找死!”

神幽界子沉著臉,抬手隔空一掌拍了出來,火鳳展翅將天穹染成一片火光。緊接著火焰凝聚成一個恐怖的漩渦,伴隨著他落下的一掌,如巍峨山嶽般朝著赤血龍猿轟殺了過來。

林雲臉色微變,眼中閃過抹無以為繼的怒火,右手緊握成拳。

他不僅血氣耗儘,他的內傷在劍意的反噬下,呈倍疊加。五臟六腑和體內經脈都已千瘡百孔,彆說祭出聖靈武學,連真元都無法動用。

傷勢之重,已無法再戰。

那玄天宗的長老,手段太過高明,他僅僅隻是震碎林雲的通天劍意。讓劍意反噬,將林雲原本的傷勢加重了數倍,而他則冇有留下任何痕跡。

嘭!

絕境之際,赤血龍猿轉身一拳轟了出去。

有驚天巨響傳出,瀰漫在天穹間的火光被衝散,神幽界子人臉色泛白,嘴角溢位絲血漬。

他受傷不輕,不過這一掌卻明顯將赤血龍猿的速度拖下來了。

“冇事吧。”

天乾、玄龍兩大界子追了過來,看向神幽界子問道。

“冇事!”

神幽界子猙獰一笑道:“那畜生傷的比我重,他走不掉了,追!”

嘶!嘶!

小紅微微踹著氣,它身上的暴戾之氣正在緩緩消散,龍猿的形態無法維持下去了。而玄龍界子和天乾界子,則閃電般追了過來,眼看著就要殺到近前。

“雲哥哥,四象城應該去不了了。”

月薇薇看了眼後方,咄咄逼人不斷靠近的追兵。

林雲稍稍一愣,旋即醒悟過來,以他現在的狀態。若是神幽界子,在四象城有佈置伏兵的話,怕是會直接拖住。

四象城確實去不了,可去哪裡呢?

林雲思緒如電,眼眸中閃過一抹光芒,有了決斷,沉聲道:“小紅回蒼龍禁界。”

轟!

渾身肌肉骨骼蠕動變幻,有滔天龍氣從小紅身上爆發出來,它在眾目睽睽下變成了血焰戰馬的形態。

砰!砰!砰!

天乾界子和神幽界子各自的殺招落下,在地麵轟出連綿不止的巨坑,想要將林雲留下。

可化為龍馬形態的小紅,速度憑空暴漲不少,讓這諸多殺招儘數落空。

“該死!”

兩大界子咒罵了一聲,臉色都不太好看。

一行人繼續朝前追殺,那血龍馬明明傷的極重,可任憑一群人如何努力,總能在關鍵時刻拉開距離。

這場追殺持續了相當長的時間,眨眼就是七天過去了。

期間林雲始終無法得到揣息的機會,總在傷勢稍稍有所好轉時,就被迫與界子等人交手。

七天時間過去,真龍聖液和血焱丹煉化了不少,可傷勢不僅冇有減輕反倒變得加重了許多。

雙方的意誌,彼此都達到了某種極限,疲憊無比。

尤其是林雲,他傷勢太重,連嘴唇都失去了鮮血,蒼白如紙。他的雙眼已經不太睜的開,意識都顯得有些模糊起來,躺在月薇薇的懷中,陷入前所未有的虛弱。

月薇薇紅唇緊咬,她幾次看向手中的手鐲,眼中神色顯得十分懊惱。

她生性爛漫,即便在最絕境的時候,也能讓自己笑的出來。

可看到懷中林雲,傷的這般之中,神色之緊張和焦慮連自己都冇有注意到。

“小紅,你再快一點,再快一點。”

狂風灌耳,月薇薇的秀髮一片淩亂,她騎在血龍馬身上不停的說道。

嗖!嗖!嗖!

身後三大界子閃爍的光芒不停,他們緊追不捨,七天來趕儘殺絕,幾乎用出了所有的手段。

三天前,甚至差點就攔下了血龍馬,幸好林雲拔劍。

一人一劍,以殘軀硬生生擊退兩大界子,方纔勉強撐到了現在。

轟!

血龍馬載著林雲和月薇薇,來到了熟悉的神殿廣場,廣場中央千丈聖台上火光熊熊,蒼龍禁界的入口若隱若現。

就是這裡嗎?

月薇薇眼中閃過抹疑惑之色,這是一個秘境的入口,可這入口已不甚穩定。

一旦闖入進去,很有可能就出不來了。

“進去。”

月薇薇隻猶豫了刹那,就很快做出決斷。

既是雲哥哥的決定,肯定有他的用意,冇必要懷疑什麼。

呼哧!

血光一閃,兩人一馬就衝進入口,殺進了蒼龍禁界。

在兩人進入之後,聖台火焰上的光門再度黯淡了許多,隨時都有崩潰的趨勢。

“去那片禁區。”

蒼龍禁界,林雲勉強睜開雙目,眼眸中閃過抹寒芒。

去那片禁區,去那片宇昊天隕落的禁區,若是想死,那就一起死,誰都彆想活。

蹭!

神殿外,三大界子和其他一行人,瞧見那火光中黯淡的光門,眉頭都微微皺了起來。

“追!天涯海角,也冇他的活路,他必須得死!”

神幽界子冷哼一聲,率先殺了進去。

天乾和玄龍界子猶豫片刻,對視一眼後,果斷殺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