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年10月26日 天氣晴】

【昨天什麼時候,回到酒店的,我已經記不清了】

【我隻記得,大強子帶著我,在一家叫便宜坊的烤鴨店消費了一頓,我倆喝了兩瓶台子】

【這還是我第一次喝這麼好的酒,二百六十多一瓶,以前真是想都不敢想】

【要知道半年前我一個月工資,也就不到三百塊錢】

【雖然昨天喝了不少,可是早上醒來,頭一點都不疼,原來這就是茅台酒的好處哇】

【早上起來之後,我算了一筆賬】

【這次炒內存條,我一共投入了210萬元,其中70萬是預支的工程款】

【還有140萬是銀行的貸款,而這次我賺的錢則一共有433萬2850元】

【刨除210萬的成本,這一票我淨賺了223萬2850元】

【這一票,我是真的成了百萬富翁了,這一刻我是真覺得有點暈暈乎乎的】

【等趙光那邊把整個工程做完,工程款結算下來,我還能有30萬的淨利潤進賬呢】

【不過這趙光這邊的造價,可不能讓黃老師那邊知道,否則的話,我怕他不平衡】

看到這,高語濃不由莞爾,老爸還是有點自己的小算盤的。

不過這到也對,誰能想到,那趙光居然能把整個工程的造價壓倒那麼低啊?

誰能想到,他根本就冇想過人員方麵的開支呢?

把工程造價壓到那麼低,還能有利潤。

人家能做到這點,那也是人家的本事,換了其他人,還真就玩不轉。

【雖然钜額的財富,讓我有點頭腦發發熱,以至於我不得不掏出日記,又看了一遍神秘人的提示】

【當看到他警告我,不要亂花錢的時候,我花了一上午的時間,才漸漸冷靜了下來】

【首先210萬的本金,必須留出來,中午我會給趙光先彙五十萬的工程款過去】

【也緩解一下他的壓力,另外銀行那140萬等回去,就還掉】

【要不然這麼多錢放在我手裡,我真怕自己忍不住……】

【因為這筆款也是特事特辦,就是跟工程期限匹配的,所以人家也就批了兩個月】

【年底前,可是要歸賬的,兩個月利息就要5萬塊,雖然有利息很高,但也算值了】

【這樣我剩下的,就還有218萬2850塊】

【但這裡麵,還有十萬塊,是要還爸媽,還有幾個朋友的借款,另外我還打算拿出一萬塊,給他們作為利息】

【這樣,就剩下207萬2850塊】

【這筆錢,足夠我在京城買下一家門麵了,剩下的錢】

【我打算回去把盤龍大廈的二樓租下來,之前神秘人就和我說過,如果想要開分店,那裡就最合適】

【前段時間,我也去那裡看過,說實話那地方位置真好,但就是租金不便宜】

【以前咱冇那實力,但現在有哇!】

【這次來京城可是讓我開了眼,大強子邀請我來京城開網吧,神秘人也多次和我提起過,讓來大城市開店】

【以前咱是想都不敢想,但是現在有了這些錢,我有底了】

【但來京城開網吧也不是不可以,但在來之前,我必須要解決一件事】

【那就是,把隔壁的紅浪漫打垮】

【**的,那個姓張的,從我開網吧開始,就不斷噁心我】

【以前,我實力不足,隻能忍你,可現在我的實力已經不允許我在低調了】

【咱們,這次就做個了斷吧】

看到這,高語濃不由啞然失笑。

老爸的執念竟然是要打敗紅浪漫?

看來,之前老爸雖然冇說,但他對張順發可絕對是怨念不小哇!

而且看到這,他感覺老爸好像已經有點膨脹了……

【另外,我的想法是,在來京城之前,要把老家的基礎打牢】

【畢竟我開網吧也冇多長時間,如果就這麼貿貿然來京城開,萬一失敗了呢】

【回去總得有個落腳的地方】

老爸這個想法到是有點老成持重的意思,未慮勝先慮敗。

不過是不是有點保守了呢?

但高語濃在一想,老爸當時這樣想,也冇什麼錯的。

雖然他這時手頭是有二百多萬,如果工程結束後,還能有六十萬。

這些錢看似不少,可實際上在京城,這點錢如果說拿來做生意,那真算不上什麼。

就比如今天老爸,看上的那個鋪子。

一百八十平,人家要價6700一平,算下來就要一百二十萬零六千,加上雜七雜八的手續費。

在裝修什麼的,怎麼也得一百三十萬。

現在電腦還漲價了,要是這時候開網吧,一台電腦成本都要九千多。

這麼大的麵積,怎麼也得裝個一百三十台,這還是往少了算。

這就又是一百多萬,所以這點錢,隻能說剛剛夠花。

如果在進京之前,把老家那邊的根基打牢,老家這邊的網吧,還能源源不斷的產生利潤。

這也算是給自己留了一條後路……

【錢已經到手了,我打算明天約那天那套房的房東出來見個麵聊聊】

【同時,明天也要和大強子,說說這電腦的事兒,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那個什麼融資租賃的計劃】

【談完,我就要去南方走一圈,主要是去申請網吧證,順帶著也是要去南方走一圈】

【看看,他們那邊的網吧行業的行情,說實話長這麼大,我還冇去過南方】

【我聽說在鵬城,有個叫華強北的地方,那裡是南方的中冠村】

【聽說那邊的電腦配件更加便宜,甚至中冠村有不少貨,都是從他們那邊串貨過來的呢】

看到這,高語濃也是滿意的點點頭。

很好,看來老爸,並冇有被這突如其來的暴富,衝昏頭腦嘛。

最起碼,看到這,老爸的頭腦還是很冷靜的。

而且,他已經有點期待老爸這次的南方之旅了,他很想看看,老爸這次去南方,到底會看到些什麼。

【99年10月27日 天氣晴】

【今天一大早,我就趕到了那家飯店,昨天晚上,我已經和房東約好了,見麵談】

【對方是個知書達理的中年女人,這房子據說是以前她父親單位分的】

【而她父親,就是隔壁民大的老教授,應該級彆不低,不然也不可能分三套房】

【她說她現在有個女兒要去星條國留學,要不然這房子,她不可能賣】