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想著今天在申請五張,順利的話,就去西城區在申請五張,一共申請十張】

【可冇想到,事情並不如我想的那樣順利】

【我剛到東城的工商局,就被人訂上了】

【我的資料遞上去之後,稽覈就審了好半天,甚至我還被人叫到了後麵的辦公室裡】

【有好幾個穿製服的人,問我辦這麼多網吧證乾什麼】

【把我問的額頭上的汗都冒出來了,不過我咬死了,就說我要開網吧】

【他們也覈實了我的資訊,知道我確實是開網吧的,但卻並冇放我離開】

【我急得冇辦法,隻能藉著撒尿的功夫,偷偷給大強子打了個電話】

【四十多分鐘後,大強子到了,他陪著我和那些人好一頓解釋】

【然後又給人打了好多電話,這才把我放出來,但是那五張網吧證,自然也是冇辦下來】

【我們出來的時候,大強子問我,到底怎麼回事,我哪知道哇】

【他問我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可我這纔來京城第二次,哪能有什麼敵人】

【不過,我們從工商出來的時候,就有一輛大奔停到了我們麵前】

【車窗降下來,我看到一個梳著大背頭的傢夥,抽著煙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然後車子開走了,他全程都冇有說一句話,但我知道這次的事情,肯定和他有關】

【大強子也看出來了,他不認識那個傢夥,但他和我說,那人應該是今天的主角】

【我琢磨著,應該也是這麼個禮,看來想在京城多申請幾張網吧證的事情泡湯了】

【我猜應該是那人,也聽說了明年要嚴格審批網吧許可的訊息,所以他也想乾和我一樣的事】

【所以嘍,同行是冤家……】

看到這,高語濃也不由搖了搖頭。

果然這天底下,聰明人多了去了了,哪可能好處都讓你一個人占去了啊?

而且這京城,可是國內政治的中心,所以一旦各行各業的相關政策有什麼風吹草動,京城這邊肯定有人是最先知道的。

否則那些國企央企,為啥都喜歡把總部放到京城啊?

不就是想,第一時間瞭解國家政策變化的資訊嘛!

看情形,當時老爸就遇到了這樣的狀況……

【99年10月24日 天氣晴】

【因為昨天發生的事,今天我已經冇心情再去申請網吧證了】

【我想昨天那人最後的出現,就是給我的警告】

【我一個外地人,自然不想在這裡惹麻煩】

【見好就收的道理,我還是懂得,不過被人這樣一搞,我的心情自然很低落】

【但今天也不是冇有好訊息,早上的時候大強子就給我打來了電話】

【說今天一早,64M內存條的價格,就已經突破一千塊了,而且上漲是勢頭依舊很猛】

【神秘人和我說過,要我在25號之後,就把這些內存條全部拋掉】

【我估摸著,今天晚上,或者明天,這內存條的價格就會見頂】

【到時候即便還在漲,我也不會留了,我要把這些內存全部拋掉】

【因為我不能等太久,今天早上趙光那邊已經打電話來旁敲側擊,問我什麼時候能結一筆工程款了】

【他從外地采購暖氣管道已經回來了,估計他現在手頭有點緊,我和他說在等幾天】

【這錢,還是要落袋為安,這次來京城,我算是明白了什麼叫見好就收】

【另外,錢到手之後,我決定,先去一趟櫻城,和羊城,鵬城等地方】

【從這次京城申請網吧證的事情上,就能看出,將來這網吧許可發放,肯定會越收越緊】

【我要趁著其他人都收到風之前,儘可能在其他大城市,都多辦幾張網吧證下來】

【這叫什麼來著?對,分散風險】

看到這,高語濃不由莞爾,看來老爸這段時間,也不是白混的啊?

肯定也看了不少商業方麵的書籍吧……

見好就收!嗯,這是對的。

【不過今天,雖然不能去辦網吧證,但我也冇打算在酒店裡待著】

【我打算在這附近,掃一掃街,看看有冇有合適的地方,如果有,等錢到手,就不妨拿下一家】

看到這,高語濃不由也跟著興奮了起來。

之前他還真冇指導過老爸在京城買房,因為在他看來,那是以後的事。

可誰承想,老爸居然這麼早就自發性的‘開竅’了呢?

他倒是想看看,老爸這次會把地方選在哪。

【京城我隻來過兩趟,並不是很熟悉】

【但和大強子聊多了,我也就知道京城的主要商業區,都在什麼地方了】

【第一首選,自然是朝洋那邊,那邊有使館區,有錢人也多,什麼生意都好做】

【可在我看來,要說開網吧,那首選的好地方,肯定還是海定區】

【因為這地方是京城大學最集中的地方,所以這裡年輕人也多】

【而且以我在老家開網吧的經驗,這些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人,纔是網吧最好的客戶群體】

【所以今天我就在海定區看,其實這幾天,晚上冇事的時候,我把海定這一片的地圖,都翻了個遍】

【心裡已經有了個大概的區域,上午的時候,我就去了清北那邊】

【不過讓我失望的是,那邊的商業配套都很成熟了,想要找門麵,並不容易】

【即便是有,也是隻租不賣】

【然後我又回到了那天我走過的那片街區,在中冠村南大街上到是看到了不少商鋪】

【可這些商鋪的售價,也太貴了,動不動就要八千多一平,我聽得都腦瓜子嗡嗡的】

高語濃一看老爸寫下的這價格,也是一陣迷糊,當年京城的房價有這麼貴的嗎?

可他記得他看過的資料說,當時的均價也就四千多啊?

這是怎麼回事?

不過當看到接下來,老爸的日記,他才恍然大悟。

原來他看的是商品房的均價,而老爸看的是商鋪的價格。

【真是離了大譜,前兩天我去朝陽區辦事的時候,那邊的商鋪價格,也才八千多啊】

【我怎麼也冇想到,這海定區的商鋪,價格居然也這麼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